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687章 迷雾依然重重

第687章 迷雾依然重重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在杨惊云的叙述中,过程的起因并不复杂。

李擎苍当时是天榜第一,志得意满,压的华国无数才俊都是抬不起头,自然也包括他杨惊云。

如果放在寻常状态,杨惊云肯定也不敢挑衅李擎苍,毕竟,这不是一个等量级的事情。

但事情的变故就出在李擎苍的那次任务失败!

“这大概是在二十三四年前吧,我们军方的探险队伍,在喜马拉雅山脉,发现了一座神奇的古庙。但第一批去的人,绝大多数都莫名的死在了古庙中,只有寥寥几人活着出来,但都疯了。”

“军方这边本来也没太当回事,毕竟那个年代,还不像现在这么有条理,出现这种事情也不算太惊奇。但后来,有医生去治疗这几个幸存者的时候,无意间听他们说到,这座古庙中有着呼吸法!”

“那位医生也是个胆大包天之辈,他并没有把这事情上报,而是准备独自吃下来。毕竟,这种东西一旦成功,那种诱惑没人可以拒绝。”

“他甚至没有告诉他的妻子和孩子,就带着几个嫡系心腹,去了喜马拉雅。”

“这个医生虽然实力不是太强,但综合素质却是极高,他最终成功进入了那座古庙,并且,找到了疑似是呼吸法的至宝。只不过,最后他不知道是触发了什么,引发了可怕变故。在临死前的危急关头,他终于舍不得他的妻子和孩子了,便是拍了一个小视频,将事情的经过简要说了一下,发给了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是一位军校教师,很快就是把这个事情上报给了军方,然后就有了我们那次行动。”

说到这,杨惊云偷偷观察了下李平安的脸色,却发现,李平安静若平湖,根本就没有半分波动。

这让他准备的很多东西,顿时没了用武之地,只得继续道:“当时,我们去喜马拉雅的队伍,有近三十人,皆是军中精锐,最弱的也是三道、四道桎梏。而我,还有几个顶尖的,都是六道桎梏的无敌级。但李擎苍那时,已经是无敌级中的无敌级。”

说着,杨惊云又偷偷看李平安,却发现,李平安根本不曾理会他。

这让他心中顿时更加苦闷,简直都想吐血了。

这个小子,无怪乎能走到此时啊,他的城府,比李擎苍可是要深的多得多啊。

杨惊云也不敢耍小心眼了,只能继续道:“我们成功找到了那座庙宇,但那时,庙宇已经被损坏的严重,只留下一片狼藉。我们不甘心,开始分头找,希望能找到痕迹。最终,花费了几天时间,我们找到了痕迹,一个秘境的入口。但也就是在这时,发生了恐怖的异变!”

“当时具体是怎么了,我也没看清,天地间突然爆发神异能量,我们都是昏了过去。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早已经不是在那座庙宇中,而是庙宇几十公里外的临时营地,跟几具冰冷的同伴的尸体摆在一块。”

“我当时被吓坏了,也没有贸然,看着天亮便偷偷装死,等到晚上,才敢小心查看情况。却正看到,李擎苍像是傻了一样,呆呆的站在一块巨石上对着天空失神,已经被风雪淋成了雪人。”

“我在试探了几次发现没有危险后,终于鼓起勇气跟李擎苍交流,可李擎苍甚至好像都有些不清了,低低喃喃的说着胡话。我当时很仔细的在分辨,李擎苍到底说的是什么。可他真的疯了一样,根本说不清楚。只是听明白一个词--------‘通道’。”

“后来,我见实在与李擎苍无法交流,就连同另外一个幸存者,通知了军方。”

“我们很快得到了军方的援助,离开了喜马拉雅,但这次任务,自然也是失败了。我倒是无所谓,毕竟只是副队长,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失败,可李擎苍这边好像有点接受不了,与军方的大佬闹了几次,并不是很愉快。”

“然后,很快就传来消息,李擎苍的儿子儿媳,额,也就是您的父母,出事了。”

“我当时也没多想,还以为是普通任务,后来才是听说,他们也是去了喜马拉雅,在喜马拉雅出事。”

说到这,杨惊云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李,李少,这里面有很多东西,我真的不知情,说白了,我也是那场事件的受害者,我……”

杨惊云还想说些什么,李平安摆了摆手:“是非自有公论。你想误导我也没关系。”

“我……”

杨惊云简直要吐血。

这个小子,怎么会这么难缠……简直是油盐不进啊。

杨惊云无奈,却又怎敢反抗李平安的威势?只得继续道:“后来,后来我听说这事情闹的很大,李擎苍跟军方的大佬都是顶缸了。但具体是因为什么,小道消息虽然不少,但多是捕风捉影,并不能当真。我不想参与这件事情,就想以身体不适为由,离开京城,找个角落休养。但就在我刚想离开京城的时候,有人,有人找上了我!”

“来人正是樱花会的人,他们,他们告诉我,之后很快会有下一次行动,让我携带一个定位装置,随时对他们汇报信息。并且承诺我,只要这事情做得好,就给我一大笔资源,并且可以加入樱花会……”

“我当时并不知道樱花会是什么组织,但他们给的资源我,我实在是动心了,加之我本来对李擎苍就有不满,心中也想坑他一下,让他任务再失败……”

说到这,杨惊云已经无比艰难,时不时偷偷看向李平安。

可李平安依然波澜不惊,没有任何表情,彷如老僧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