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574章 神秘老道

第574章 神秘老道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黑袍女人等人面色陡然大变。

片刻,她与周围几个紫袍人相视一眼,眼神中迅速泛起高傲的狰狞,冷笑道:“牛魔王,我知道你最近风头很盛,但这里是咏春一脉,不是你能够撒野的地方!十息之内,你二人速速退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否则~~。”

“杀无赦!”

话音未落,黑袍女人脚掌一点地面,已是悬浮半空,而她身边十几个紫袍人,就如同踩在星盘上的棋子一样,恍若众星捧月一般,迅速将她围拢中央,形成了一个玄妙的阵势。

“嗞啦-----”

瞬时,空气中的气流都是不一样了,他们这个阵势中产生的能量感,已然绝不逊色与开元境的强者。

白飞脸色也是微变,低低道:“主人,他们居然精通阵法,而且很是娴熟,有点不太好应对。”

李平安自然也是感应到了其中异常,眼睛微微眯起。

但片刻,李平安的嘴角边却是泛起微微笑意:“能解决吗?”

白飞也是笑起来:“主人,二十招之内,必定解决战斗!”

“好,去吧。”

“是!”

得到了李平安的首肯,白飞根本没有任何废话,脚掌一跺地面,雄浑能量外放,整个人犹如一支白箭,陡然爆射向黑袍女人这法阵。

黑袍女人眼神陡然阴翳:“不知死活的东西,灭了他!”

瞬息,法阵中十几人的力量迅猛融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直接冲着白飞横击而来。

白飞嘴角边不由露出一丝冷笑,口中漠然吐出几个字:“白鹤神拳!”

轰!

白飞周身陡然有着一个虚无的神异白鹤成型,带着不可阻挡的强大威势,直接迎击而上。

咔!

轰隆隆!

下一瞬,两股恐怖的力道陡然在虚空中发生**àozhà,简直恍如一尊太阳爆裂了,那雄浑的能量气浪,直接冲击向周围数十里之外。

但令人震惊的是,这座看似不起眼的咏春山,居然静如平湖,仿若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波动。

“唔”

下一瞬,白飞陡然后退数百步,嘴角边竟然是被震出血来,而那黑袍女人和她的法阵,纵然其中也有几人明显受到了冲击,但大框架却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那种雄浑的力量,反而比之前更强。

白飞何等身份,怎么能咽下这种恶气,瞳孔中陡然爆发出无限战意,长啸一声,犹如一头人形白鹤在天空中展翅开来,无比迅猛的再起一拳:

“白鹤神拳第三式,白鹤追风!”

轰隆!

以白飞为圆心,他周身能量光芒更盛,那种能量感也是更为凝实,犹如一柄人形利剑,陡然斩向黑袍女人的法阵。

“念在你是白鹤族的人,本不想杀你,但你非要寻死,也怪不得我心狠手黑了!”

“黑金乌鱼阵,乌鱼当空!”

啵!

伴随着黑衣女人陡然吐出几字,他们的法阵中陡然泛起一头怪异的黑色大鱼状物质。

面对白飞惊人的威势,黑色大鱼非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是猛地张开了大嘴。

咔。

咣当!

饶是白飞的能量级已经绝不弱,可这黑色大鱼太邪异了,直接将白飞的人吞入腹中,哪怕其中‘噼里啪啦’的爆发出激烈能量冲撞,竟然足足坚持了十几秒没有破碎。

轰隆!

而等十几秒后,黑色大鱼猛的张开了嘴巴,白飞就像是被它吐出来的珠子,陡然爆射出上千米之外,周身已经是一片狼藉,布满血污。

“主人,这地方有大古怪,压制了我至少五成能量!”

白飞牙根都要咬碎了,暴虐的大呼,但他显然不肯束手就擒,猛的横空掠起,就要跟这黑衣女人等人拼命。

但这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却是稳稳的拦在了白飞身前,“

你休息吧,我来!”

“主人”

白飞还想说些什么,李平安脚掌已经接连踩踏虚空,看似极为漫不经心的一拳,直接朝着黑袍女人等人的法阵轰过去。

黑袍女人的嘴角边陡然更加狰狞,阴声道:“那白鹤族的小子我还要念一些他们族人的面子,牛魔王,既然你想寻死,那我就成全你!”

“乌鱼出海!”

哗啦!

法阵中骤然发起无形的惊天海浪,一股看似有型实则无形的巨大黑色浪头,已经是无比迅猛的朝着李平安横压而来。

但李平安却是浑然不惧,甚至没有半分的调整,就保持着刚才那放松的动作迎上去。

咔!

但下一瞬,让的黑袍女人众人和白飞简直下巴都要掉在地上的是~,李平安这看似没有几分能量波动,根本没有几分力道的一拳,就像是雄浑的利剑碰到了脆玻璃。

可怜这黑色浪潮雄浑的攻势,还没有达到最顶峰,便是被李平安这一拳直接斩断。

咔嚓嚓

旋即,整个黑色浪潮犹如玻璃般迅速崩碎一片,陡然在虚空中崩落。

“这,这怎么可能?”

黑袍女人和法阵中一众紫袍人哪想到会发生这种诡异的事情,可他们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的反应。

咚!

犹如隔山打牛,李平安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拳,真正的后发力量赶制了。

轰!

哗啦啦。

整个法阵瞬间便是崩落一片,七八个黑袍人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肉身便是直接爆裂,瞬间便是化为了血雾。

而其他几个黑袍人就算运气稍好,但胳膊、大腿却也是遭受到了这种可怖的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