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304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

第304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孔无双此言一出,场内所有人都有些发蒙。

难道,孔无双真的不顾及身份,要着了这牛魔王的道儿,洗尽妆容,恢复素颜吗....

一旁,龙先生的脸色几乎快要变成猪肝。

他自然也想见到孔无双洗尽妆容的模样,但,那必须是在私密的环境,只为他一人而已!

而此时,如果孔无双真的按照这牛魔王的指示做了,那,这已经不单单是无敌孔雀族的耻辱,更是他们龙氏血脉的奇耻大辱!

试想,他龙允空的女人,居然在如此公众场合,被另一个男人,指引着去做如此私密的事情,然后,再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就算是用屁股想,龙允空也能知道结果啊。

恐怕会成为整个世界的笑料!

但此时,孔无双已经把话说出来,就算他龙允空也不好当面折了他这娇嫩未婚妻的面子。

一时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简直吃了苍蝇一般的恶心!

这牛魔王,他必定要将其碎尸万段啊!

李平安也没想到孔无双居然真的敢应下这件事,他刚才只不过是想转移话题,转移众人的注意力而已。

但看着孔无双这对水润的美眸,李平安忽然也反应过来,孔无双可不傻,她不可能会做出这种犯傻的事情来,同样是想转移注意力,给自己挖坑而已。

片刻,李平安一笑:“孔小姐说笑了。只要孔小姐对我牛魔王,对在场诸位贵宾坦诚相待,任何事情,咱们都可以坐下来商量嘛。不就是道歉吗,要玫瑰还是要巧克力,您随便挑,我保证让您满意。”

“额....”

场内顿时又是一寂。

显然,谁都是没想到,这牛魔王的脸皮,居然能到了如此程度....

这打蛇上棍的功夫,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这边,龙允空的脸色阴翳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无比强大的暴虐能量已经充斥在他的周身,这种情绪,几乎已经不再受他自己掌控了。

孔无双显然感知到了龙允空的变化,小手忙是再次握住了龙允空的大手,轻轻捏了几下,示意他放心,事情马上就会有结果了。

但她的俏脸上虽是在笑,可看向李平安的目光里,冷意已经是几乎无法遮掩。

谁能想到这牛魔王竟然如此油盐不进,给根杆子就能往上爬!

他这看似很低俗很蠢很好笑的手段,实则简直犹如一柄柄利剑,杀人都不带见血的。

也幸亏族内此时是派自己过来,否则,换做其他人,恐怕还要重蹈之前空少轮的覆辙。

“咯咯。”

孔无双这时娇俏一笑:“牛魔王,既然你能有这个诚心呢,姐姐就先领了你的诚意了。不过呢,这种事情,也有点太羞人了吧?你想看姐姐的素颜,那~,就跟姐姐来吧。”

说着,她柳腰盈盈扭动,直接转身向不远处的内厅门口走去。

银色礼裙下,那无限妖娆、简直完美的曲线,顿时便是吸引了场内无数男人们的眼球。

龙允空此时已经恢复了沉稳,冷冷笑着扫视这一幕,仿若,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或者说,已经把李平安当成了死人。

李平安又岂能不知道孔无双要跟自己单独相处的用意?

这必定是要动手了!

孔无双已经是挣脱五道桎梏的准无敌级强者,就算不到五道桎梏巅峰,恐怕,至少已经是后期。

这种实力,完全碾压李平安几条街,除非李平安搏命,祭出所有神通,否则根本不可能有半分胜算的。

但如果再这种地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搏命,除非是能斩杀孔无双,再斩杀龙允空,强势横扫,否则,事后必定会面临更大的麻烦。

李平安不由长长吸了一口气。

横看竖看,这都是无解的必死之局啊!

但已经到了这一步,难道还能后退吗?

片刻,李平安看向龙允空一笑:“龙先生,您看,您未婚妻找我真的是有些事情,不过我真的跟她没什么。那什么,您先喝杯酒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着,李平安又笑着朝众人抱拳:“诸位,等我看到了孔小姐的素颜之后,一定会给大家汇报成果的。”

看着李平安兴奋又有些焦急一般,小跑着朝着门外而去,场内早已经一片安静。

但谁都不是傻子。

孔无双虽然娇媚无双,堪称是绝世尤物,但别忘记了,她可是无敌孔雀族的天之骄女,实力深不可测。

这牛魔王就算强,难道,还能是孔无双的对手?

他此去,必定是凶多吉少啊....

许多男人心底不由发寒,李平安此去,颇有些让他们从梦境一下子回到了现实的感觉。

这时,龙允空已经恢复了之前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端着酒杯对众人淡淡一笑:“诸位,不要被一些无关的小插曲影响了兴致。任何人做错了事情,必定要付出代价!来,咱们同饮一杯,为咱们今天的相识,明日的美好贺!”

“龙先生说的极是。”

“哈哈,龙先生,小弟先干为敬....”

“.......”

原本压抑的场内顿时又恢复了不少热闹,纷纷应和龙允空,而李平安,则是已经被他们当成了死人。

不远处的贵宾坐上,袁鹏飞无奈的看向鹤灵儿,低低道:“灵儿,你说,咱们牛兄这次与这孔无双独处,能有几分生还的希望?”

鹤灵儿柳眉紧蹙,用力灌了一大口酒,忽然低低道:“不管有几分希望,咱们都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