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234章 昙花一现?

第234章 昙花一现?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所有人的胸口都仿若被坠上了千斤大石,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大厅那恐怖坍塌之后的结果。

片刻之后,那大厅经理终于是小跑着跑回了这边。

只不过,他本就苦涩的脸孔简直像是被核弹给轰过,完全不成模样了,无匹艰难的道:“孔少,牛少,象扎大人他,他.....”

他很想说些什么,却就是说不出来。

“象扎到底怎么了?”

秃北回的声音仿若来自地狱般冰寒。

这大厅经理终于回过神,却是直接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诸位,事情实在是超脱了我们的控制,诸位想知道结果,还是....亲自出去看下吧....”

“这....”

场内众人顿时面面相觑。

这时,孔少伦那本就有些不妙的预感,也是变得更强烈,冷哼一声:“走,我们去看看!”

很快,孔少伦一众人等便是迅速离去,直奔外面。

其余众人也是反应过来,纷纷冲出去,想第一时间查看到结果。

柳依依这时也反应过来,忙是招呼洛涵,也想去看看那结果,却是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骤然在她耳边响起:“咦,依依妹子,好久不见了啊。嗳,对了,你身边这位美女是谁?有男朋友吗?”

“嗳?”

柳依依一愣,片刻才反应过来,忙是回头,却正看到李平安已经是来到了她们身后,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们。

但她们周围,却是再看不到一人,仿若升腾起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迷雾。

这自然是灵珊被李平安强迫布下的遮蔽法阵了。

这里毕竟是公众场合,人多眼杂,李平安自然不会暴露任何洛涵的消息,让洛涵受到伤害。

“牛魔王哥....”

柳依依的俏脸顿时红了,羞涩而又无比期待的看向了李平安:“她啊,她叫洛涵。不过,你可别打她的主意,人家洛涵早就有男朋友,而且好多年了。”

“哦?是这样啊。那真是太让人绝望了。不过,洛涵妹子,咱们能交个朋友吗?就算是普通朋友也好的。”

李平安笑着看向洛涵,对她伸出了手。

洛涵俏脸羞红,无比娇媚动人。

她怎能想到,这个坏蛋,居然当着柳依依的面,跟她开这种玩笑,美眸忍不住狠狠剜了李平安一眼。

不过,还是伸出小手,轻轻与李平安握了下,道:“牛魔王哥,孔少伦他们的实力可是很强的。你今天这样,之后会不会有危险?咱们还是先出去看下情况吧?”

李平安又岂能不明白洛涵的心思?

这妞儿肯定是生气了。

毕竟,这件事情,自己之前没有对她进行任何通知,但李平安也没想到洛涵会和柳依依出现在这里。

悄悄的在她的手心里挠了下,这才是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洛涵的小手:“嘿嘿,这件事,倒真是没有想的那么麻烦。好吧,两位美女,再见了。祝你们好运。”

说着,李平安便是大步走向迷雾之外。

就在洛涵和柳依依恍惚的瞬间,周围迷雾已经是消散于无形。

柳依依这时才反应过来,忍不住羞恼的跺脚:“洛涵,你说,我刚才怎么那么没用呢。牛魔王哥都过来跟我说话了,我居然忘记了跟他表白....”

洛涵的嘴角边却是轻轻翘起。

这傻妞儿,还真是没救了....

片刻,笑道:“走吧,依依。这件事,你得主动出击才行呢。”

…………

这时,许多人已经来到了大厅外,洛涵和柳依依也是来到了外面。

只不过,当看清了眼前的景象,洛涵和柳依依也跟周围的人群一样,目瞪口呆,想说话,却是根本说不出来。

这是大厅外的盈盈草地。

非常平整,非常宽广,足有数亩之多,尽情的显示出了红叶山庄的霸道与底蕴。

就在不远处的山势上,就是连绵漫天的红叶.群。

但此时,在这清幽的美景之下,有一头足有十几米长的巨大大象尸体,却是完全破坏了这美感。

这头巨象的尸体太大了。

恐怕足有数吨乃至是十几吨。

可此时,他的胸腔已经完全破损的不成模样,猩红的鲜血,径自染红了周围绿草,人们甚至可以看到许多疑似是破损的不成模样的内脏的碎块。

就连那两根巨大的白色象牙,也仿似是流失掉了巨大的生命力,变的暗无光彩。

谁又能想到,牛魔王那如此飘忽,如此轻巧的一拳,居然....真的造成了这种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后果....

那....这位牛魔王哥的实力,到底又是到了什么程度....

无数人的目光,都是汇聚向正淡淡笑着,扫视着巨象,被那位倾国倾城少女簇拥的修长少年。

“牛魔王,你欺人太甚!真当我异类无人吗!”

这时,就算是孔少伦的城府,忍不住也是暴喝出声,幽深的眸子,死死的锁定了李平安。

“欺人太甚?呵。”

李平安不由冷笑:“孔少这大帽子未免有点太大了吧?刚才,大家可是都看得清楚。我牛魔王,只针对孔雀族一族!而且,是这头傻象想对我出手好吗?孔少这是想把大家都当瞎子吗?”

“哼!”

“牙尖嘴利!”

孔少伦冷笑:“牛魔王,你成功激怒我了!很好,非常好!”

说着,孔少伦冷声对身边的秃北回道:“北回,你去试试他!不要把他给我弄死了,我要活的!”

秃北回对孔少伦的指使略有不爽,但他也想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