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494章 逐步深入

第494章 逐步深入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走出龙腾大厦的门口,一阵冷风掠过,李平安这才发现,他后心早已经被冷汗湿的通透。

梅梅这个妖精,简直就是蛇蝎,毒药,弄死人根本不偿命的。

好在,因为凤仙子这面大旗,此时暂时糊弄过去,自己还有一些调整的时间。

但想着,李平安忽然一个机灵。

梅梅说白了只是风野的女奴,纵然聪慧,可她哪来的这种底气,要把整个框架凌驾于风野之上?

这一会儿与梅梅的接触虽然不长,但李平安对她的聪慧可是有了清醒的认知。

她绝不可能不知道如果这件事情她hold不住的后果!

风野绝不会因为她伺候的好,包括一些私密情趣而原谅她在大事上的错误!

须知,女人在大势面前,不过只是衣服玩物而已。

风野这种性子,恐怕只会做的更绝!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给了她底气呢?

还是说....

李平安脑海中忽然划过一道闪电。

这次过界的机会,梅梅自信能把握住,从而~~,摆脱风野的控制?!

“艹他么的,这事儿,绝非不可能啊!可~,他们来地球,到底追寻的是什么样的超级大机缘呢?!”

正想着,李平安的通讯器忽然响起来。

有些皱眉的取出来一看,李平安眼睛顿时一眯,居然是梅梅打过来。

没想到刚刚离开这妖女的魔爪,这妖女竟然又来了幺蛾子!

但梅梅的电话李平安肯定不能不接,在这个时候得罪了她,非但不能让她成为自己的庇护,反而又要多一个强大的敌人。

李平安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才是接通了梅梅的电话:“梅梅大人,您还有吩咐吗?”

“咯咯。”

梅梅娇笑:“牛魔王小弟弟,我忽然想起来,我今晚还没地方住呢。你来帮我安排吧!哦,对了。牛魔王小弟弟,我听说,你有一座城郊的山庄,风景很不错?”

“@#¥%!”

李平安真恨不得把这妖精摁在地上摩擦,简直就是蛇蝎啊,要直接刺穿他李平安的心脏!

早知道这样,李平安哪会跟风野这傻x墨迹这许多?

但梅梅已经提出了要求,李平安此时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忙是陪笑道:“梅梅大人看得上小弟的狗窝,那是小弟的荣幸。”

但说着,李平安忽然也反应过来,眼睛微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梅梅到飞天山庄下榻,倒也并非就一定是坏事!

这给了自己近距离观察她的机会!

尤其是~,她的底气,究竟是从哪里来!

“咯咯,好,牛魔王小弟弟,你在楼下等我,姐姐我收拾下就下去找你。不过,你可不能对姐姐做坏事哟。”

电话那头,梅梅声音又恢复了慵懒和俏皮,便是李平安这种状态,耳朵都有些发酥了。

“草你么的,狗妖精,老子早晚有一天要你十倍,不,百倍偿还!”

挂断电话,李平安心中忍不住狠狠啐了一口,却也不敢怠慢,忙是拨通了王曦的电话,让王曦赶紧收拾飞天山庄这边。

好在此时无敌神牛集团已经有不少产业,把核心搬出飞天山庄,并没有太大难度。

龙腾大厦距离飞天山庄大概一个小时车程,李平安在路上再稍微墨迹点,一个半小时很容易,足够飞天山庄收拾利索了。

跟王曦都交代清楚,李平安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刚要回身调整下状态,去迎接梅梅,忽然看到,梅梅手捧之前李平安送给她的那束玫瑰花,人

比花娇,巧笑倩兮,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梅,梅梅大人....”

饶是李平安的城府,此时也简直犹如见了鬼。

主要是李平安对梅梅身上的幽香已经很熟悉,可此时,居然半丝儿都没有闻到,庞大的精神力更是没有半分感知....

这妖精,只会比自己想象的更强!

“咯咯,我是魔鬼吗?牛魔王小弟弟,你这么害怕我?”

梅梅恍若无知少女,美眸清纯而又透彻的看着李平安的眼睛。

不知情的,恐怕还以为是痴心女碰到了负心汉呢。

美女的效应本身就是无穷的,甚至可以说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

此时,龙腾大厦门外,已经是有不少路人看向了这边。

李平安这时也是回神,忙陪笑道:“梅梅大人,没想到您下来这么快,您稍等,我去把车子开过来。”

“好。”

梅梅一笑,却是伸出玉手,帮李平安整了整衣襟,“下雨了,路有些滑,注意安全。”

那沁人的幽香,瞬时直入李平安肺腑。

周围几个路人明显也是闻到了一些,看向李平安的目光,简直恨不得取而代之。

李平安心中也是止不住的翻滚。

被这妖精盯上,恐怕,绝比什么小药神他们麾下那些降临者还要危机数倍啊!

可此时,已经没有回头路,李平安只是强自调整自己,随机应变,赶紧寻找解决办法。

不多时,李平安便是将这辆百亿级的路虎越野车开到了门口。

而这时,梅梅身边已经围了五六个衣冠楚楚,一看便是成功人士的男人,就像是孔雀开屏一样,对着梅梅示好,展示羽毛。

看到李平安已经快步下了车要开门,梅梅施施然一笑,对几个成功男人点点头,略羞涩却又大方的道:“不好意思了各位,我男朋友过来接我了。”

说着,小鸟依人的靠在了李平安身边,挽住了李平安的手臂。

那种无法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