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277章 一箭双雕

第277章 一箭双雕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这”

天地间一片安静,无数人目瞪口呆,简直瞠目结舌,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此时的心情。

石破天惊!

这简直犹如开天辟地,再造了一个新世界!

谁能想到,就在几秒钟之前,还恍如战神临世,高高在上,简直神圣不可侵犯的这三名四道桎梏的无敌孔雀族强者,竟然眨眼便是人头落地,成了无头的死狗

关键是哪怕是这么多双目光都在看着,都在盯着,却是根本没有几人看清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牛魔王哥这这也太强了吧?”

“我去,这,这到底是什么手段,简直是神迹啊。弹指间取人首级与无形”

“牛魔王哥这明显是有备而来啊。我擦,或许,牛魔王哥又要为我们创造新奇迹啊。”

“牛魔王哥威武!”

“”

短暂的沉寂之后,人群瞬间一阵躁动的喧嚣。

神秘金乌族,无敌孔雀族。

这是何等威名,何等威势的种族?!

君不见,就算是官方,在面临孔圣道透露出来的消息之后,也是迅速选择了沉寂。

这简直就如同遮天蔽日的乌云,要将整个世界、整个人类完全笼罩其中。

无数人都是有不能呼吸的压抑。

此事看似是针对牛魔王哥一人,可何尝又不是对整个世界的压抑?

就算是那些平日里牛匹哄哄,动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顶尖势力,都是在这两个恐怖的种族面前露出了卑微的一面。

大家本以为牛魔王哥此次必定是凶多吉少,可谁又能想到,牛魔王哥居然一上来就用如此惊天的手段,如此强势的宣布他的到来,更是直接表明了他的态度!

“我真牛兄的实力,似乎比之前还要精进许多啊。这厮,真是个变态人物啊”

即便是袁鹏飞,一时也是有些懵了。

就算他早就知道李平安绝不是这些大佬们想象的那种软柿子,可又怎能想到,李平安居然会如此睥睨霸道,斩杀无敌孔雀族的四道桎梏生灵简直犹如杀鸡

“这,这个小子,他怎么可能这么强?那可是无敌孔雀族的精英,四道桎梏的强大生灵啊,竟然被他”

梅文秀华贵的俏脸也是顿时色变。

即便是她的城府,也只感觉手足心寒气直冒,控制不住的冰凉。

这才多久?

之前,面对她们李家的家奴李九成,他都要拼死力敌,几乎是玩着命才惨胜,只能迅速跑路。

可短短不过半年的时间,这个小子竟然杀四道桎梏犹如杀鸡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打死梅文秀,她也不可能相信啊。

因为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纵然是她的老公李若北,在年轻时,也达不到这种程度哇

“我艹,这,这小子难道吃药了吗?可就算吃药也不能这么猛吧?难道,他身上真的有传说中的无敌法吗?”

万峰更是七魂都被吓出了六窍,身形都有些止不住的哆嗦。

之前,他虽然也有些畏惧李平安,但是真没把李平安当盘菜。

毕竟,李平安就算再强,却也不过只是平民子弟,这个根子,就注定了,他绝不可能翻起太大的浪花。

因为没有底蕴和支撑。

尤其是此时,神秘金乌族,无敌孔雀族都是联手,连官方都是陷入了沉寂状态,根本就是必死之局。

可谁曾想这个小子的实力,竟然如此逆天他这是想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吗?

柳青瑶的俏脸也是极为凝俊。

本以为一切早已经尽在掌握,此时不过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却怎想到,这个出自她家乡的少年,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成长到了这个程度。

无敌级的导引术!

这个小子身上,一定是有着无敌级的导引术。

杨家众人更是一片安静,面面相觑。

哪怕事情已经快要过去一分钟,可一众杨家人还是有些没法回神。

尤其是杨祁天,下巴都要掉在地上,心中简直歇斯底里的咆哮“这个小子,怎么可能这么强”

李平安看着周身闪动的紫色流光,也是有些微微惊艳。

依照他此时的实力,击杀无敌孔雀族这紫发男子三人,并不是太过困难,但,等级的压制毕竟摆在这里,他少不了要花费一番手脚。

却是没想到,紫宸剑的力量居然如此强大,在他还未完全完成温养,甚至还没有真正掌控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了这么庞大的威势。

这甚至比破魂针更强!

破魂针李平安还要花费精神力和时间去凝聚,再找准机会偷袭。

但这紫宸剑,端的就是一个刚猛霸道,说是来无影去无踪也绝不夸张,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要惊人!

“果然,天下没有白花的银子啊。小蚂蚁在此事上说的不错,在炼制宝物方面,可是半分的捷径都不能走。”

以前,李平安对所谓宝物并不怎么看重,毕竟,见识的所限,他一直认为这些都是花架子。

可此时,真正意识到了紫宸剑的威势,李平安这才明白,千百年积累下来的底蕴,可绝不是他的臆测就能轻易打破的。

“这个牛魔王,果然有些门道!”

这时,主贵宾室内,就算是金轮回都是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来到窗边,仔细审视楼下战场。

而旁边,孔圣道的脸色早已经是一片铁青。

这牛魔王如此手段,何曾把他这无敌孔雀族的长老放在眼里,分明是活生生的打他的脸,打他们无敌孔雀族的脸啊。

“金兄,我去会会他!”

到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