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369章 托孤?

第369章 托孤?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fontcolor=red

感冒稍稍好些了,终于能喘口气了,小船会尽快调整状态,争取能把书写的更精彩些。收藏本站跪求各种支持!

~~~~~~

唰!

金角蚁的话音还未落,李平安那出自骨髓深处的强大战斗意识瞬时也是感知到了危机的存在。

李平安简直比猿猴还要更灵巧,以一个完全超脱了人类骨骼极限,简直不可思议的腾挪,几乎就是在这莫名的惊悚危机触碰到他身体的瞬间,惊险的避过了这一击。

轰隆!

下一瞬,不远处的位置,岩石瞬间崩碎,恐怖的火花飞溅,整个空间发生恐怖大震荡,仿似整个空间瞬时都要坍塌了。

而就在躲避过这惊恐一击的瞬间,李平安的余光也是瞥到了那元凶!

这是一道黑光!

这黑光的速度简直不可思议,绝对超过了十倍音速,而且,其中能量级绝不逊色于顶尖无敌级强者,甚至犹有过之!

但这黑光并不像是人为控制,而有点像是没有意识的生灵,普一感受到了李平安的气息,本能的发动的攻击。

“小蚂蚁,我艹,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李平安也是被吓了一大跳,惊魂未定。

金角蚁也是有些震惊,片刻才道:“这,这应该是强大能量汇聚的怨灵般能量体,并没有意识。不过,小牛,这片空间绝不寻常,你必须要好好防范!这种东西已经与环境完全融为一体,恐怕绝不是个例!”

李平安重重点头。

怪不得连燕长空也不敢轻易深入这下面了,这种东西,简直就是鬼魅,杀人于无形!

一道两道或许还可以躲避,但三道五道十道呢?

根本就防不胜防!

但有了这次的经验,李平安也是有了更充裕的心理准备,休整片刻,继续深入。

唰唰!

轰!

轰隆隆!

不多时的功夫,李平安又接连碰到了三道这样的黑光,但都是个体,并没有成双结对,李平安应对起来虽稍有惊险,好在有惊无险。

李平安本以为这种能量级的波动,这片空间内的地形恐怕都会有点承受不住呢,可经过了这四道黑光考验,李平安发现,这里的岩石极为坚硬,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这些黑光这种能量级的波动,看着虽是绚丽,但却并未对其造成真正伤害。

但这片区域,却是再没有了任何米粒的存在。

“小蚂蚁,怎么回事?难道,我们走岔路了?”

李平安一时也有些不确定起来。

“不会!”

金角蚁摇头:“这里的能量磁场下面强上面弱,这些米粒儿,应该是被磁场挤压后浮到上面。这里能量波动很剧烈,想留住那些米粒可不容易。”

李平安自然明白金角蚁的意思,缓缓点头。

两人又就一些细节方面探讨一番,在确定都没有大的纰漏之后,这才继续往前。

唰唰唰!

再次往下深入了千米左右,这里的黑光能量气流也开始愈发暴虐,真正的出现了李平安之前预想的情况,已经不是一道两道了,而是成双结对,动辄三五道,甚至六七道,七八道!

就犹如自杀的黑色小蝌蚪一般,疯狂的朝着李平安冲杀而来。

但这时李平安也是摸到了这些黑光的一些规律。

这些玩意似乎是靠锁定李平安的身体热度来确定方位,如果李平安运动,它们的打击就会更加精准,几乎很难躲避。

但如果李平安静止,它们的攻势就会稍稍舒缓,在最后一瞬躲避,就不再那么困难。

李平安和金角蚁的精神力都是外放倒了极致,且战且走,极为艰难却又极为扎实的继续前进。

大概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两人又是深入了地下大概两千米。

这时,前方出现了一个能量波动极为剧烈的入口,散发出氤氲的神秘银色光芒!

“有人的气息!”

李平安和金角蚁几乎同时出声!

片刻,两人相视一眼,金角蚁低声道:“可能是燕长空在这边。”

李平安点头:“我现在的身份勉强能和燕长空说话,问题应该不大。”

金角蚁点头:“防人之心不可无!这里面或许有大机缘,小牛,你心里要有数!”

“嗯!”

两人又休整感知片刻,这才是小心来到了那入口。

唰唰唰唰!

不出意外,顿时又是数道神异黑光爆射而出,但李平安早有准备,极为灵动的避过。

嗖!

直接进入了这入口里面。

这入口里面,却是与之前的缝隙通道完全不同,这是一个极为巨大宽阔的神异空间。

头顶上,四周,全是密密麻麻的银色星点,将整个空间照的很亮,再不是漆黑一片的感觉。

而下方,则是一池根本探查不出深度的黑水。

粼粼的银光抚照在水波上,充满了幽静而又诡异的气息。

而在湖面一侧的半空中,有一道熟悉的人影负手而立,不是燕长空是谁?

燕长空这时显然也发现了李平安的存在,转过身来,嘴角边露出一丝和缓笑意:“小李,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竟然真的来到了这里。”

李平安此时也有些摸不清燕长空的用意,金角蚁说的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纵然对燕长空恭敬,李平安也绝不可能对他太过信任,忙恭敬笑道:“总教官,我能到这里,可真的是九死一生啊。那些诡异的黑光,差点把我折磨死。”

燕长空一笑:“可你还是过来了。小李,你无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