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484章 蛊虫

第484章 蛊虫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嘤。

嘤嘤...

随着神秘山泉水的滴答声越来越有韵律,李平安与这鬼火之间的共鸣也是越来越大。

这时,李平安忽然发现,这,这他么哪是鬼火,分明是一只只闪着细微荧光的虫子啊。

这些虫子前后萦绕,连绵不绝,就像是一只只蛆虫一样,正在对着李平安输入的能量不断争抢,极为激烈。

即便李平安早已经见惯了大场面,却又怎能想到,姜老爷子体内降临者的气息,竟然是一群莫名的虫子发出来....

“我擦,这他么的!”

李平安本来已经被神秘山泉水止住的流汗趋势,忍不住再次爆发开来,额头上很快便是被冷汗填满。

“小牛,怎么个情况?”

金角蚁急的不行,忙问道。

他虽然是神秘巨石空间的上一任主人,可此时,显然不如李平安与神秘巨石空间的沟通更甚。

李平安这时也稍稍平复,忙将事情跟金角蚁叙说一遍。

“什么?”

金角蚁闻言身子一晃,片刻,不由用力的一拍脑门子,“我说呢,我说呢,怪不得咱们之前找不到核心,竟然是他么的蛊术!”

“蛊术?”

李平安眼睛一眯,忙是看向金角蚁。

金角蚁用力啐了一口,忙低声为李平安科普。

与华国苗疆一样,星空中也有诸多善使蛊术之人,这种东西极为神异,诡异莫测,可以说是星空中最令人惊恐的职业。

一旦被这种人盯上,那,就算是不朽存在,顶尖的大能,不免也要怵头皮。

因为这种东西极难发现,一旦发现基本都是晚期了,而且除了下蛊之人,其他人几乎没有办法破解的。

“小牛,你现在给姜老爷子度入能量也没用了,恐怕会让蛊虫越来越强大,最后完全失去控制。我们必须得想个办法,先把这事情中断,然后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金角蚁的表情极为凝重。

就算是他的神通,面对这种诡异之术,也是没有太多好办法了。

“小蚂蚁,这玩意儿怎么中断?一旦中断姜老就完了啊。难不成要把姜老冷冻起来?”

“冷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金角蚁闻言忽然大喜,“小牛,我有办法了。你赶紧让你这小相好,搞些好点的冰块过来。咱们....”

金角蚁忙是将他的想法仔细为李平安解释一遍。

李平安闻言也是一喜,重重点头:“事到此时,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忙是看向姜芷烟:“芷烟,事情有点复杂,让忠伯赶紧搞些好点的冰块过来,越多越好!”

“嗳,好。”

姜芷烟虽是不明白李平安的意思,但对李平安,她还是拥有着充分的信任的,忙是急急去办。

姜母见事情似乎有了转机,也是一喜,忙道:“小李,伯母,伯母这边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吗?”

李平安一愣,旋即微微苦笑:“伯父,麻烦您帮我倒杯水来吧,我有点渴了。”

“额....好,小李,你稍等。”

足足喝了十几瓶出自崂山的清泉水,李平安的状态也是好了不少。

而这边,姜芷烟和忠伯也是拿来了大量的冰块。

李平安长舒一口气,直接以精神力切碎了这些冰块,又不疾不徐的将冰块搬运到了姜老爷子身上,做成了犹如金缕玉衣一般的冰甲,徐徐的贴在姜老爷子身上。

与地球的某些原理其实是一样的,正面硬刚这种神秘的蛊虫无疑是最蠢的办法,但这些玩意儿即便不能根除,想控制却并不是太难。

最简

单的方式便是温度!

不过,以姜老爷子此时的状态,仅仅控制温度显然不够,哪怕有李平安强大的能量为他度体,他也根本承受不住。

但李平安却是有着玉华宝液,这就让不可行变成了可行。

如同为姜老爷子度入能量一样,这也是个极为高难度的技术活。

就像是‘温水煮青蛙’,必须要让这些蛊虫在不知不觉中,逐渐陷入寒冷,进入沉睡状态。

同时,又要与玉华宝液的精纯能量帮助姜老爷子吊命,还要在蛊虫没有陷入沉睡之前,一时保持着能量的输入。

李平安肯定不是缺乏耐心的人,某种程度上,这对他也是一种极为好的修行,犹如水磨一般。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

眨眼,又是两个多小时过去,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李平安已经整整在姜老爷子身边服侍了近六个小时,几乎没有一秒钟的休息。

而这时,经过李平安的不懈努力,蛊虫终于是走上了轨道,陷入了沉睡状态。

不过,综合姜老爷子的身体素质,这种状态,至多保持三天,三天之后,如果再找不到办法,那必将引发更恐怖的连锁反应。

“平安,你没事吧?”

看李平安终于离开了姜老爷子身边,姜老爷子老脸上带着人色入睡,似乎还很香甜,姜芷烟和姜母忙是围了过来。

李平安一笑,摇了摇头:“没事。不过,伯母,芷烟,姜老这边,可能还有一些难度。”

姜芷烟和姜母一直在这边观看,就算不了解李平安的手段,但也是看明白,李平安维持住了状态,但根除病根显然极难。

“没事的小李,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也不能太过强求了,总不能为了此事把你的身子也熬坏了。”

姜母忙是安慰。

她也没有想到,此时简直威震世界的牛魔王,居然会对姜家的事情这么上心。

但连李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