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530章 毒蛊

第530章 毒蛊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沈师叔只感觉一股寒气止不住的从骨髓深处疯狂的升腾而起。

哪怕他早已经足够高估了这个地球小子的实力,却哪想到,这小子隐藏的比他想象的还要深得多!

他竟然,已经踏入了七道桎梏啊....

这是个什么概念?

须知,在天地大异变没有到来,地球没有真正复苏之前,便是那些天骄过境来,也不可能做到啊....

“牛魔王,你,你到底想怎样?”

沈师叔艰难出声,只感觉灵魂都在发抖。

白衣男子华公子也是极为惊惧的看向李平安,这个小子身上的秘密,绝对是惊天级别的!

他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为什么非要跟沈师叔到这HD县来,这不是傻子般送人头嘛....

“沈师叔说笑了,我怎敢对您二位怎么样,只不过对你们之间的一些事情很好奇而已!两位,你们是自己说呢,还是等我跟你们好好交流下再说?!”

沈师叔额头上冷汗已经止不住翻涌,他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他此时,绝别想讨到半点好了。

甚至,就算是他背后的凤仙子,恐怕也要付出代价....

形势比人强。

他好不容易才是降临地球,争取到了这个许多人穷极一生都是得不到的机会,又怎么甘心这样不明不白的便是死去?

极为艰难的看向李平安:“牛魔王,我,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白衣男子瞳孔猛的一缩,“姓沈的,你要出卖我们?”

沈师叔冷笑,却并不理他,而是恭敬看向李平安。

李平安没想到还有这种福利,但转瞬便是回神,淡淡一笑道:“能不能活命,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打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沈师叔这种存在,比小萍显然是干脆果决的多太多了,直接将他知道的东西、负责的事情,如数对李平安交代一遍。

也是将白衣男子华公子气的浑身颤抖。

而有着白衣男子的辅助,李平安也能更好的甄别沈师叔所说事情的准确性。

便是李平安也没想到今天的事情竟然会这么顺利。

蓬莱一脉的人,的确是沈师叔去联系,暗地里对李平安出手,不过,沈师叔并不知道蓬莱那人的具体身份,他们是通过宇宙网络进行联系的,这是凤仙子的私人关系。

而这个华公子则是留守者。

与李平安猜测的无异,华公子这些人,正是之前上一批降临者的留守之人。

不过,华公子却并非真正的留守者,而是降临者与地球人类的混血后代。

他们此时分散生活在地球诸多的秘境之中,虽然有许多人实力非常强大,但此时,却都是压制了自身的实力,很虚弱,都在耐心等待天地大异变到来,地球真正复苏。

哪怕就算是真正的留守者,此时出了秘境,在当下的环境,也只能保持八道、最多九道桎梏的实力。

而凤仙子此次之所以花费这么大的代价降临地球,除了寻找太初气之外,另一个大目标,便是寻找华国苗疆一脉一条遗失的古盅。

他们将其称之为‘祖盅’。

“祖盅?”

听到这个词,李平安眉头不由一皱,看向沈师叔的眼睛道:“祖盅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具体效用?”

看李平安完全被吸引,沈师叔面上恭敬,一直抚摸在他断腿上鲜血淋淋的手,却是不经意的动了一下。

“祖盅就是,就是....”

咻!

话音未落,沈师叔这只血手一翻,一股无比惊人的能量波动,陡然犹如雷霆闪电,疯狂的冲击向李平安。

“我@##%!”

饶是李平安早有防备,却是没想到这股能量这么强大,此时闪避已经来不及了,根本避无可避!

“神秘指骨,起!”

李平安来不及犹豫,直接催动神秘指骨,这种时候,也顾不得神秘指骨那昂贵的代价了。

就在沈师叔满是希冀的阴沉目光中,仿若看到李平安下一秒就要粉身碎骨。

嗡!

但这时,李平安周身忽然闪动神圣金芒。

啪!

这股原本极为强大的能量瞬息变成了蚊子一般,竟然直接被李平安周身的神圣金芒全部吸收掉了。

“这,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就算是开元境的强者也不可能承受这种能量波动,这不是真的啊!!!”

沈师叔精神简直失常了,疯了般看向李平安。

旁边,华公子也几乎要被吓尿了。

这种等级的能量冲击,竟然被那牛魔王吸收掉了?

李平安脸色阴翳的简直要滴出水来。

饶是他已经极为小心,这次却是差点就着了这沈师叔的道儿!

尤其是,神秘指骨这次居然收取了三十万灵石的费用,让李平安的心简直都在滴血!

李平安刚想好好炮制沈师叔。

沈师叔疯疯癫癫的脸色陡然扭曲,瞳孔猛的一缩:“殿下,你,你好狠的....”

嘭!

可惜,他话都是没来得及说完,整个人直接爆裂,陡然化为了一团血雾,溅了不远处的华公子满脸满身。

华公子本来就心惊胆战,穆然又是在沈师叔的血液中发现了什么东西,简直见了鬼一般惊呼:“牛魔王,快,快把这些脏血弄走,我求你了,我什么都说啊!”

李平安这时也是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忙用精神力搬运不远处的水,想冲刷华公子的身体。

但就算李平安的动作已经绝不慢了,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