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498章 木族星占卜师一脉

第498章 木族星占卜师一脉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求收藏求红票,小船多谢了。

~~~~~~

片刻,一个熟悉的婀娜倩影,犹如脚踩莲花,缓步从虚空中踏来,不是梅梅是谁?

一看到梅梅出现,李平安心神也是大定,呼道:“梅梅大人,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交给你了!”

梅梅顿时没好气的白了李平安这边一眼,这个该死的小子,这时候还要摆她一道。

可此时她也没时间理会李平安,冷笑着看向牧云:“牧云,交出你身边的通灵之眼,我可以饶你一条狗命!”

“是你这个妖女,竟然敢暗算我!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咻!

咣!

两人同时发力,紫色的能量光芒和青色的能量光芒犹如两条游龙相斗,眨眼便是刺破了天际。

李平安瞳孔不由一缩。

这种程度的能量级,至少是他的两倍以上。

轰隆!

紫色游龙与青色游龙互不相让,来天空中来回缠斗飞舞,周边,数座万仞高山也是承受不住这种能量波动,轰碎爆裂一片,那种恐怖的场面,简直像十八级大地震。

片刻之后,两股能量同时消散,两人各自退后数百步。

牧云本就被梅梅偷袭,嘴角边的鲜血虽是擦掉了,但脸色却是止不住的惨白了不少,他阴翳的锁定梅梅:“卑贱的妖女,你公然偷袭我,就不怕被我家殿下发现吗!她必会诛你九族!”

“少废话了,那也是在你死之后!”

唰!

梅梅周身紫色梅花绽放,犹如花中仙子,脚踩虚空,直逼牧云。

牧云哈哈大笑:“妖女,真以为我破不了你这雕虫小技的气息法阵吗?”

话音未落,牧云同样脚跺虚空,长身而起,身后一柄长剑已经出鞘,横击梅梅。

锵!

咚咚!

虚空中瞬时被剑影和身影填满,惊人的能量来回飞溅,简直犹如虚幻的世界,哪怕李平安的眼力都是有点跟不上了。

但这时李平安也是发现,在周围的这片区域内,弥漫着一层浅浅的紫色雾气,并且,空气中充斥着神异的花香气息。

想来,就是梅梅那什么气息法阵了。

可自始至终,李平安都是没有注意到梅梅到底是怎么布下。

也无怪乎金角蚁说梅梅的血脉有神异了。

如果之前自己这边贸然了,梅梅祭出这种法阵,还真是不好搞。

刺啦!

轰隆隆!

两人越战越激烈,旁边的一座高山直接被两人强大的能量给折断了,却是连跌落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在天空中爆碎开来,瞬时下起了土石暴雨。

李平安此时已经藏在战场边缘山下的山洞口中,却也是被这种恐怖震荡震的气血翻滚,头皮发麻。

不过,李平安忽然发现,那个叫小木的小药童这时也不见了踪影。

这个小拖油瓶才是今天这场大战爆发的核心,李平安也来不及顾及梅梅和牧云这边,忙是查找他的身影。

很快,李平安便是在不远处山下的一块巨石之后,看到了他的小脑袋,正极为小心的观察着天空中的战场局势。

李平安不由的一笑。

这个小拖油瓶,年纪不大,心思却是机灵的紧。

他这个位置比自己这边都要好些。

李平安心底里也在飞速盘算,拿牧

云和梅梅没办法,但拿下这个只无敌级的小药童,他却是不用费太大力气。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已经是这个局面,李平安片刻也是做出了决断。

他犹如一只灵敏的猿猴,不动用任何能量威势,从这小药童视野的盲区,小心摸了过去。

小药童完全被天空中的大战吸引,根本就没注意到李平安这边,很快,李平安距离他已经不足百米。

但这时,李平安忽然发现,这小药童的后背上包裹后面,竟然布满了各种奇怪的枷锁,看着极为沉重,许多甚至穿透入他的血肉里,让人有点不忍看。

这让的李平安眉头顿时紧皱。

他最多也就十一二岁,还是个孩子啊,竟然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对待他。

“小牛,这些都是万年以上的至寒玄铁,这小拖油瓶的身体有大古怪!”金角蚁的声音忽然响起。

李平安眉头不由皱的更紧:“小蚂蚁,怎么回事?”

金角蚁也是皱眉:“不好说,这小拖油瓶似乎有什么隐疾,这是一种压制方式。不过,这种方式虽也管用,但恐怕他绝活不久,我估摸着,也就三两个月的寿命了。”

“我....”

即便李平安此时的心志早已经如铁,可穆然听到金角蚁三两句就是确定了这个说不出灵秀的小拖油瓶的命运,李平安还是有些不好接受。

这么稚嫩的一条生命,却是....

“小牛,别想那么多,先把他控制住再说!他这双眼有大用!”

李平安当然明白金角蚁的意思,也不再多想,迅速向前。

死道友不死贫道!

他李平安此时自身都是难保,又哪有余力去顾忌其他人的命运?

片刻,李平安犹如猛虎扑食,一把便是捏住了这小药童的喉咙:“小东西,不想死就给我老实点!”

“额....”

小药童正看天空中的大战入迷,根本就没发现李平安已经摸到了他身边,小身子顿时一僵,忙是惊恐的看向了李平安:“大,大哥哥,别,别伤害我,求你了,我没有任何危险的。”

李平安本来还想更凶恶一点,可穆然听到他稚嫩的言语,尤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