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723章 通道开启

第723章 通道开启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牛魔王,你,你干嘛……”

吴宣儿本就红晕的俏脸,顿时更加水润,有些不敢看李平安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心悸般的颤动着。

李平安一笑,却并未放开吴宣儿的小手,反而是将吴宣儿的小手握的更紧了,低低道:“好宣儿,你也知道,我可是穷苦人家出身。之前虽然在蓬莱赚了点小钱,但也只是杯水车薪。这次的事情,我虽然有点贸然,但其实也不算贸然,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的。毕竟,男人嘛,总要去大风大浪中成长,我想让人庇护,也没人乐意庇护我啊。”

说着,李平ānlā着吴宣儿的小手,一起坐到了舒适的大沙发上。

吴宣儿俏脸几乎红的要滴出水来。

李平安其实不用跟她解释这么多,但李平安不但解释了,还这么温润,这种信任和亲近,让她芳心中舒服了很多,也随之放松了不少。

“你,你先放开我……”

吴宣儿娇嗔着白了李平安一眼,尝试着挣脱了几下。

可李平安又岂会让她如愿?关键是这妞儿根本就没怎么用力……

“宣儿,我在这可是人生地不熟,你现在可是我最亲的人了。再说没几天我就要离开地球了,以后想握你的手也握不到了。”

“你~。”

吴宣儿娇羞的瞪了李平安一眼,忙是转移话题道:“你知道这些利害,那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想办法挣脱吧。是琼斯公爵那边吗?这次虽然不是我们吴家家主带队,但带队的是我二伯,我让他帮你说话,琼斯公爵也不敢说什么的。”

李平安心中隐隐有些感动,吴宣儿这妞儿,虽然有点小势利,有点傲娇的公主病,但人还是不错的。

而她的容颜,比之吴亦然还要出彩三分,与颜如梦相比也不逊色多少,彷如从古画中走出来的侍女,充满古典和灵动。

李平安本来只是想调戏一下她,从她这里得到些消息,但看到此时吴宣儿这模样,李平安也不想骗她了,低低解释了下爷爷李擎苍和父母的事情。

“啊?”

吴宣儿闻言,俏脸顿时变了,“牛,对,对不起,我不知道里面有这种事情……”

李平安一笑,站起身来,帮吴宣儿倒了杯水,自己也倒了杯,放到了吴宣儿旁边:“宣儿,这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儿,你别紧张。我也没想到能在这时候碰到你,你陪我聊会天好不好?”

吴宣儿此时早已经被李平安完全吸引,俏脸虽是微红,但早已经放松了不少,忙是点头,“牛,可惜,我这里也没有太多详细的消息,不能帮你太多……”

吴宣儿说着,有些愧疚。

她本来对李平安就有着亲近,此时,更是母性发作,恨不得把李平安搂在怀里呵护一番。

李平安其实也明了,吴宣儿就算知道一些消息,肯定不关键,毕竟,这种东西,该瞒肯定还是要瞒一下的。

不过,如果吴宣儿愿意去蓬莱打听消息,想来是会有一些成果的。

既能与美人相约相伴,又能探知消息,何乐而不为?

…………

吴宣儿在李平安的房间呆了一个多小时,这才离去。

嗅着房间内遗留的香风,感受着仿若还在眼前的美妙手感,李平安的嘴角边不由掀起弯弯弧度,“还他么真是堕落了啊。不过,这么曼妙的白菜,给谁拱不是拱?既然要向往大道,就要有一颗大心脏!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李平安的目光逐渐阴翳!

这条路注定不好走,想要活下去,那就必须激发出自己的狼性,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

有着吴宣儿的存在,李平安在这异国他乡的生活一下子曼妙了不少,吴宣儿不仅可以给李平安带来些蓬莱的消息,更是让李平安可以享受这暮色中最后的温柔小情调。

当然,李平安也有着他的底线,二垒就可以了,如果真要玩真的,那可真就有点不地道了。

次日中午,所有人都到齐了,吴宣儿也是拿来了第一手的资料。

此次组团,各方面势力一共出动50人!

华国,包括东方这边,基本上是一个势力一人,但西方,有许多势力都是两人。

尤其是亚特兰蒂斯秘境,更是出动了三人,两男一女,皆是真正的精锐,开元境大圆满的存在。

显然,他们是要动真格的了。

不出李平安预料之外,全员到齐之后,由各方大佬派出的代表,开始给李平安等人上起了为期一天半的培训课。

主要是讲述一些关于通道和混乱之海地球这边得到的资料。

这些东西很多大势力的人其实早已经知晓一些,但真正被各方面汇总起来,也是头一遭。

李平安对此也是很感兴趣,做了不少笔记。

可惜,这方面管理很严格,吴宣儿不能过来陪着。

眨眼,课程上完了,又到了离别之际。

吃过晚饭,回到了李平安的房间,吴宣儿已经哭成了泪人,很快便是把李平安胸前的衣襟湿透了,“平安,你这个混蛋,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李平安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想游戏人生,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就算吴宣儿已经不设防,并且尽了她最大的主动,李平安依然没有贸然。

当然,李平安也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结果便是,第二天,吴宣儿只能戴着口罩出门了……

…………

即便再不舍,再不可分割,该有的离别,却是依然要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