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500章 太初气

第500章 太初气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这是....”

李平安瞳孔一缩。

这紫色花香太神异了,让的他一时都有些控制不住的恍惚。

但片刻李平安便是回神,眸子锋锐如刀。

伊人虽好,但与生命相比,李平安毫无疑问的选择后者!

“小牛,小....”

就在破魂针和紫宸剑即将与这紫色花香接触的瞬间,李平安恍然听到了金角蚁好像突然对他说了些什么。

可李平安刚想仔细去听,破魂针和紫宸剑已经与紫色花香接触了。

并没有想象中那种恐怖的能量对撞,就恍如锋锐的刀剑陷入了细沙中,破魂针和紫宸剑的强大威势,骤然被化解。

李平安本能的想要后撤,忽然发现,自己整个人恍如陷入了这紫色花香的泥沼。

旋即,整个世界都是被这神异的紫色花香填满。

李平安本能的拼命挣扎,但越挣扎反而陷得越深,根本无法自拔。

很快,李平安便被吸引到了这紫色花香的腹心,隐隐看到,有一个熟悉的倩影,犹如仙子,美眸中充满着不甘的愤恨,却又欲拒还迎的看着自己。

“这,这是什么....”

李平安刚想说些什么,却只感觉温香软玉入怀,伊人明显非常不甘,狠狠嗔了自己一眼,但旋即,却是羞涩的闭上了眼睛....

…………

李平安仿若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里,他和一个似僧相识的倩影抵死缠绵,却又不断纠缠。

尤其是她那种奇异的幽香,让的李平安为之迷醉,却又不得不提起精神与之缠斗,因为李平安总感觉这女人会害自己。

纠缠之间,这女人似乎是放下了什么狠话,很害怕自己一样急急逃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平安猛然清醒,忽然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座崩碎的山崖腹地,周围柔软的草坪上,依稀留有许多熟悉的痕迹。

尤其是一件熟悉的白色女式运动裤上,一团血色,格外的刺眼夺目。

李平安忙是审视周边,脸色‘唰’的变了。

这不正是之前梅梅所在的那座山峰吗....

这一切,不是做梦,而是....真的发生了....

可,梅梅为什么会逃走?

依照她的实力,杀自己不是如杀鸡?

李平安迅速穿好了衣服,脸色一片阴翳!

梅梅居然逃走了!

哪怕自己似乎跟她发生了什么,可她的性子,又怎可能会放过自己?这完全是埋下了一颗重磅的定时.炸弹啊!

“小蚂蚁,你,你刚才有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李平安忙是询问金角蚁。

以往,李平安与金角蚁在这方面有着很多默契的,金角蚁绝不会窥探李平安的**,可此时,李平安也顾不及其他了,这事情,有点惊人了,完全超脱了控制。

片刻后,金角蚁的声音才是传来,却是微微苦笑:“小牛,那,那娘们儿太妖了。我就说她的血脉有问题,之前,我好像也被那紫色花香麻痹了,你不叫我,我还醒不了....”

“什么?”

李平安无言的看向了金角蚁。

金角蚁苦笑着摊了摊手:“小牛,咱们被阴了....对了,你赶紧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有没有异样?那娘们的手段有点太妖。”

李平安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一边审视着自己的身体,一边仔细回想那些模糊的东西。

李平安也有些无法形容。

绝对是他平生一次极为美妙的体验,但其中却是有着不少的不友好。

其他的细节李平安记不清了,但李平安隐隐记得,为了争夺主动权,自己和那个身影爆发了不少大战。

不多时,李平安道:“小蚂蚁,我的身体没有异常,不过,周身能量的贯通感,好像比之前要好了一些....”

“那还好。小牛,先不要想这么多了。这里是是非之地,收拾一下,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嗯。嗯?”

李平安刚要离开,忽然发现,手指上一个储物戒中,气息有点不对。

李平安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多,马上就要六点了,天都快要亮了。

“大哥哥,别打我,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或许是察觉到了李平安的气息,储物戒中,一个熟悉的稚嫩声音顿时响起。

李平安顿时与金角蚁相视一眼。

金角蚁没说话,忙是对李平安使了个眼色。

李平安意念一动,小药童小木便是被从储物戒中放出来。

“大哥哥,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千万别打我啊,求求你了。”

小木一边哀求,一边鸵鸟般用小手捂住了眼睛,但小脸上明显还有不少红晕没有消退。

金角蚁依然没说话,但他的表情却是让李平安懂了他的意思。

“呼。”

李平安不由长长吐出一口气,整个人也有点不自在起来。

自己之前与梅梅....难道,被这个小子全程给....

“小子,还敢不说实话?今天,哥要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再捏爆了你的卵.蛋,把你丢到这里喂野狼!”

李平安故作摩拳擦掌,凶神恶煞的锁定小木。

“不要啊,大哥哥,我说,我都说,你千万不要啊....”

小木的确天分斐然,可他完全是个孩子,性格又属于极为温润的那种,又怎么可能是李平安的对手?

李平安还没真正给他上手段,他已经全招了。

他看到李平安和梅梅的一些缠绵,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