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593章 遭遇

第593章 遭遇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颜如梦本以为李平安又要借机占她的便宜呢,一咬银牙就要跟李平安拼命,但转瞬,她也是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只见,前方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恍如太阳般的金色球体。

这金色球体徐徐升空,散发出太阳般耀眼的金芒,整个天地都是处在了一个极为玄妙的状态。

而随着这些金光不断普照天地,山谷中的诸多地方,开始发出细微的声响,仿似有什么东西在飞速生长着。

然后,李平安和颜如梦便是看到,原本只是长着野草的山谷中,陡然开始有着大量熟悉的幽绿色藤蔓生长出来。

它们犹如向日葵一般,上部有着一个极像是人脸般的物什,面向这金色球体。

而随着它们吸收到的金芒越来越多,生长速度也是越来越快,眨眼,便是长到了十几二十米,将本来很宽阔的视野遮挡的密不透风。

不过,到了这时,金色球体开始变暗,显然是能量级有些不够了。

“这他么的....”

李平安这时也是明白,为何刚才那马脸杀手极为小心的动作了,恐怕,一动用能量,极有可能遭到这藤蔓的反噬。

“这,这是什么植物?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颜如梦也是目瞪口呆,低低出声。

刚才感觉到颜如梦发现了事情的异常,李平安也是松开了她的小嘴,与她拉开了些许距离。

颜如梦的确极为诱人,但他李平安显然不喜欢这样趁人之危,那~,可就失去了这种事情的乐趣所在。

听颜如梦这么说,李平安有些好笑,这妞儿,真以为什么都在她的掌控吗?

但还没想完,李平安忽然一个机灵,忙是看向颜如梦。

而颜如梦此时明显也是想到了什么,惊悚的看向了李平安。

下一瞬,两人几乎同时出声:“这不是青龙山星域的生物!”

片刻,李平安低声道:“这东西太诡异了,被围绕这东西里面,保不定就会生什么变数。我们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

颜如梦一愣,瞥了李平安一眼,冷声道:“我不会回去的。你放心,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弱。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各走各的。”

李平安不由笑起来:“你总是把别人想的那么坏。这里,两人合力显然比一人更为稳妥。颜仙子,做人不仅要外在美,内在更要美才行呢。”

“你?!”

颜如梦简直银牙都恨得痒痒,明明是眼前这个小子先挑起争端,居然反过来反打她一筢,关键是她还没办法反驳的。

李平安这时也发现,有这妞儿在身边,倒也不完全是坏事,起码,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

简单休整片刻,两人开始谨慎的继续向前。

藤蔓虽是停止了生长,但却充满生机,对能量反应极为敏锐,颜如梦也只能死死压制住周身能量,不敢妄动分毫。

而李平安有着紫色母气,加之金身的缘故,本来调整一会儿,就可以逐渐恢复能量,此时,也只能压制。

大概走了两三个小时,两人至少已经走出了二三十里路,这边的藤蔓愈发高大了起来,平均都在四五十米。

而隐隐的,天空中那晦暗的金色球体似乎也是近了不少。

颜如梦盯着头顶的金色球体看了好一会儿,低低道:“应该很快就要到腹心了。”

李平安缓缓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忽然发现,空气中有着一些熟悉的气息在弥漫,竟然跟紫色母气都有几分类似!

“小心点。如果事不可为,不要贸然。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片刻,李平安看了颜如梦一眼,率先向前。

看着李平安熟悉的身影,颜如梦一愣,但片刻,嘴角边忽然露出了弯弯笑意。

这个可恶的小子,倒也没有那么令人讨厌了。

但颜如梦很快便是收敛心神,迅速跟在了李平安身后。

约莫又走了大半个小时,前方的地形忽然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石台。

此时,石台中,有着几方正在对峙。

其中势力最大的一方,赫然是四道虚无人影,而另几方,则都是个人。

李纯罡赫然在列。

在他不远处,有着一个一身紫衣的窈窕女子,面上蒙着紫色的面纱,手中持一柄神异的软骨鞭。

饶是她并未显露出容颜,那种傲然,那种神圣,绝不逊色与颜如梦,堪称风华绝代。

而紫衣女子旁边不远,是一个穿着僧衣,头上留有戒疤的年轻僧人。

他手中持着一柄看似极为不起眼的木棍,但木棍中蕴藏的那种厚重和底蕴,仿若可以覆盖这片天地。

“悟磬!”

“他居然也来了!”

颜如梦忍不住低低出声,美眸一片凝重。

看李平安的目光看过来,她忙低低解释:“悟磬是青龙山星域最古老的庙宇一叶寺的天骄,他的哥哥悟凡,是一叶寺首席弟子,在整个青龙山星域年轻一辈中,都是超顶尖的存在!”

李平安微微眯起了眼睛。

李纯罡,悟磬,另一个女子,想来就是云鸿的姐姐云妙了。

此时,这三人周身虽是没有任何能量威势,但他们身前明显有着某种神异的依仗,而三人看似各自为营,但却又遥相呼应,哪怕没有能量,与这四个虚无身影对峙,也是并不落下风。

李平安心中也是暗暗感叹,李纯罡,武清,云妙,三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纵然没有能量,但他们那种强大,依然让人无法忽视。

但李平安忍不住又看向了颜如梦。

这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