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298章 收获颇丰

第298章 收获颇丰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李平安胸腹中翻江倒海,几乎有要炸裂的冲动。

母亲这个词,对他而言,着实有些太遥远了。

除了一直被他珍藏在钱包中的那张父母穿着类似军用作战服的双人照片,李平安再没有任何关于母亲的记忆。

可此时,眼前这钟慕白,居然与母亲有旧,并且恭称母亲为小姐....

不过,就算处在几乎失控的边缘,整个人都要凌乱,李平安却是死死咬着舌尖,拼尽全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这世上绝没有免费的午餐!

就算这钟慕白真的与母亲有旧,自己也未必就能真正信任他。

钟慕白说话间其实一直在观察着李平安。

见李平安表情极具变化之后,竟然能强自稳定下来,眼睛也迅速清明,他不由也是暗自点头。

心中暗道:“究竟是青禾小姐的唯一骨血啊,就算出身最底层,他依然继承了青禾小姐那强大的基因。这种天赋,可是普通人多少努力也无法弥补的。”

片刻,钟慕白笑道:“你叫李平安吧?我作为你的长辈,就直接叫你平安吧。”

李平安忙是恭敬点头,本来已经对钟慕白很恭敬,此时愈发恭敬。

钟慕白也很满意李平安的态度,又笑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想要问我。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先提醒你一句。平安,你准备好了吗?”

“再者,我可以告诉你一点。平安这个名字,是你母亲亲自帮你取的。”

李平安胸腹间一片翻滚,却只能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平安这个名字,是母亲所取?

就算钟慕白并没有说下去,李平安又岂能不明白他的深意?

这是母亲希望自己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啊....

不过,很快,李平安的眼神便是冷峻起来。

母亲的希望固然美好,但,她当时恐怕并未征求自己的意愿,关键是,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是你想退就能退避的了吗?

“前辈,您的意思是,晚辈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吗?”

李平安看向钟慕白的眼睛。

钟慕白一笑:“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回答的权利在我。我觉得可以回答你的,自然会回答你。”

“……”

李平安无言,但很快便回神,理了理思路,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前辈,我父亲和母亲,他们死的时候,一定会很痛吧?”

“嗯?”

饶是钟慕白的城府,也早已经做好诸多应对李平安有可能刁钻问题的准备,却哪想到,这个小子,居然上来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几乎轰塌他的防线,让他都是要崩溃。

钟慕白眉头紧皱,比鹰隼更为锐利的眼睛,死死锁定了李平安的眼睛,仿似要穿透李平安的心。

李平安此时却是极为平静,犹如一潭古井,古井无波。

别人的事情听的再多,那也是别人的!

不设身处地,不亲身经历,谁又能体会他李平安自幼便孤苦伶仃的痛?

自己此时的确很坚强!

但,这种坚强,却并不是与生俱来!

那是无数次头破血流,无数次痛哭流涕后对人生最深的感悟!

因为,除了坚强,自己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尽管李平安并不愿去想父母离去的那一幕,但在他的骨髓深处,却无时无刻不在想起。

天下何仇不共戴天?

杀父夺妻啊!

这种仇恨,李平安怎么可能会忘记?除非他死了!

“平安,你这个问题让我很难回答。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父母出事的时候,我并不在场。而且,这件事很复杂,非常的复杂,比你想象的还要更恐怖。你确定,你还要追问下去吗?”

钟慕白已经回神,但原本那有些锋锐的气势却稍稍收敛,看向李平安的目光中,有着遮掩不住的怜惜。

李平安表面上虽然古井不波,但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振奋。

他赌对了!

他就是要用这个问题试探钟慕白与母亲之间的关系到底有多亲近。

现在来看,这种交集,恐怕比自己想的还要更深。

李平安看着钟慕白的眼睛,缓缓点头:“前辈,这对我很重要。我无数次在梦中梦到这个场景,这也是我毕生的追求!”

钟慕白赞赏的点了点头:“不愧是青禾小姐的儿子啊。你这脾气,跟她当年一模一样。不过,平安,这件事,我不打算告诉你,起码在这个阶段。因为,知道的太多了,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提前招来杀身之祸。咱们绕过这个话题吧。你可以问我其他的问题,我会尽心尽力给你解答。”

李平安心中有些嗤鼻。

杀身之祸?

他现在的杀身之祸还少吗?

无敌孔雀族,金乌族,万山河,李若北....

这些人,哪一个不想置他与死地?

不过,钟慕白说到这一点的时候,竟然也有一种心悸般的感觉,让的李平安本来想强问出去的话,又及时收回到了肚子里。

他与钟慕白究竟是第一次见面,就算有着母亲这边的关系,却也不可能太直接,导致事倍功半。

“好。”

“前辈,您有为难之处,晚辈自然不会强求。那下一个问题,前辈,华国天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

钟慕白眉头再次一皱。

没想到这小子的问题,居然一个比一个尖锐!

关键是,他竟然知道天榜的存在....

钟慕白看着李平安的眼睛。

李平安此时自然也是发现了钟慕白的诧异,不卑不亢,同样静静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