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708章 精心绸缪

第708章 精心绸缪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感谢梦xg时分、书友35923568、书友18672397老哥、超级大狗diǎo兄弟的月票,小船多谢。

想成长或者说想进步肯定要付出一些代价,尤其是这种技术行业,其实很吃天分,如果天分和灵性不足,还不服输,那只能付出血的代价了。2019,小船会继续努力!感谢一直支持船的兄弟们。

~~~~~~

是了!

恐怕不会有错了!

这东西不论从各个方面,几乎都与家族记载中那件洪荒宝贝的特征完全吻合!

谁能想到,这件宝贝,非但没有遗失,此时,已经是落到了自己的手里啊……

几分钟之后,王洪洋几乎是查看了这四根铜柱的每一寸,九成九已经可以确定,这就是那件传说中的洪荒至宝!

也幸得是他一直喜好研究这方面,并且,自幼便是持之以恒的在这方面做功课,否则,就算是真正的珠玉在前,恐怕也是要有眼无识了。

一想到家族秘录中记载的这件洪荒至宝的神通,王洪洋胸腹间简直要欢喜的炸裂开来。

不过,饶是很想一巴掌把眼前这个小子拍成肉泥,但此时这个关节,他还真有不少地方要用到这小子,尤其是这小子并非想象中那么好拿捏,如果万一处置不当,让他跑了,他都有些hold不住。

“呵呵,牛老弟,这东西倒还真可以的,可惜缺少了最核心的主阵旗,就算修复的话,效力也要不少折扣。不过老哥我今天对这东西倒真有看对眼了,老弟,你舍得割爱不?”

王洪洋强自平复着心中活动,用最沉稳的语气对李平安笑道。

可王洪洋不知道的是,真要论城府,他李平安与之,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哥,割爱倒是没问题,不过,老哥您也知道,我机缘虽是不少,可真正能防身的宝贝还真没几个,这……”

李平安故作为难的道,话只说半截。

“该死的小杂碎!”

王洪洋心中暗骂,面上却是春风般笑道“老弟,放心吧,价钱好商量。既然咱们哥俩一见如故~~,这样。”

嗡!

王洪洋屈指一弹,一件极为神异,明显比之王尘那件飞星甲还要更强大的铠甲,浮现虚空。

“呵呵,老弟,这是我当年无意间得到的一件铠甲,也算是地阶的法宝吧。如果你愿意用这件铠甲交换,那咱们便平了,我也不多要你钱,如果你不愿意平价交换,那我再用灵石或者异果交换,如何?”

“这……”

李平安故作陷入思虑状。

不得不说,王洪洋这厮有点牛匹的,假的不能再假的谎言,被他东拼西凑,愣是生生圆了回来。

并且,一副温润老大哥做派,简直天衣无缝了。

这也是给李平安好好上了一课,更清晰的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不要脸则无敌!”

可斗转五行阵是自己最大的底牌之一,李平安怎么可能给王洪洋这种机会?

思虑半晌,李平安故作艰难道“王老哥,割爱倒是真没问题,可,能不能稍稍拖后几天,我这边,恰巧还有点小事情没有处理,等处理完了,咱们直接换这件战甲如何?”

“拖后几天?”

王洪洋眉头顿时紧紧皱起来,但片刻,便是舒展,笑道“拖后倒是也没什么问题,不过,老弟,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可以跟老哥我说下吗?或许,我能给你帮上些小忙。”

…………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与王洪洋东扯西扯了一会儿,李平安还是把斗转五行阵收回了手里,同时,也把刘郁白这厮卖了个干净。

王洪洋最后几乎是赤果的表示,只要给他三天时间,他一定找到刘郁白的踪迹,并帮李平安解决这个后患!

当然,这也只是王洪洋谎话之后不得已的选择,让李平安觉得他不是太急,但以他的能量,想打听刘郁白的信息,还不是手到擒来?

明天以惊喜的方式告知李平安便是。

“呼。”

看着李平安离去的身影,王洪洋眼睛微眯,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有些迷离的喃喃道“传说中镇压神明的的囚笼大阵啊,马上就要到我林海洋手里了!呵呵,呵呵呵呵呵!”

…………

唰唰!

一路狂奔,李平安带着两女没有丝毫的停留,直奔蜀都。

在蜀都四季酒店开了个大套房,已经是凌晨五点,用精神力将周围封印,李平安长出一口气,看向郇玲和慕容果儿“是不是出乎预料之外?”

郇玲和慕容果儿都有些无言。

两人都是事情的亲历者,就算信息有些错位,但两女都是冰雪聪明之辈,此时,就算李平安没有多说什么,她们也是明白了很多。

郇玲贝齿紧咬红唇,低声道“这王洪洋,藏的好深!他竟然骗了我们云岳宗十几年!”

郇玲此时也是想明白,王洪洋十几年前就加入了云岳宗,之前又是以普通的观想境初期降临地球,自斩境界到了开元,这也就意味着,他并不是被强大存在夺舍,而是真的骗了他们云岳宗十几年!

“大叔,这,这个胖子心思好深沉……”

慕容果儿弱弱的道,她此时也想明白很多东西,有些止不住的后怕。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志,什么样的目的,才能隐忍到这种程度啊。

“呵呵。不出意外,明天,最晚后天,他一定会联系我,做掉刘郁白!”

李平安看向郇玲的眼睛。

郇玲几乎要把红唇咬破了,“这是我们云岳宗的耻辱,事后,我会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