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514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514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小雪,干嘛这么个语气啊,咱们毕竟是一家人不是?之前,之前的事情,嘿嘿,叔父这边的确是有点犯傻了,可这都怪那些人太强大也卑鄙了,小雪,叔父给你道歉了。对了,你婶儿说抽空让你到家里来吃饭,小瑞也很想你呢....”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恶心声音,燕雪的娇躯都是止不住微微颤抖。

如果不知道内情,还以为这个做长辈的多疼她呢,可如果知道了他之前做的事情,世人很快就会明白‘禽.兽’这个词的定性。

旁边,李平安也有点叹为观止。

即便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可这厮与燕长空之间,差距也有点太大了吧?

怪不得燕家这么多年,一直龟缩在蓝海,燕长空也不愿意帮助燕家太多呢。

李平安和燕雪强忍这厮的恶心声音听了好一会儿,这厮才是抛出正题:“嘿嘿,小雪,你现在跟那位牛魔王大人在一块吧?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我想见见牛魔王大人,毕竟也是咱们燕家的女婿了嘛。我这个做长辈的总得过过眼不是?”

眼见燕雪就要忍不住的发作,李平安忙对燕雪使了个眼色,低声道:“小雪,没事,我见见他无妨。”

燕雪只能强自压抑下胸腹中怒意,与这厮约定在半个小时后去市中的一家茶楼见面。

但挂断了电话,燕雪的怒意却再也止不住,“平安,你干嘛要见他?他是个疯子,是个无赖,保不定就给你提什么我都说不出口的要求来。哎,真是被他气死了。我们燕家,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燕雪娇躯都是气的发颤,忍不住用力跺脚。

李平安将燕雪拥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笑道:“小雪,跟这种人生什么气?放心吧,我有办法对付他。而且,小雪,你不感觉,这厮在这事件中的位置很微妙吗?”

“额?”

燕雪忙是看向李平安,隐隐也有些明白了李平安的意思。

…………

半个小时后,一家茶楼清幽的包厢内,李平安见到了燕长空的兄弟,燕秋雨。

“好了,叔父,人你已经见到了,你们聊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李平安虽然对燕秋雨保持着礼貌的笑容,但燕雪显然就不会给他留任何脸了,当即便是拎着包包开门走人。

“额,小雪,你这孩子....”

看似乎已经挽回不了,燕秋雨忙赔笑看向李平安道:“牛魔王大人,您千万别生气,这个丫头,都被我们家里人惯坏了,如果她有耍小性子的时候,您可得多多包涵呢。”

李平安一笑:“燕先生,我会的。不知道您找我什么事情?”

燕秋雨见李平安态度很柔和,尤其是对燕雪的那种态度和情意,绝不是作伪,心中一块大石头也是落了地。

忙陪笑道:“牛魔王大人,这事情,这事情说来话长了,不过,您现在可是我们燕家的女婿了,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燕秋雨刚开始还人模狗样,可随着说着事情,却就恨不得像条狗一样,跪在李平安面前,让李平安救他了。

听燕秋雨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李平安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事情比他想的还要更复杂些,尤其是仔细思虑一番后,简直是细思极恐!

燕秋雨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总体倒也不算败家,勉强还能守成。

燕长空在时,他便一直想来京城发展,可燕长空一直压着他,摄于燕长空的威势,他也只能忍着。

而燕长空遁入雾岛深处秘境之后,燕秋雨虽然失去了最大的依仗,但心思更活络开来。

因为他觉得他在武道上或许不如燕长空,但在其他方面,却是未必了。

可他来京城已经几个月,却是迟迟没有头绪,哪怕有燕长空的威名,却也一直徘徊在主流圈子之外。

但就在前几天,他的一个老"情人",将他引入了一个局。

头一天晚上他还赚了不少钱,但从第二天开始,没几天的功夫,他把裤腰带都快要输进去。

自然而然,也开始受到了对方的胁迫,而燕雪之事,正是他如何不得已之下的所为。

“你想,让我帮你把这件事处理掉?”

半晌,看着如同娘们儿一样哭哭啼啼的燕秋雨,李平安淡淡出声。

“额,牛魔王大人,这件事,这件事实在太机密了,您一定要帮我啊,还有,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要不然,我可就完了啊。”

看着燕秋雨又要没完,李平安一笑:“燕先生,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不过,也有个条件!”

“嗳,您说,我知道的,全都告诉您。”

…………

十几分钟后,看着燕秋雨强自压抑着兴奋离去,另一间包厢内,燕雪快步走了出来,贝齿紧咬红唇:“死牛,他,他就是个人渣,还不知道办了多少恶心的事情,你干嘛要答应帮他?”

“呵。”

李平安忽然一笑:“丫头,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老话,叫做顺藤摸瓜?”

“额....”

燕雪一愣,旋即也明白了李平安的意思,“死牛,你是说....”

李平安笑着揽着燕雪的纤腰,神色却是开始郑重:“你对之前那个什么婆婆,还有印象吗?”

燕雪精致的柳眉不由紧蹙,“死牛,你让我想想,她之后,好像没有出现在那酒会上....对,死牛,绝不会错的,她绝对没有出现在酒会上!”

李平安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将燕雪的纤腰揽的更紧了:“丫头,这就对了,我们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