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710章 给力的刘郁白

第710章 给力的刘郁白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两位顶尖强者同时祭出了最顶尖的观想画卷,并且直接刺刀见红,在最近的距离肉搏,李平安不知道新纪元以来的地球有没有发生过,但他李平安却是第一次见到。

“轰隆!”

两幅顶尖的观想画卷交错其中,狂暴的能量级直接将这山谷炸的粉碎,便是周围雪山上疯狂滚落的大雪崩,也是灰飞一片,直接朝着其他方向分流而去,根本近不了这边的身。

然刘郁白就算实力已经是地球的最顶尖之列了,本身也是聪慧过人,可他碰到的毕竟是王洪洋,是林族的先锋!

“咔!”

几十个呼吸之后,王洪洋的马踏山河图开始展现出了优势,万马奔腾之间,刘郁白的石林出现了裂缝。

“咔嚓!”

片刻,犹如推到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无数石林被奔腾的万马撞断,开始粉碎,爆裂,横飞一片。

“王洪洋,你这狗杂碎,我刘郁白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给我破!”

刘郁白此时已经完全炸毛了,接连喷洒出数口鲜血,原本被精致盘起的长发,此时早已经满天飞散,周身更是出现了多处伤口,但他的能量散乱之后又重新汇聚,疯狂的注入到他的石林中。

“噗!”

“噗噗噗……”

崩碎的石林没有恢复,但无数碎石却是活了过来,犹如乱石雨一般,直冲奔腾的万马中。

瞬时,无数神异的骏马被乱石雨击中,暴虐的万马嘶鸣声中,漫天鲜血飞溅,虽都是精神力的虚幻,在这一刻却是无比真实,李平安仿似都是闻到了里面的鲜血味道。

显然,不论是王洪祥还是刘郁白,他们的观想图卷几乎已经是实质。

王洪洋哪怕实力更强,可碰上了玩命的刘郁白也不好受,也来不及思虑其他了,对李平安大呼:“老弟,还他么愣着干什么,先解决了他!”

李平安心中不由暗骂,但此时王洪洋明显还有着留手,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

咻咻咻!

瞬时,数道破魂针和死亡之刃,再次同时掠向刘郁白。

“啊!!!”

“你们这两个杂碎啊,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刘郁白仰天长啸,此生从未向此时这般憋屈痛恨过,但却并未冲击李平安,而是喃喃有词几句,周身能量光芒更甚了。

当!

当当当!

饶是李平安的破魂针和死亡之刃能量级极强了,可此时打在刘郁白的背后,却像是打在了金铁之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他有宝甲护身,用王尘那把飞星剑斩其头颅!”

王洪洋也来不及理会暴露不暴露了,反正刘郁白已经是死人!

刘郁白不理李平安,双目一片血红,简直要把王洪洋生吞活剥:“王洪洋,我体内有我家老祖的精神力印记,你杀了我,我家老祖绝不会放过你的!!!啊……”

山谷入口,郇玲早已经满脸泪痕,慕容果儿也是目瞪口呆。

这太惊人了,这种能量级,这种实力,简直犹如古时候传说中的陆地神仙啊。

可此时,两人除了拍摄画面,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王洪洋眼见李平安这边还没有动手,也是急了:“老弟,你他么在想什么呢?赶紧啊!”

刘郁白泣着血冷笑:“王洪洋,你这狗儿子,跟牛魔王那个小贼合作,他早晚坑死你!”

李平安心中好笑,刘郁白显然不想死,但王洪洋也比猴儿还精,他显然也不愿意直接斩杀刘郁白,被刘家老祖捕捉到痕迹。

“唰!”

李平安意念一动,来自王尘的那把绿色闪动的飞星剑,已经是操在了手上。

旋即,李平安脚掌一跺地面,一剑直取刘郁白!

刘郁白瞬时也是发现了李平安的痕迹,目呲欲裂,但此时这种状态,他无论是精神力还是能量,都在观想画卷中与王洪洋纠缠,已然分身乏术。

李平安这一剑犹如电光石火,眨眼便是来到了刘郁白身后。

王洪洋的嘴角边顿时露出了一丝狰狞:“刘郁白,结束了!”

刘郁白忽然冷笑:“给我滚!”

嘭!

自他身后,陡然形成一股可怕的冲击波,李平安攻势虽猛,却像是被浪潮卷中,根本不受控制的便是横飞出去,周身已经一片鲜血,‘扑通’一声,狠狠栽落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刘郁白哈哈大笑:“区区地球蝼蚁,阴了我刘郁白一次,还想阴我第二次?!哈哈!王洪洋,老子不管你什么来历,今日,必斩你,证我道心!”

王洪洋眼神也是变了!

他这时也明白,饶是他已经足够高估了刘郁白的实力,可还是小瞧了他,刘郁白身上,有一件至少地阶中级以上的至宝!

不过,王洪洋这种城府,又岂会贸然?

他不再多说半字,集中了全部注意力,汇聚到观想图卷中。

山谷门口,郇玲和慕容果儿完全懵逼。

“玲姐姐,大叔他,他没事吧?”

慕容果儿心都要碎了,极目远眺李平安的方向,可她区区三层桎梏的小蝼蚁,又怎可能看得到迷雾中的李平安?

如果没有郇玲的保护,哪怕隔得这么远,这种恐怖的能量级,也早已经将她撕碎。

郇玲死死的咬着银牙,心中也是没有了分寸。

刘郁白显然也有秘密,可李平安如果出事,就算是她也不一定好跟刘郁白沟通,刘郁白这厮心狠手辣起来,那绝对是噩梦。

“果儿,别担心,那小子,那小子比猴子还精,他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放松点,我们必须要做好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