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673章 杀人并非要见血

第673章 杀人并非要见血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拼了,跟这些东西拼了!”

“集合力量,准备突围!”

“上帝啊,救命,救救我吧,我还不想死啊……”

“………”

强大的黑色巨草满山遍野的疯狂生长,很快,天地便是被这浓郁的黑色遮蔽,偌大的营地,已然变成了被这无尽黑色包裹的囚笼。

毕竟都是精英,诸多队伍素质都是不弱,哪怕最核心的观想境强者都不在队伍里,他们还是很快整合起来,不断的尝试攻击,隐蔽,突围。

可惜,这些黑色巨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异,随便一根草须都比常人的大腿还粗,哪怕观想境强者的力量将其斩断都是要耗费不少力气,更不要提是观想境之下了。

天地已经失色,这片躁动的土地,仿似已经被神抛弃。

唯一庆幸的是~,这些黑色巨草虽是暴躁蛮横,充满虐气,但更多的,却只是对那些观想境、开元境中期后期的强者下手,至于那些实力更弱的小弟们,只要不是自己找死,非要跟这些黑色巨草过不去,暂时倒没什么威胁。

在刚开始付出了一些死伤之后,众人也是反应了过来,绝不敢再热血冲顶,傻乎乎跟这些黑色巨草为敌,而是乖巧的躲进营地里。

却是苦了各个队伍中那些实力强尽的骨干们,就算躲进营地里也会被这些敏锐的黑色巨草揪出来,只能是拼死力敌。

“唰!”

李纯罡此时也颇为狼狈,衣服都是破碎了数处,又是斩断了一根黑色巨草,迅疾的略空而过,来到了一处波动较小的边缘。

“这他么怎么回事?这些玩意儿居然好像还有智商?!”

李纯罡牙根都恨得痒痒。

这些黑色巨草不知道怎么回事,忒的阴毒,或者说……忒的下流了……

老是极为精准的打击他的下三路,虽是不至于对他有什么致命威胁,却是让的他说不出的难受,又斩不尽杀不绝,让李纯罡这种城府,火气也是止不住如火山喷发般翻涌。

咻咻!

“该死,又来了!”

就在李纯罡刚想喘口气的瞬息,却是有着数根狂暴的黑色巨草,再次朝他狂卷而来。

李纯罡简直恨得想杀人,却也只能先按捺着,应对这些黑色巨草。

…………

“嘿嘿,小爷英明,您这种领悟力,老树我可是望尘莫及啊。之前我尝试操控这些黑色巨草,用了足有两天还多。”

此时,天可汗主墓室中一片神异的空间内,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一片神异的光幕之前,老树犹如忠诚的老狗,憨憨笑着侍立在李平安身边,极尽恭敬。

这是当年天可汗构架这座墓穴的核心,犹如电脑的cpu,掌控全局。

此时,三条线的甲虫这边虽是bēngpán了,但随着老树掌控了神树的本源之气,又将局势拉回来。

而李平安因为之前吸收一些神树的本源之气,加之强大的精神力,稍加适应,掌控这全局根本不用费太大力气。

此时,营地方面那近万人的庞大规模,皆成了李平安的棋子,犹如玩纪元前那个‘植物大战僵尸’的小游戏般。

李平安扫了老树一眼,“这些操控一天需要多少能量?”

老树忙陪笑道:“小爷,之前第一次操控,消耗的能量大些,大概需要100克生命精华,但现在嘛,嘿嘿,就算是这种强度,一个小时的全力攻击,最多也不超过30克。”

李平安缓缓点头,“嗯,那你先去修炼吧,我来玩一会儿。记得,老树,现在我们虽是轻松,但并不稳固,如果你不想被人砍了劈柴烧,就赶紧突破!”

“明白,小爷。您就瞧好吧!”

老树离去,李平安看着屏幕中混乱的营地,嘴角边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繁星集团和这帮杂碎,这么阴他李平安,把他们斩尽杀绝都不过分,如果换做之前,李平安肯定要这么做,直接抹去繁星集团这个名号。

不过,这事情毕竟太大了,如果李平安太过冲动和激进,那,后续事情就有些不好处理了。

但现在嘛,李平安有着更完美的手段,活生生玩死他们!

…………

夜幕悄然降临,近万人的营地却是星火寥寥,一片死寂,仿似一片死地。

今天这一天的时间,简直是营地所有人有生以来最可怕的噩梦,甚至根本没法用言语形容。

太恐怖了,简直就是神迹。

他们被神邸诅咒了,遭受到了这些黑色巨草最可怕的惩罚。

截止到现在,营地中开元境中期及以上的强者,几乎被斩杀殆尽,无数的尸体,就像是人肉干一般,直接被悬挂在了营地中央那些黑色巨草上。

所有人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了,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等待那位神邸对他们命运的审判。

不过,凡事却皆有例外。

此时的白水公司营地,虽然看着也极为狼狈,却是并没有收到什么真正的伤害。

包括古巴的罗宾逊家族这边,虽然也死了几个人,但却根本没有伤到骨架,也让周围一众人羡慕嫉妒恨。

而繁星集团这边,除了李东贤之外,所有开元境以上的强者,包括一些很有潜力的八道、九道桎梏的桎梏境选手,已经是完全死干净了。

哪怕他们能活着出去,繁星集团,也将遭遇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重创,恐怕十年乃至二十年都恢复不过元气。

李东贤仿似一夜之间苍老了二十岁,原本油亮乌黑的头发,已经白了半数,别说是觊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