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534章 抓到条大鱼

第534章 抓到条大鱼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这紫衣女子不论神通还是宝物,皆是李平安见过的最强之人。

不过,她的精神力虽是比李平安更庞大,可凝实度却是比李平安稍稍差了半分。

如果这紫衣女子动用的是周身那雄浑的能量,李平安除了祭出斗转五行阵、或者使用神秘指骨,再无其他选择。

但~她却是选择了精神力控制法宝,正中李平安下怀!

刚才李平安的紫宸剑的确没有刚得过她拿紫色莲台形成的匹练,但李平安也远未受到真正的伤害。

须知,如果精神力受创,就算是李平安的神通,短时间内也绝无法恢复。

之所以吐出一口鲜血,不过是为了迷惑这紫衣女子。

眼见紫衣女子的紫色匹练再次袭来,李平安雄浑的精神力陡然汇聚到紫宸剑内,大吼一声:“妖女,我跟你拼了!”

紫宸剑的紫金光芒陡然再次迎向紫色匹练。

“咯咯,还真是有韧性的小子,可惜你碰到了姐....”

可她话音还未落,美眸却是陡然一凝!

就在紫宸剑和紫色匹练即将要交汇的瞬间,她终于是发现了李平安紫宸剑中的不对劲,忙是本能的就想.操控紫色匹练躲开。

可惜,为时已晚!

轰隆!

恐怖的**àozhà再次迸溅,这一次,李平安接连退后几十步,便是牢牢的稳住了身形。

“噗....”

可紫衣女子这边,娇躯就像是被重型火炮给轰过,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陡然被暴射出去,娇嫩的红唇中控制不住的吐出一口鲜血,喷洒天际。

“好歹毒的小子,你竟敢阴我?!”

她直接退到了这昏暗天地的边缘,这才是稳住了身形,俏脸已经是一片冰寒,如毒蛇死死的锁定李平安,哪还有之前的妩媚!

“小子,姐姐我真心待你,是你自己找死!”

说着,她猛的一拍腰间的绿皮小葫芦,小嘴中陡然吐出几字:“给我镇压了!”

轰隆!

本就昏暗的天地陡然再次昏暗,那种恐怖的能量波动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几乎要将天地都翻转过来。

而其中迅速汇聚起了一道几十米粗的恐怖昏暗光柱,直接朝着李平安横压而来。

李平安却是浑然不惧,冷冷一笑:“可不只你会玩这东西!斗转五行阵,起!”

轰!

轰隆隆!

就在这恐怖的能量波动即将横压李平安的瞬息,更加恐怖的能量波动陡然在周围浮现。

咔嚓!

伴随着熟悉的氤氲白雾的升起,这巨大的昏暗光柱,居然直接当空碎裂开来。

咔嚓嚓!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伴随着白雾恐怖的升腾,整个昏暗空间都是出现了碎裂的景象,恍如十八级大地震,天地开始轰塌了。

“唔....噗噗!”

紫衣女子接连口喷鲜血,整个人直接被震飞出去,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了,美眸惊恐又不可思议的看向李平安:“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你怎么可能破得了我的黑鲸纹阵,你难道已经踏入了开元境?这不可能!”

轰隆!

这时,斗转五行阵已经完全轰碎掉这紫衣女子的黑鲸纹阵,而她因为刚才动用精神力过多,被波及的也是极深,已经虚弱的不成模样。

李平安慢斯条理走向她,紫宸剑已经不善的盘旋在她的头顶,冷冷笑道:“我说了,不只你会玩这东西,恰巧,我也有一门这样的神通!”

“你?!”

紫衣女子简直银牙都要咬碎。

怎想到,终日打雁,竟然有一天被雁给啄瞎了眼睛。

关键是,居然还是这么个不起眼的凡间生灵....

如果这事情传出去,她们蓬莱吴家这一脉的脸,恐怕都要被她给丢尽了!

“牛魔王弟弟,你,你不要乱来!我是蓬莱吴家一脉的嫡女,我们吴家在蓬莱有两位长老,你,你如果杀了我,就跟我们吴家是不死不休的大敌,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不如,我们坐下来谈谈如何?”

紫衣女子哪还有之前的高傲与尽在掌控,美眸甚至有几分哀求的看向了李平安。

“你在威胁我?”

李平安忽然一笑:“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吗?!”

说着,李平安居高临下的俯瞰紫衣女子,正如紫衣女子之前俯瞰他!

如果紫衣女子不轻敌,把李平安当做是奇虎相当的对手来应对,李平安除了使用神秘指骨,恐怕绝无其他办法了。

可世间万事就是这么玄妙!

你实力强大,未必就能稳胜,实力弱小,却并非就没有取胜的机会!

李平安的心情也是极为愉悦,没有动用神秘指骨,这也就意味着,他省下了一大笔灵石。

紫衣女子银牙都是要被咬碎,娇躯止不住的微微发抖。

她吴亦然,虽不是蓬莱的正牌公主,却几乎拥有不逊色公主的待遇和条件,从小到大,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委屈?

本来想借着刘忘川这次的机会,到凡间来溜达溜达,见识下凡间的繁华,顺便自己发笔小财,谁曾想,居然在这牛魔王的小阴沟里翻了船....

但吴亦然可不傻。

越是出身高贵,越是明白这世界的残酷。

此时,李平安为刀俎,她为鱼肉,她也不敢再触怒李平安的半分情绪。

须知,就算她背后的底蕴再雄浑,但此时,如果受到什么委屈,乃至真是被这牛魔王给一刀宰了,那就算事后找回来又有什么用?

“牛魔王弟弟,我,我知道这件事全都是姐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