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639章 守株待兔

第639章 守株待兔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fontcolor=red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李平安走到此时,早已经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时而也需要一些小甜点为他滋养精神,随时让自己自省,包括筹谋一些春风化雨的可能。收藏本站

衡山,包括衡山秘境,李平安都不是第一次来,早在当年李平安刚刚出道时,便在衡山盘桓过不少时日。

不过,随着此时天地大异变的不断延展,别说是几年几月不来了,哪怕是一天不来,山中的变化,也会让人捉摸不定,难以找到核心。

此时魁良等人选择的秘境,并不是衡山的主秘境,而是一个神异的分支,虽是很早就存在,但之前并不起眼,此时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看到身后的青菱很快也跟了过来,李平安的嘴角边不由勾起了一抹弯弯的弧度。

心中暗暗道:“纪元前那位著名女作家的名言,果然没有欺我呀。通过女人心灵的捷径,果然有些门道。”

这几天的磨合,灵魂都是有着很深入的交流,李平安与青菱的配合早已经极为墨迹。

不多时,两人便是找到了这秘境的入口,悄无声息的进入。

如预料中一样,秘境的空间极为开阔,一路往下延伸。

有着青菱与魁良等人特殊的联络方式,李平安并不用再去仔细搜索周边大量的空间,省却了不少力气。

很快,两人便是深入了地下四五千米,来到了这秘境的核心。

“有人,小心!”

青菱的感知力虽是无比跟李平安相比,但她的眼力和反应都是不慢,两人刚刚转过一个折叠空间,青菱便是小声提醒。

李平安自然发现了前方的人影,一个开元境巅峰的望风者。

显然,这里已经是进入了魁良等人的腹心位置。

用力在青菱妖娆的挺翘了捏了一把,让她安心,李平安屈指一弹。

“嗖!”

一枚神异的流光,犹如幽灵般探出。

那开元境巅峰的望风者,甚至根本没来得及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胸口已然是被洞穿,‘噗’的一声,直接化为一片血雾。

“这……”

青菱还是第一次见到李平安真正出手,美眸猛然睁大,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饶是她是观想境前期巅峰,完全碾压这开元境巅峰的望风者,但要想在这数百米的距离外,悄无声息的做掉他,必定也要精心筹谋,制定几套作战方案,却哪想到,眼前这厮,杀他简直犹如杀鸡……

青菱还没回神,便是已经被李平安揽着纤腰,瞬息来到了这团血雾身边,直接用精神力搬运走他的武器和储物戒,丢入储物戒中,已然进入了里面。

直到又穿过了几个折叠空间,又是发现了两名望风者,青菱这才是回神。

“嗖嗖!”

同样是一道流光射出,两名开元境巅峰的望风者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便是直接化为了血肉碎末。

青菱这时不由苦笑,好像,之前这厮说的‘nǚnú’,真的不是儿戏啊……

很快,李平安已经斩杀掉了三波、五名望风者,包括一名观想境的高手。

这时,已经是来到了这秘境深处,并且,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里面传来的能量波动了。

“他们应该就在里面了,至少有八个观想境强者!魁良虽然实力跟我一样,但他的底蕴可不是我能比的,你最好别贸然!”

到了此时,青菱也不再掩饰什么,

极为凝重的道。

李平安说她是‘nǚnú’,可她却完全不是nǚnú的待遇,包括在那些私密的事情上,两人也是平等的,而眼前这厮,也绝没有他的言语那么暴躁,甚至充满温柔。

李平安缓缓点头,片刻,道:“你呆在外面,不要进去。形势不对,你随时离开。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地球的大机缘,将会让你产生真正质变,改变你族人的命运!”

“嗯,嗳?”

青菱还想说些什么,李平安已经是一闪而入。

“这个混蛋!”

青菱银牙都要咬碎,愤恨的一跺脚,可此时,她也不敢乱来,赶忙隐匿起了身形,小心查看里面的情况。

…………

秘境深处,点燃了十几枚神异的蜡烛,星星点点。

远远看去,犹如星辰在交相辉映。

光点之外,有着几十道身影侍立,为首一人,星目剑眉,脸型消瘦,气质阴翳,与魁星有着七八分相似,正是魁星的弟弟魁良。

而在魁良身边,还有着两名黑袍老者,皆是观想境中期的实力,比之刘郁白和王尘、李纯罡都是弱不了多少。

而魁良虽只是观想境前期,可那种底蕴,稳稳压制两名黑袍老者一头。

加之周围还有五名观想境的好手,几十名开元境的好手,都是极为不弱的精锐。

这种阵势阵容,恐怕观想境后期、乃至观想境巅峰都别想讨到好处。

蜡烛的火光辉映间,隐隐与之折叠空间外的星辰产生了某种沟通,有着神异的能量,自遥远的星河传递过来,汇入蜡烛阵法之上,一个如乒乓球大小的光球内,似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面对这种敌众我寡的局面,尤其对方明显有秘密,李平安肯定不着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眨眼,七八个小时已经过去,星辰逐渐暗淡,天似乎要亮了。

一名黑袍老者止不住失望的摇头,嘶哑道:“二少爷,恐怕不是这里啊,没有获得太多感应。”

另一名身材高些的黑袍老者也是遮掩不住的失望:“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