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350章 战第五长河!

第350章 战第五长河!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fontcolor=red

在华国古老的历史长河中,有着诸多看似虚无缥缈、实则都是意有所指的传说。收藏本站

但说到‘瀛洲’一词,人们第一联想到的,恐怕就是东海三仙岛的传说。

瀛洲,方丈,蓬莱。

这些传说具体是什么时候流传开来,李平安也没有详细概念,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当年秦始皇时,徐福带领五百童男童女,踏上海途,去寻找长生不死之道。

而第五家族本就缥缈,他们的集团又被命名为‘大秦荣耀’,他们的队伍又被命名为‘大秦铁骑’。

这一来,许多李平安之前不能解释、甚至很难想象的环节,也是一下子被贯通起来。

“云姐,瀛洲人,难道是当年秦始皇时候的那些童男童女的后裔吗?”

就算胸腹中翻江倒海,李平安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温润的询问王云。

王云此时真的有点快疯了,也来不及理会这些秘密的后果,急急的低声道:“小李,这些事情我一时也没法跟你解释。哎,怎么说呢。这些机密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第五长河是第五家的嫡子,他的实力,绝对比你看到的要强大的多的多!小李,你不要再纠结这些了,赶紧想办法避开这场战斗好不好?算,算姐我求你了好不好?”

王云本就娇艳无双,绝对是极品尤物,此时梨花带雨,更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李平安看的一时也有些微微发愣。

可王云又怎能知道,他李平安此时状态正值巅峰鼎盛,就是要寻找强大的对手寻得精进的契机,又怎么可能会错过与第五长河之战?

片刻,李平安一笑:“姐,这件事情你也不要太自责,跟你没太大关系,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如果,你真觉得对不起我,那如果我此战能活下来,咱们能好好相处吗?”

“额....”

王云俏脸顿时红了,简直娇艳欲滴,忍不住狠狠瞪了李平安一眼:“你,你还是不肯放弃吗?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弃?小李,只要你放弃跟第五长河这一战,我....我愿意陪你。并且,永远不会让小曦知道。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怎么样?”

“”

李平安也没想到王云为了让自己放弃此战,竟然说出了这种话。

依照王云的身份,这简直已经把她摆到了最低点。

可想而知,她说出这话,到底是付出了多大的勇气。

李平安也是正常男人,又岂能不心动?

李平安这时也明白,他有点过了,忙是仔细安慰王云,解释这件事跟她关系不大。

李平安和王云等人此时位于战场东侧,第五长河等人则是位于战场西侧,双方距离大概有着三公里出头。

而周围的诸多区域,早已经被各种兴奋的观战人群占满。

三公里出头的距离,此时又是夜间,许多灯还都没有打开,寻常人自然是看不到什么。

可第五长河是无敌级强者,眼力何等惊人?

他自然是清晰的看到了李平安和王云的亲昵,牙根一时都是恨得痒痒。

纵然他和王云之间有很多误会,更有着很多冲突,破镜很难再重圆,但王云毕竟是他的女人,更是他的老婆,纵然已经与王云很尴尬,他却也绝不可能会跟王云离婚。

他的面子受不起这种打击!

他们第五家族也是不容许这种事情!

更不要王云如此娇媚,他就算不断放纵、阅女无数,却是没有一人可以比得上王云。

可此时,王云居然跟这个牛魔王....

“牛魔王,你这狗杂碎,竟然如此辱我!等下,我会用最残忍的方式,让你明白,你在我第五长河的眼里,只是一只最卑贱的蝼蚁!”

第五长河拳头都是握的咯吱作响,周围的虚空都是有些扭曲起来。

十几分钟的时间眨眼即过。

李平安口水都快要磨干了,王云这边终于稍稍放松了些,可王云刚想说些什么。

“当!”

战斗开始的钟声已经响了!

对王云使了个眼色,又用眼色让刘菲菲和肖青蔓好好照顾王云,李平安没有任何犹豫,‘唰’的直接进入战场。

唰!

那边,第五长河同样如此,他早已经换下了西装,换上了一身漆黑的作战服,如同一尊黑色战神降临世间。

“两位先生,战斗....”

旁边,陈家有人刚想解释战斗的规矩。

“滚开!”

嘭!

已经直接被第五长河强大的气浪直接震出了战场外。

第五长河仿若死神,淡淡冷笑着盯着李平安的眼睛:“牛魔王,你这卑贱的杂碎,到今天就永远结束了!”

啾!

话音未落,他便是犹如一道流光,猛的挥起一拳,直取李平安。

在他身后的虚空中,顿时一片翻滚的爆裂,形成了一片片黑色的云雾,他竟然将虚空都踩的爆裂了。

而这种云雾汇聚的能量,绝对是一门极为强大的身法,并且有强大的呼吸法作为支撑!

李平安瞳孔也是一缩。

此时他早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类中,有身法如此了得者。

第五长河这身法,绝对比李平安的踏风步更加高级!

甚至,第五长河不论速度、力量还是协调性,比之北海龙族的三太子龙允空还要更强大。

但李平安非但不惧,胸腹中的烈焰已经无比兴奋的燃烧起来。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积累和打磨,他的实力早已经与之前不能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