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616章 分崩离析

第616章 分崩离析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封孝尘此言一出,场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汇聚到了李平安身上。

封孝尘是武当弟子,而且,他在武当的序列中位置可不低。

饶是他平时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次数极少,但武当毕竟是汉江的地头蛇,有不少人已经是认出他来。

眼见此时双方已经正面对上,场内顿时传来了一片议论之声。

这也让的封孝尘的脸色更加阴翳,也更为的凝重,今天,已经没有半步可以退了!

“呵。”

李平安忽然一笑,饶有兴致的看向了封孝尘“封先生,这么说,武当是铁了心要给咱们陈少出头了?”

封孝尘瞳孔陡然一缩。

李平安这话虽是没有太多威势,极为的云淡风轻,但封孝尘不知怎的,忽然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危险感。

即便那种感觉只有一瞬,可封孝尘相信,他的感觉绝对不会出错!

这个小子,究竟是谁?

怎么会让他有这样的感觉?

“阁下,即便陈少有错,我们可以坐下来用其他的方式协商,有我封某人在此,必定保证会给阁下一个满意的交代!可~~,如果阁下非要不依不饶,那~,也别怪我武当不客气了!”

封孝尘沉稳而巍峨的锁定李平安,庞大的威势虽是一直在克制,但那种威压感,已经是如山般朝着李平安扑面而去。

“呵呵。”

李平安笑的更加柔和,“封先生的话,是代表你个人,还是代表你们武当呢?”

“嗯?”

封孝尘周身的不妙感更甚。

他又岂能感觉不出,他们武当的招牌,在这个小子的面前,仿若没有半分含金量的。

这让的一直视武当为圣地的他,火气止不住就升腾起来,言语间火药味也是更浓“封某不才,但在外,就能代表整个武当!”

他此言一出,场内又是一阵喧嚣。

满脸是血的陈家安这时也是回过不少神来,无比冷冽的锁定李平安,就算不敢说话,心中却是暗暗道“xiǎobī崽子,就算你有降临者骄子撑腰又如何?武当的底蕴,是你能想的?!”

旁边,李慧摸着她已经肿成了馒头、几乎要破了相的脸,看向李平安的目光一片怨毒。

今天,不把这个该死的小子炮制成灰,这事情绝不算完!

“你能代表武当?”

李平安笑的更加温润,片刻,忽然道“可武当又算是个什么玩意儿?董飞虎,现在就把咱们陈少给吊在江面上去。”

“是,公子!”

董飞虎早就在这里等着了,一听李平安发了话,一把便是拎起了陈家安,像是拎着一只小鸡子一样,大步便朝着江边走去。

“封叔,封叔,救我,快救我啊!”

陈家安真的要被吓尿了,太监一般惨呼,拼命挣扎,可他跟董飞虎体型的对比,就像是重量级拳王跟小学生,哪有半分反抗之力?

“你太猖狂了!”

封孝尘面色阴翳的已经要滴出水来,他有些不敢直面李平安,却是接连横踏几步,就要去追董飞虎。

“唔”

可封孝尘刚刚施展开武当的轻功绝学“梯云纵”,还没来得及逼近董飞虎,忽然感觉,整个世界陡然变了,他整个人就像是被笼罩进了一片漫无边际的庞大蜘蛛网中,哪怕拼尽了所有努力,却是根本动惮不得分毫。

而不远处,那个年轻人,甚至根本未有任何动作。

“这”

场内瞬时一片哗然。

封孝尘的强大他们自然是听说过,甚至有不少人曾见过封孝尘出手,早在纪元前,封孝尘就是有名的高手,神仙般的人物,可此时,封孝尘明显施展开了他的绝学,却像是被定格在空中一样,根本就动惮不得分毫。

关键是,这个年轻人甚至没有任何动作的。

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

别说这些吃瓜群众了,就是吕青峰都懵逼了。

吕青峰肯定是比这些吃瓜群众要强大不少,已经是感觉到是李平安的精神力在作用。

可~,这种精神力的等级,足已经超越他几十倍、几百倍,连他都是望尘莫及。

难道,这位爷,已经进入观想了吗

董飞虎自然也是感觉到了这边的波动,拎着陈家安,雕像一般呆立在当场。

他本来还想好好跟封孝尘对一招呢,却是哪想到,那位小爷动也不动,便是已经将封孝尘搞的这模样。

这他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

好在董飞虎也不是凡人,片刻便是回神,根本来不及思虑其他,拎着陈家安,大跨步上前,直接来到了江边,取出一根绳子,拴住了陈家安的双脚,便是将陈家安犹如蹦极一般,直接放到了透明的护栏之下。

“啊!”

陈家安长这么大,哪碰到过这种场面,根本不受控制的疯狂大呼,拼命挣扎。

可又怎能逃脱得了董飞虎的掌控?

嘣!

片刻,绳子终于坠直了,而陈家安的脸,距离江面,紧紧不足一米。

哗啦!

一个江浪翻滚过来,直接呛得陈家安半死,连呼喊都是呼喊不出来,浑身已经犹如落汤鸡。

随着绳索收缩的波动间,陈家安终于是远离了江浪一些,可这时,被江水冲刷过的伤口,那种血腥味道,已经是吸引了大江中不少不明生物的到来。

“救命,救命啊。我错了,我错了,柳依依,不,爹,亲爹,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啊”

绳索反弹之间,陈家安终于回神,却是根本不受控制的尿了,拼命大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