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353章 陈景堂的邀请!

第353章 陈景堂的邀请!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陈道兄发话了,在下自当给陈道兄面子。不过,陈道兄想来也是知道,在此战之前,我已经与第五兄立下了生死契约,您现在让我放过他在下也有点难办啊。”

李平安淡淡一笑,看向这位曾经在天榜排行第八、陈家真正的定海神针陈景堂的眼睛。

陈景堂苦笑“此事陈某自然也是听闻。牛魔王小友,这样,事情毕竟是在我陈家的地面上发生,只要牛魔王小友可以放过第五家的这位后生,牛魔王小友在此战中的消耗,我陈家愿十倍赔偿!如何?牛魔王小友可否给陈某几分薄面?”

“十,十倍赔偿?这”

本就惊悚的人群再次哗然。

就算是陈家家大业大,可这种战斗级别的消耗十倍赔偿,那也绝对够陈家喝一壶了。

更让人惊悚的是,连陈景堂这种活在传说中的一般的真正顶尖大佬,此时,居然也要对牛魔王这么恭敬

“十倍赔偿?”

李平安也是莞尔一笑“陈道兄太客气了。您既然拿出了这样的诚意,在下如果再托大,那在道义上也说不过去了。陈道兄对在下如此厚爱,在下也是感激不尽。行吧,第五长河,还不快不谢谢陈道兄救你一命?”

说着,李平安随意一脚,直接将第五长河踢得几个翻滚,胸腹中一口老血忍不住爆喷出来。

但他样子虽然狼狈,胸腹中的气儿却是顺了不少,已经不再致命。

可惜,第五长河的身体此时已经被金角蚁几乎打爆,就算没有完全废掉,却已经根本没有了反抗之力。

他不敢看李平安,极为艰难的对陈景堂一抱拳“陈前辈救命之恩,第五长河永世不忘。”

陈景堂再次苦笑,却来不及不理会第五长河,恭敬看向李平安道“牛魔王小友,事情既然已经过去,去老夫的陋室,尝一尝老夫珍藏的新茶可好?”

李平安淡淡一笑“陈道兄相邀,是在下的荣幸。不过,第五长河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看在陈道兄的面子上,就打断他的两条狗腿以示惩戒吧!”

话音未落,李平安脚掌看似轻飘飘,实则已经犹如山岳般,直接在第五长河的两个膝盖上掠过。

“啊”

第五长河简直杀猪一般的痛呼,旋即,身体终于承受不住这种痛苦,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

陈景堂顿时也有些无言。

他忽然发现,他就算是做足了姿态,可在这位牛魔王的眼里,好像也并没有几分分量啊。

但旋即陈景堂也是释然,依照此战牛魔王表现出来的实力,他就算年轻,却已经完全有和他平起平坐的资本了。

…………

李平安很快便是和陈景堂和踏空而去,前去陈景堂的居所喝茶。

第五长河也是迅速被人带走,陈家的私人医生会在第一时间为他诊治。

毕竟,第五长河不是凡人,他此次来金陵,代表的可是第五家族,大秦荣耀,就算此时面子上已经是一败涂地,却是总要护的他的安全。

只留下还一众迟迟回过神的众人,目瞪口呆的回味着刚才那惊天的金色波动。

“牛魔王这,这秘宝究竟是什么?难道,那是一头黄金巨龙的传承吗?”

“牛魔王哥的实力,真是穷极想象也无法想象啊。连第五长河都是如此干脆利落的被他踩在脚下,这世上,还有几人能与牛魔王哥争锋?”

“牛魔王哥太强了,简直超乎想象!以后,谁再想找牛魔王哥的麻烦,可得先掂量掂量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资本了。”

“”

人群一片议论纷纷,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述此时的震撼。

王云也是张着红润的小嘴,久久不能回神。

她能说些什么呢?

她还能说些什么呢?

即便她对第五长河很不感冒,甚至是恨之入骨,但对第五长河的实力,王云却从未有过任何的怀疑。

第五家的天之骄子,第五家这一代中最有可能登临榜首,成为家主候选人的存在,这还用解释吗?

就算是连神都要嫉妒的第五长河,在今天的这个少年面前,简直如同土鸡瓦狗,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

王云这时终于明白,她到底是犯了多大的错误

她只感觉她娇媚的脸蛋儿,有一种说不出的火辣辣的疼。

就算她已经足够高估了那个小混蛋,可,他的实力,比她想象的还要更甚无数倍啊

好在此时事情已经过去,总算没有到那种最坏的程度,王云也是忍不住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这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松下来,她娇躯忽然又是一个机灵!

即便此时这件事已经过去,可依照第五长河的脾气,依照第五家的强悍实力,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李平安?

因为她的任性,不仅为李平安惹上了第五家这么一尊庞然大物,就算是她们王家也

王云一时一片纷乱,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这边,柳青瑶的美眸也是充满凝峻,久久无法回神。

即便绝对不愿意相信眼前的现实,可,眼前的现实就是这么赤果果,血淋淋

这个小子,竟然真的已经可以和无敌级掰手腕了

那,她之前所有的筹谋,所有的假设,也只能像是尘烟一样,被这晚风轻轻一吹,便是全都化为灰烬

可为了青云,为了柳家,包括万家,她,只能选择她既不愿意做出,却是又不能不作出的那个选择了!

柳青瑶忽然忍不住的苦笑。

早知道这个少年能有这种潜力,她又何苦舍近求远,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