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554章 说吧,你想怎么死!

第554章 说吧,你想怎么死!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哗。

场内所有人的目光瞬时便是汇聚到了王中清的身上。

饶是王中清在来之前便是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一时间冷汗也是犹如泉涌。

这些降临者的威势太过庞大了,王中清只感觉被这白宏掐住了脖子,连呼吸都是变成了一种奢望。

但这就是个深渊!

如果他此时不能做出足够清晰的表态,王家的下场比他还要凄惨万倍,他怎么能让百年王家承受这种痛楚?

片刻,王中清深吸一口气,艰难的恭敬对白宏道:“白宏大人,我王家,的确是非常支持您和诸位大人的联盟,可,可我王家实力低微,没有足够的人才,所以....”

啪!

王中清还没说完,不远处,大爷王中和的儿子王钊已经是激动的拍了桌子:“王中清,你分明就是贪恋权位,与你那女婿牛魔王纠缠不清,竟然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当诛啊!”

他甚至连家主都不叫了,激动的青筋外露。

没办法。

此时京里跟他差不多等级的公子哥,早已经在这联盟中谋求到了想要的职位,可他王钊,因为王家这边的关系,连根鸟毛都没捞到。

这让王钊感觉天地都要崩塌了,他已经什么都抓不住。

而这对他这种公子哥而言,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更难受!

但王钊片刻便是反应了过来,忙是深深对白宏诸人行礼:“诸位降临者大人,都怪小子太贸然了,若有得罪降临者大人的地方,还请降临者大人们多多包涵。”

白宏淡淡一笑:“无妨。”

说着,愈发玩味的看向王中清,“王家主,您的决定似乎并不够正确啊,家族内部有很大不同意见呐!”

“王中清,现在这个状态,你难道还要忤逆整个大势吗?你简直是我们王家百年来最大的罪人,是我们王家的耻辱,绊脚石!”

这时,眼见王钊这边似乎因此入了降临者大人们的眼,三爷王中原的儿子王耀也是愤怒的拍案而起。

哪还把王中清当做家主?简直恨不得生食他的血肉。

面对满目冷笑和幸灾乐祸,王中清说不出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整个人一下子恍如苍老了十几岁。

但是!

为了王家,他不得不做出这个选择,做出这个牺牲!

片刻,王中清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眼神已经是一片清明!

他很平静的看向白宏:“白宏大人,如果有王家其他人选择加rùlián盟,我王中清绝不阻拦,甚至,愿意付出更大比例的家族产权,只希望白宏大人念在我王家真的尽了全力的份上,能给我王家一个更公正的选择。”

“呵呵。”

“呵呵呵呵。”

白宏仿若是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时笑的腰都有些直不起来。

周围,诸人都是放肆的大笑,完全是在看跳梁小丑。

区区蝼蚁,居然还敢反抗白宏大人的威势?

“王家主,这么说,你是不想给我白宏面子,不想给在座的诸位道友面子,不想给我家白飞殿下面子,不想给诸位殿下们面子了?!”

白宏气势陡然大变,那种庞大的气势,就像是一片乌云陡然进入了大厅内,要把大厅内的所有都碾成齑粉。

好在白宏并没有这么做,强大的威势,主要还是做样子,而且全都集中在王中清这边,否则,场内所有人,只能沦为齑粉了。

“唔....”

扑通!

王中清根本不住控制的吐出一口鲜血,双膝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直接跪在了地上。

但他还是更艰难的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论调,王中和等人可以脱离王家,但王家,绝不会参与这个联盟!

白宏的脸色已经阴翳的快要滴出水来:“这么说,你是要跟你那个傻x女婿牛魔王一样,去地狱里忏悔了?!”

白宏已经是动了真正的杀心,庞大的杀意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反派大佬是我娃穿书

王中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但心底里却是更加平静。

即便真的无法阻隔,他也对得起父亲交给他家主之位时的誓言了。

他索性什么都不再想,只求寻得那个归宿,寻得那个解脱。

可足足十几秒过去,王中清已经可以平静接受的死亡气息,却是并没有来临,整个场内反倒是一片惊悚的躁动,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中清也好些好奇,忙是用力睁开了眼睛,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门口方向,瞳孔却是猛的一凝!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简直不可思议的身影,正不疾不徐的笑着朝这边走来,正是他的女婿牛魔王!

“呵呵。很热闹嘛。”

李平安揽着王曦温润的纤腰,淡淡笑着,不疾不徐走向场内。

身后,跟着保镖般的龙允真和侍女般的章仙子。

“不过,这么热闹的场面,为什么没人通知我牛魔王呢?”

静。

整个世界安静了一瞬。

“是牛魔王!”

“我晕,真的是牛魔王啊!他,他竟然还活着!”

“不是吧?这怎么可能?他不是被蓬莱仙境的人带走了吗?”

“这....”

下一瞬,当所有人都是看清了李平安的脸,整个世界简直要爆裂开来。

李平安这时自然是看到了王中清的模样,眸子顿时一缩。

而王曦这时早已经飞速冲了上去,“爸,您怎么样?您没事吧?”

“小曦,你,你怎么来了!”

王中清看到王曦和李平安,非但不喜,反而是伤痛纠结欲绝!

本来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