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711章 致命一击

第711章 致命一击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轰隆隆……”

恐怖能量爆裂之间,刘郁白坠落山谷深处生死不明,王洪洋虽是占得上风,但此时却也并不好受。

他身形略微佝偻,周身布满血渍,能量一片紊乱,踏立在虚空中,一双死鱼眼极为冷厉的扫视四周。

此时他周身的能量级至少比进入山谷时弱了半数还多,看起来极为萎靡。

不过,到了这种程度的强者,谁又不多留几手底牌,李平安显然不会贸然!

“唔,王老哥,你没事吧?情况,情况怎么样了?”

李平安故作艰难的起身,询问王洪洋。

王洪洋第一时间并未理会李平安,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山谷深处刘郁白坠落的方向,片刻,这才道:“他有一件强大的护身秘宝,等下,我拖住他,你不要再浪费机会了,必须一击必杀!”

“好!”

李平安干脆利落的点头。

都不是好相与的敌人,能在两人两败俱伤的状况下,先斩杀一人,怎么算都是赚!

虽然王洪洋和刘郁白都还没露出真正的底牌,但这东西就像是炒股,永远不会有极限的,把能把握的东西把握住,这才最重要!

至于刘家的老祖,李平安又没有王洪洋这种林族的背景,怕个毛线?

当然,不到最完美的那个时机,李平安肯定不会轻易出手。

看李平安点头,王洪洋也是转过头,不再看李平安,竟自看向刘郁白的方向。

这时,刘郁白已经缓过来,仿若脚下有着无形的阶梯,极为缓慢的拾阶而上。

周身虽是极为狼狈,但嘴角边,却是挂着邪异的冷笑,能量虽是虚弱不少,但气势反而比之前更强,嗤鼻道:“王洪洋,你不敢杀我!”

王洪洋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锁定刘郁白,并不接话。

刘郁白扫视李平安两人,嘴角边的冷笑更甚,“牛魔王,你真以为你除掉了我,能从这姓王的手中得到什么好处?他在我云岳宗隐忍这么多年,还不知道打的什么算盘!你是聪明人,哈哈,难道想跟我在黄泉路上作伴?”

李平安看向王洪洋,王洪洋依然面无表情,仿似根本没有任何波动。

看李平安有了动作,刘郁白笑的更加放浪形骸,“牛魔王,我承认,我来地球最大的错误,就是树立了你这个敌人!不过,有很多时候,或许敌人的话往往才更真实!哈哈,我等你来陪我!”

咻!

话音未落,刘郁白脚掌一跺虚空,周身能量再次达到了一个极点,直掠王洪洋而来。

王洪洋毫不示弱,同样一跺虚空,一拳直接迎向刘郁白!

恐怖的大战瞬时爆发。

这时刘郁白和王洪洋能量级都有了很大损耗,一击最强的刚猛之后,直接进入了肉搏战状态,犹如两道残影,来回游走虚空中,让的稍稍平复的虚空,瞬时又是一片狼藉。

嘭!

砰砰砰砰!

眨眼,两人几十招已经过去,刘郁白的一条胳膊已经折了,王洪洋也没有讨到太大好处,周身布满鲜艳的血污,左肩头,一道刺目的伤口中还在汩汩往外涌着鲜血。

“啊!!!”

刘郁白仰天长啸:“刘家的祖先们啊,保佑我吧!请石神附身!”

“轰隆!”

瞬间,自刘郁白周身,爆发出刺目的能量光芒,雄浑的能量波动感,让的李平安胸腹间都是一片翻滚,几乎要支撑不住。

“王洪洋,去死吧!”

刘郁白此时仿若变成了一个怪物,周身布满神异石头甲片,整个人已经达到了十几米高,犹如一尊青色的金刚,无匹暴虐的便是朝着王洪洋横击而来。

“旋风术!”

王洪洋也是极为凝重,却是并不虚,周身能量迅速闪烁,以他为圆心,忽然掀起强大风暴,直接顶在了他前面。

“轰!”

巨大的石头金刚眨眼便是与恐怖的旋风撞击在一起,周围直接山崩地裂,根本就承受不住这种能量级了。

两人虽不是逍遥境,却绝对胜过逍遥境!

这完全是逍遥境力量级选手的对决!

可不论王洪洋还是刘郁白,竟然都没有触发地球的桎梏,显然,两人都有着神异秘术在护身。

李平安惊悚的同时也有些止不住的庆幸,还好没贸然,刘郁白这厮,果真是不凡!

眼见两人眨眼便是斗的昏天黑地,李平安脑海也是飞速旋转。

为什么这两人这么强的能量级,一直不能触发地球的桎梏呢?这完全不科学啊。

须知,哪怕是在北极腹心的樱花会老巢,那道士能量一过界,地球桎梏便是毫不犹豫的出现了,可此时,这已经不是过界的问题了,为何还是不出现?

难道是这里的地势环境不再地球桎梏的掌控之中?

李平安迅速退却到安全的观战位置,一边飞速思索。

很快,李平安就抛弃了这个念头,这里绝不可能不再地球桎梏的掌控之中。

理由非常简单,是地球桎梏限制着降临者的等级,李平安亲眼见过无数道地球的屏障,如果这里没有地球桎梏,那些宇宙的大佬们,尤其是林族之人,恐怕就算是花费巨大代价在这里开辟一条通道都未必不可能。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李平安紧皱眉头,一时却没有答案。

“轰隆!”

又是一记无比刚猛的对撞,刘郁白虽是吃了点小亏,但还是刚住了王洪洋。

只是,这时的刘郁白已经是沦为强弩之末,他的身躯虽是依然巨大,可周身的石头鳞片已经是破碎了半数,汩汩鲜血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