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579章 洪森

第579章 洪森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半晌,金角蚁眼睛忽然一亮:“小牛,有了!咱们可以来个偷梁换柱。用能量先稳住这整个法阵,取代这星辰石的作用,然后再将它上面的精神力印记抹除,把它取出来!”

但说着,金角蚁忽然有点磋牙:“不过,这不知道需要多少能量,更关键的是....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上面的精神力印记抹除啊....”

李平安也是笑起来,金角蚁的思路跟他不谋而合。

因为在此时这种状态,想要把这星辰石取下来还不破坏它,唯有这一个办法!

创造往往比破坏艰难几千几万倍。

想要破坏,一刀一拳即可,但,想要保持着这个平衡,那就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了。

但即便付出再多的代价,哪怕是倾家荡产,李平安也要一试!

这神秘城堡太牛匹了。

某种程度上,它的效力,比之李平安想象的还要好上几倍。

如果能拥有这样的宝贝,那,不论是洛涵、王曦她们,还是无敌神牛小队的队员,都将有了真正的安身立命之所。

这也能让自己更有余力,不再有后顾之忧,完全的投入到这片旺盛的大潮之中!

“小牛,你,你不会真要这么做吧?我,我就是说说而已啊。地下那个小子现在应该还在沉眠状态,咱们还有不少时间的....”

金角蚁被李平安的笑搞的有些发毛了,忙是急急出声。

李平安笑的愈发自然:“小蚂蚁,你不用再劝我了,我意已决,帮我护法!!”

“......”

金角蚁顿时无言,却也只能重重点头。

哗啦。

李平安直接取出了不下上千万枚灵石,将的他本来很充盈的储物戒,直接用掉了三分之一。

不过,李平安眉头都不待眨一下。

想要得到,又岂能不付出。

李平安闭上了眼睛,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节奏,让的自己的心神更加清明,心无旁骛。

几分钟后,李平安猛地睁开眼睛,直接动用精神力,将大量的灵石搬运到星辰石周围,直接用这种强悍的能量注入,取代星辰石均匀的吸收。

哗!

哗啦啦。

瞬间,数以十万级的灵石眨眼便是沦为齑粉,其中能量,尽数被星辰石保持的法阵吸收,可紧紧不到一秒。

按照这种速度,哪怕此时李平安三千万枚灵石的存货,也绝坚持不了太久。

就在灵石疯狂的消耗间,李平安的精神力也开始尝试与星辰石取得沟通,但这玩意儿太神异了,刚开始的效果并不好,反而是遭到了星辰石的恶感,让的李平安一阵头晕目眩。

但李平安并不放弃,继续更加沉稳的与星辰石产生沟通。

眨眼,足有六七百万的灵石直接化为了齑粉,注入到了这庞大的法阵中。

这种消耗的规模,别说李平安了,恐怕,就算是宇宙中那些强大帝王、领主、公爵,都不一定能hold住。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是没有太多效果,李平安再次取出了一千万枚灵石,额头上早已经满是汗水。

如果失败,便是李平安都很难承受那种后果。

这种宝贝,你就算有再多灵石,没有机会恐怕也很难再搞得到了。

但越是危机,李平安反而愈发沉稳,很快,

第一次拿出来的一千万枚灵石已经全部消耗殆尽,开始消耗第二批一千万的灵石。

李平安也开始与星辰石进行一次又一次的交流,但依然是没有效果。

这城堡的主人,在这方面的造诣,绝对是大家级别,必定是有着某种神异秘术!

眨眼,第二批的一千万灵石也是被消耗掉了大半,便是李平安也开始hold不住了。

“咦。”

就在李平安的心神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的时候,李平安忽然发现,这星辰石的底部,竟然有着一个十分细微的黑色印记。

李平安精神力顿时附着上去。

片刻,李平安的嘴角边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

啪。

两三秒之后,这黑色印记直接被抹掉,星辰石的光芒一下子盛开了不少。

“这,这,小牛,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便是金角蚁都懵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眼见消耗了一千六七百万灵石都是没有效果,他几乎已经是放弃了,却哪想到,竟然真的给李平安找到门路了。

李平安此时显然没有时间理会金角蚁,直接与星辰石沟通。

而此时,李平安再与星辰石沟通,无疑是顺利了许多。

很快,李平安便是与星辰石产生了良好的沟通感,自己的精神力印记,不疾不徐的注入其中。

而当李平安完全将星辰石掌控,就要把它收到手心里的时候,瞳孔不由猛的一缩。

李平安穆然看到了无比惊悚的景象!

无数身穿精锐甲士的士兵,临于极为像似封禅之地脚下的地方,更有数以万计的强大强者,像是等待神明般,等待着什么。

但李平安刚要看清他们在等什么,忽然,画面陡然一转,巨大的古老城池遭遇到了恐怖的战火,硝烟四起,能量飞溅。

无数古老华国服饰的强者,几乎人人浴血,拼命的与天空中各种装束的强者厮杀。

李平安甚至可以看清他们清晰的脸。

尤其是,就连十四五岁的少年少女,都是手持兵刃,毫不畏惧的与天空中这些可怕的存在厮杀。

哪怕他们完全就是炮灰,却是没有一人畏惧。

很快,李平安注意到,他们似乎都在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