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556章 不要脸的极限

第556章 不要脸的极限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不多时,场内所有降临者全都犹如丧家之犬,在给李平安打了欠条,自断一条手臂后仓皇逃去,只留在场内大片无法散去的浓郁血腥味道。

在场诸多贵宾虽是依然还残留有不少刚才那恐怖的惊悚,但很快,许多人便是释怀了许多,转而极为不善的锁定李平安。

人性就是这样。

在面对那些外来的降临者时,他们简直比孙子还孙子,就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那些降临者,被宰的连点渣都不剩。

但此时,面对同根同宗、同是华国人的李平安,哪怕李平安已经用事实证明,他比这些降临者更强大,但在这些贵宾们的眼中,李平安是他们的同族,肯定要遵守华国的规矩,绝不敢在这种地方乱来。

酝酿一会儿,终于,有人忍不住发话了。

“牛魔王,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就为了你和你岳父一家的一己私利,你就要如此野蛮的破坏了我们许多人费劲了无数心血才换来的和平局面?你知不知道,你的冲动,你的不负责任,我们所有人要付出多少,承担多少代价,来帮你买单?!”

说话的是京城刘家的家主刘正峰,他五六十岁,身材微胖,气度巍峨不凡,一双老眼中,透出洞彻世事的精明与冷冽。

刘家在京城也是一线家族,纵然比祥云基因这等存在稍弱,但绝弱不到哪里。

“没错,牛魔王,你知不知道,你破坏了和平,毁坏了多少的机会?我们本来已经与降临者大人们达成一致,之后,每个月至少要招收上千名子弟,尤其是平民子弟加入新式训练营,你这样,断送了多少人的希望?!”

“就是,牛魔王,你简直是个屠夫,是个刽子手!道歉,你必须要给降临者大人们道歉,挽回你所犯的错误!”

“道歉!牛魔王,你必须给降临者大人们道歉!”

“牛魔王,如果你不能挽回这种损失,你就是整个华国的罪人....”

“......”

有着刘正峰打头,人群很快一片喧嚣,无数双不善的眸子,纷纷锁定李平安,那模样,简直李平安是祸国殃民的罪人、恨不得生食李平安的血肉一样。

“哎!”

王家这边,王中清不由无比用力又懊恼的拍着脑门子。

他这个毛脚女婿的实力真的是让他都无法形容的惊叹了,可~~,论到玩手段,揽全局,他还是太嫩了啊。

这已经不只是涉及到了某一家或者某几家利益的事情了,这涉及到了一片赤海啊!

天知道,为了巴结上那些降临者,这帮人到底是付出了多少,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可此时,王中清也来不及思虑这许多,脑海飞速旋转起来。

对待这帮身份和底蕴都是极为雄浑的华国豪强贵胄,他这个骄傲的女婿肯定是不能再用之前那种暴力手段,他必须得帮他想出一个稳妥的退路。

否则,就算是李平安的实力,此事也绝不好善了了。

旁边,王曦的秀眉也是紧紧蹙起。

这帮人的无耻,已经是超乎了她的想象。

李平安帮他们脱离做狗的命运,他们非但不领情不说,反倒是反咬一口,埋怨李平安不让他们做狗,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但不远处,原本如坐蜡般的王中和、王中原父子,却恍若被从地狱的边缘猛的被人拉回来,又重新找到了生机。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是没有着急表态,但那种庆幸,那种幸灾乐祸,已经是根本无法遮掩。

“呵。”

场中,李平安却是云淡风轻,没有半分波动,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一个个冠冕堂皇的豪强贵胄们。

“这么说,是我牛魔王拖了你们的后腿,没有让你们抱上这些降临者的大腿了?”

“牛魔王!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里看着,你还要狡辩不成?难道,你真要在京城,在神州大厦这种场合,对我等用强?”

刘正峰威凛的直视李平安。

仿若是为了大义随时可以慷慨赴死的民族英雄。

“刘家主说的对!牛魔王,你太自私了,蛮横的破坏和平局面,伤害了多少的机会,断绝了多少平民子弟的希望?你自己就是从平民子弟中走出来,难道不知道他们有多难吗?!”

“牛魔王,你将会成为历史的罪人,历史会把你钉在耻辱柱上!”

人群群情激奋,一个个仿似都在沐浴正义之光,征讨李平安这邪恶的大魔王。

“呵。”

李平安脸上笑意却是更甚。

虽说他早就预料到,这种已经有些时日的关系网,必定是盘根错节,错综复杂,尤其是这些顽固势力,肯定不是太好对付,但李平安也没想到,这帮人竟然下贱无耻到了这种程度,简直要超越人的认知!

本来,李平安还想看看,这帮人中还有没有可用之人,毕竟,在当下的大形势下,能团结一些力量便团结一些力量。

但此时,真正看清了这些人的嘴脸,李平安也是恍然大悟。

有些人,你不把棺材怼到他的眼皮子上,他绝不会落泪!

想着,李平安也懒得再跟这些人墨迹,一弹指道:“龙允真!”

“是,主人!”

唰!

片刻,还在炮制白宏巨大身躯的龙允真,便是犹如电光一般出现在了李平安面前,无比恭敬,仿若面对神灵一般跪倒在地。

没办法,李平安之前展露出来的实力,让的龙允真的整个世界观也是被完全刷新了,他这时终于明白,他的这个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