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444章 门头山

第444章 门头山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求收藏,求红票,求订阅支持,小船多谢。

~~~~~

门头山,位于燕山之北,是一片极为陡峭的连绵山脉。

在纪元前,门头山其实也是属于燕山范围,但纪元后,就像是被一刀给切开来,两座山系再也没有了任何牵连,成为了独立的存在,只留有一道巨大鸿沟。

李平安跟黄凯文说的是晚上六点,而此时,不过才一点而已。

依照李平安的速度,这数百公里路程,不过弹指即至,之所以拉出这个时间差,李平安也是需要些精心准备。

天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黄凯文此时显然已经是陷入到了疯狂状态。

纵然此时李平安无法跟黄凯文这神异的黑色戒指硬刚,但炮制黄凯文,李平安还是有着诸多手段的。

唰唰!

不到两点,李平安已经是抵达了门头山区域。

之所以不选择燕山而选择门头山动手,李平安显然是经过了精心思虑。

燕山是京城的屏障,不论官方还是各方势力,对燕山的监视都很甚。

毕竟,这直接涉及到了各人的安全,他们又怎能不尽心竭力?

但门头山就不一样了。

门头山在纪元前便是以险着称,此时天地大异变之后,这里更加险峻,而且没有多少灵气,野兽都是几乎不存,可以说是穷山恶水。

尤其是有着这道犹如天堑般的巨大的鸿沟,也是让很多人对这边很放心。

在这鸿沟周边,密布有诸多先进仪器,如果门头山这条线发生意外,第一时间便是传达到京城。

而李平安选择的地点,正在这门头山北段。

在此时这种天气,天寒地冻的,就算是把山给平了,也很难被人发现。

李平安的布置简洁而又明了。

核心思想只有一个,分割战场!

如果今晚董怡不来也就罢了,如果她来,李平安第一时间会把她和黄凯文分割开来,然后,逐个击破。

当然,这种事情说起来简单,真正操作,那就是一门精妙的艺术了。

李平安布置的非常周祥,事无巨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是全部布置完毕。

而这段时间,黄凯文又是给李平安打了诸多电话,有些急不可耐。

当李平安终于接通了他的电话,他简直要暴跳如雷:“牛魔王,我的耐性是有限的,你让我生气了!”

李平安忙赔笑道:“二少,您千万别生气,公务就是这么难缠,我也没办法呀。不过,现在都弄好了,我现在在xx坐标点,您直接过来就行了。”

“好!我马上到!”

电话瞬时便是被挂断。

李平安本来还想再试探下黄凯文,看董怡有没有过来呢,这厮居然挂了电话!

但片刻,李平安的表情便是安逸的放松起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嗡!

不多时,有些肆虐的北风被轻易割裂,一辆c+级智能战机,一闪而过,正是之前黄凯文对李平安描述的那架智能战机。

李平安这边早就伪装好了数个营地,冷冷一笑,在山侧的一处营地,对黄凯文发送了讯号。

“小怡,在那边。”

智能战机上,黄凯文眼睛瞬时一亮,不过,却是有股遮掩不住的狰狞。

董怡自然是看到黄凯文这表情,柳眉微微蹙起。

黄凯文这个情绪可要不得啊,很可能会坏了她的大事....

但现在除掉黄凯文也不合适,她还必须利用这块跳板。

片刻,她温柔的娇声道:“凯文哥,营地这边肯定还有不少人。咱们不能太过明目张胆。咱们悄无声息的过去。”

黄凯文点了点头:“放心吧,小怡,这牛魔王死狗一条,翻不起什么浪花的!”

唰唰!

很快,两人分别下了智能战机,利用强大身法漫步虚空,很快便是与这山色融为一体。

可惜,饶是两人的法门都不算弱,可他们又岂能了解李平安这顶尖无敌级强者中都是顶尖存在的手段?

李平安的精神力很容易便是分辨除了他们的气息,锁定了他们的方位。

很快,两人已经是来到了李平安发出讯号的这座营地,但李平安显然不会在这。

“这个狗杂碎,敢耍我?!”

黄凯文顿时暴跳如雷,忙是急急拨通了李平安的电话。

董怡也是微微皱眉。

这个牛魔王,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戏?

电话很快被接通,黄凯文瞬时破口大骂:“牛魔王,你这狗杂碎在哪儿?耍我吗?”

李平安忙笑道:“二少,您千万别生气,这边刚好有个会,您稍等几分钟,我马上过来。”

“我@#¥%....”

黄凯文顿时污言秽语,李平安却是直接挂断了电话,也是让黄凯文更加暴躁,眼睛都有些血红了。

几分钟之后,李平安慢斯条理的来到了这边。

可李平安刚要跟黄凯文和董怡说话,通讯器却又是‘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李平安忙陪笑道:“二少,董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黄凯文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宰了李平安,可董怡却忙是安抚他,不要着急。

但就在黄凯文狠狠一口,还没有啐出来的时候。

轰!

他的脚下,陡然爆发出惊天气息。

那种庞大的威势,简直遮天蔽日,瞬时便是把五道桎梏的黄凯文给震懵了。

可怜黄凯文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另一股可怕的力道已经横冲而起。

旁边,饶是董怡已经是三道桎梏,却又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