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449章 邙山阴泉

第449章 邙山阴泉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嗳....”

灵珊本来其实已经是抱了必死的决心,要用她的灵魂和血肉,为李平安来打开这条路。

但此时,随着李平安此言一出,灵珊的脑海中也像是被一道闪电掠过,许多混沌的东西,一下子变的清晰起来。

不由无比崇拜的看向了李平安:“队长,我,我好像想明白了什么....”

李平安不由一笑,用力的捏了捏她的小手,“别着急,慢慢想。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裕。”

灵珊很快便是陷入了神思,庞大的精神力外放,仔细感知这道能量屏障的每一处细节。

李平安云淡风轻,就这样静静的陪着灵珊,没有半分的波动。

旁边,龙允真却是一头雾水,想破了脑子也想不明白李平安和灵珊到底是打的什么哑谜了。

这事情,跟这时间前后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李平安和灵珊显然是不可能为他解惑,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

不多时,灵珊粉拳颇为用力的一挥,低低娇呼一声:“队长,我找到破绽了!至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

李平安一笑:“好!咱们一起来!”

“嗯!”

灵珊这次也不再犹豫,重重点头。

唰唰!

两人很快便是沿着这道屏障,迅速的消失在了深处。

龙允真赶忙去追,却简直要哭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哪怕是跟在了牛魔王身边,可....怎么感觉自己像木偶呢....

这道屏障所在的位置,已经是地下千米左右了,仅是被清理出来的这一段,至少有十多里。

李平安和灵珊很快便是赶到了东北部的位置。

这个位置的能量屏障与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差别,非常均匀,看不出丝毫的破绽。

但,如果仔细看周围,很容易便是可以发现,这是泥沙和泥土层一个有点纠结的分界点。

灵珊与李平安相视一眼,两人犹如几十年的夫妻一般,极为默契的共同操控精神力,小心渗透入这道屏障之中。

这个道理其实非常简单。

当年,那些降临者既然是进入到了这个遗迹之中,对这遗迹本身,肯定是有着破坏的,不可能再完美无缺。

但事后这个法阵又是被修补起来,隐藏在这深不见底的地下。

这也就说明,这里面,一定是有着破绽。

而按照这个年轮线来推测,自然也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法!

不过,这种东西,不仅需要默契,更需要灵性,饶是龙允真思维相当不弱,可又怎能捕捉到李平安和灵珊这种几如水.乳.交融的默契?

很快,两人的精神力便是在这道能量屏障中切割出了一条弯弯扭扭的曲线。

正是被修补后这道屏障最薄弱的部分。

李平安和灵珊再次相视一眼,又是同时确定了这最薄弱部分中那个最薄弱的点。

“一起来!”

李平安笑着招呼灵珊。

“嗯。”

灵珊重重点头,芳心中说不出的甜蜜。

还有什么,能比这种感觉更美妙吗。

唰!

片刻,两人的精神力同时发力,直接冲击这个最薄弱的点。

而这时两人的心有灵犀也是达到了一个极致,两人精神力发力的范围,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圆形抱枕那么大,仅容一人通过,添一份则多,少一分则少。

轰隆!

下一瞬,虚空中传来有些暴虐的恐怖能量波动,但这能量波动声势虽是极大,可实际上的范围极小,就是在李平安和灵珊确定的范围,眨眼便是消逝。

而在这能量波动过后,一个如精确测量般过的圆形洞口,也是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主人,成功了!”

灵珊美眸中无法控制的欣喜,娇颜如花。

李平安的嘴角边也是止不住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用力拍了拍灵珊娇嫩的挺翘,“这才刚刚开始而已,不能骄傲。我先进去,你随后跟上。”

“嗯。”

灵珊略有羞涩,但很快便是释然,美眸中充满憧憬。

唰唰!

随着李平安和灵珊进入了里面,龙允真这边是真的想哭了。

就如同一个差生被强行加塞进了超级优等生中,哪怕他已经很努力了,可~,真的是跟不上节奏啊。

只能如同木偶一般,小心进了洞口,赶紧寻找李平安和灵珊的踪迹。

…………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这时,李平安和灵珊的配合也是愈发默契,又突破了数道屏障,终于是来到了这遗迹法阵的核心部分。

这是一片被强大能量体包裹的巨大空间。

周围密布着神异波动,所有的科学仪器都不好使了,已经无法再测算深度,李平安只能凭借他的经验来估算,这差不多已经深入到地下五千米了。

但这道屏障虽是庞大,却是难不倒已经愈发掌握了无敌级能量的灵珊。

“主人,这边!”

灵珊在前面引路,很快便是找到了一个能量最薄弱的点,轻轻用力便是打开。

瞬时,一个神异的空间,出现在了李平安三人面前。

“咕噜咕噜....”

里面不知传来什么液体翻滚的声音,能量波动极为庞大,非无敌级强者不能承受。

不过,哪怕灵珊已经踏入了无敌级,还没有进入这里面,却也有些罡不住这种能量波动了,俏脸有些发白。

嗡!

可灵珊刚想说些什么,忽然感觉,一股无比温暖舒适的能量气息,已经是将她牢牢包裹,她整个人的心神一下子放松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