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701章 剧毒!

第701章 剧毒!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大叔,来,我再敬你一杯。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梦幻般的场景,也谢谢你的垂青!”

还是之前那家米其林三星餐厅,还是之前那个包厢,慕容果儿已经有了七八分酒意,醉眼朦胧的端着酒杯李平安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虽还是枚青涩的果子,稍显稚嫩,但那种曼妙的风情,已经初见端倪。

“好,干了。不过,丫头,这是你最后一杯了,我可不想背一只小醉猫回家。”

李平安笑着饮尽杯中酒,有些宠溺的看向眼前的少女。

跟慕容果儿在一起,尤其是在这即将离开地球的时光,让的李平安仿似也一下子年轻了几岁,回到了当年蓝海时的青葱岁月。

“咯咯。”

慕容果儿娇笑,“把我灌醉了,你不是才能更好的对我做坏事吗?之后抛弃我,也不会有太多心疼。”

但慕容果儿说的虽是有些放荡,却并没有再给自己倒酒,而是乖巧的来到李平安这边,给李平安又倒满一杯。

李平安眉头微皱,再次审视慕容果儿。

可惜,不论是开启邪月之眼还是动用庞大的精神力,并未在慕容果儿身上发现异常。

但她这话,显然不正常,自己明显也是知道一些。

李平安再次饮尽杯中酒,“好了,丫头,今晚就到这儿了,咱们回去。”

慕容果儿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看到李平安的面色明显有些阴翳,也不再多说,乖巧道:“好。”

这顿晚饭比昨天慕容果儿请李平安时无疑要丰盛不少,各种菜式十几个,当然,价格也是不菲,账单高达五千万。

但对财大气粗的李平安而言,这点钱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看李平安眼皮都待眨一下的便是刷卡结了账,慕容果儿不由吐了吐小舌头。

她这个大叔,还真的是不差钱啊。

回到慕容家的贵宾客房,慕容果儿酒意已经消散大半,有些迷离的看向了窗外的夜色。

李平安一笑:“还不走?再不走可就要给你大叔我侍寝了。”

慕容果儿顿时回身,没好气的白了李平安一眼:“大叔,你能不能有点精神追求,有点浪漫味道?不要跟一头动物一样好吗?”

李平安不由苦笑:“好吧,有客人要来了,丫头,帮我泡杯茶。”

“客人?”

慕容果儿一愣,刚想说些什么,门外已经是响起了门铃声。

慕容果儿这时也是回神,娇嗔着再白了李平安一眼,心情却是明显好了许多,俨然这房间的女主人。

李平安屈指一弹,房门应声而开,一身紫色旗袍的慕容青,袅袅走了进来。

一看是慕容青,慕容果儿俏脸也是一变,很恭敬的道:“青姐。”

慕容青笑着点点头,竟自坐到了李平安这边:“消息已经扩散开了,外面都知道慕容家找到了强援,极有可能是观想境后期高手,明天的事情,可能有些不好弄。”

李平安一笑:“你告诉他们我的身份了吧?”

慕容青咬着红唇,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目前只有家主一人知道。”

“无妨。”

李平安笑了笑:“有些东西,压是压不住的,顺其自然吧。不过,能为慕容家减轻一些危险,也是好事情。”

“平安,你……”

慕容青想说些什么,可又看到了不远处的慕容果儿,叹气一声道:“如果真的不行,你带果儿离开吧。我相信,以你的手段,能治好果儿!”

不远处正在泡茶的慕容果儿娇躯一僵,忙是看向这边。

李平安点头:“我跟这小丫头颇有缘分,让我想起了很多,我会保护她!”

“呵呵,那就好。”

慕容青有些幽怨的看了李平安一眼,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好好休息吧,希望明天一切顺利。”

看着慕容青曼妙的倩影远去,李平安眼睛微微眯起来。

“大叔,你,你不会连青姐也想吃掉吧?那可就有点太贪心了!”

慕容果儿这时泡好茶,给李平安倒满一杯,神色却是不善起来。

“吃醋了?”

李平安有些好笑。

“懒得跟你这种动物讲话。”

慕容果儿撅着小嘴,负气的转过身去。

看着慕容果儿精致的俏颜,再想起刚才慕容青的话,李平安这时也是知道这丫头的问题究竟出在了哪儿,笑道:“丫头,咱们商量个事儿怎么样?”

慕容果儿顿时狐疑的看向李平安:“大叔,你,你想干什么?”

李平安一笑:“也没什么,你,你把外套脱掉,我帮你……检查下身体怎么样?”

“………”

慕容果儿顿时愣住了,俏脸一片羞红,片刻,终于是回神,狠狠的剜了李平安一眼:“大叔,就算你真的是头动物,能不能给我留下些美好的回忆,不要这么猥琐好吗?”

李平安也是无言,有太多时候,真相就是这么让人难以接受。

以李平安此时的实力,就算透视慕容果儿,也没有丝毫的问题,但那显然不是李平安的风格。

而之前,李平安已经仔细用精神力和邪月之眼查探过慕容果儿周身的能量波动,能量波动完全没有问题,那问题只能是出她的身体本身了。

不过,饶是极为幽怨的看着李平安,但慕容果儿却并没有拒绝,低低嘟囔道:“算了,就满足你的恶趣味吧,我就当被鬼压了。”

说着,虽是羞涩,却是开始脱起了衣服。

李平安真的吐血的心都有了。

也不知道为何,他忽然发现,他明明在这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