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210章 五天?

第210章 五天?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幽澈的谭底空间之中,仿若一个七彩琉璃的梦幻世界,到处是神异的异草与异果。

仅是目力所及之处,就有不下二百颗。

那种晶晶灿灿的感觉,比一座海底金山更令人震撼。

李平安当然也发现了,这空间比之前他第一次来时,要大了许多,充满了神异与奇妙。

只不过,这些异草异果都已经成熟一段时间,并没有花粉,让李平安稍稍遗憾。

王曦和灵珊也都是懵了,呆立当场,恍若徜徉在梦的海洋。

片刻,王曦这才反应过来,忙看向李平安,用潜水设备上的耳麦通讯器道:“死牛,我,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你掐我一下....”

李平安一笑,随手在她挺翘的娇.臀上扭了一把,“这可不是梦,现在,这都是咱们的财产了。”

王曦俏脸顿时一红,娇嗔着白了李平安一眼,刚想对李平安撒娇呢,却忽然发现还有灵珊在这里,只能又用力白了李平安一眼。

灵珊这时已经化为了人形,李平安看向她道:“知道这些异果的效力吗?”

这些水中异果的品质比普通的异果要高出一个大档次,但比之老树的异果还是要差着不少的,但李平安能感觉到,这些水中的异果与陆地上的异果有着某种方面的不同,但具体是哪里不同,李平安一时却也说不出来。

灵珊已经在此盘桓数日,显然对此有着了解,忙道:“主人,传说这些水中的异果拥有温润的调和作用,可以让体内的能量更均匀,改善肌肉骨骼组织,尤其是解锁第二道桎梏的时候,有着非常关键的作用。”

“具体来说,这些水中的异果,拥有很强大的水属性能量....”

灵珊忙是将她知道的东西,全都是对李平安叙说一遍。

这倒不是她诚实。

主要是与李平安已经缔结了灵魂契约,只要她说谎,李平安必定会感受的到。

万一李平安怒了,灵珊这点小身板,可真不够他吃一顿啊,又怎敢反抗李平安的威势。

听完灵珊的解释,李平安和王曦相视一眼,都是有些震惊。

他们之前还真不知道,异果居然也分属性,这恐怕是整个人类此时都还没有探查到的区域。

不过,现在这些,都已经成为了李平安的财产。

灵珊吃掉了老树异果,虽然还有疲惫,但比之前已经恢复了不少,李平安肯定不会怜惜她,直接招呼她赶紧开始采摘异果。

他和王曦则是更仔细的探查着周边环境。

灵珊就算很无奈,却也只能丫鬟般乖乖去做。

很快,李平安便是发现了在这些晶莹的泥沙之下,有着不少异土的存在。

王曦显然并不知道这个秘密,正在饶有兴致的看着这美丽的环境。

这种机密要闻,李平安也不会在这时告诉王曦,更仔细的探查。

这时,金角蚁的声音忽然又在李平安脑海中响起:“小牛,别看这什么破异土了,不值钱的玩意儿。这底下,好像有好东西!”

“嗯?”

李平安没想到能结出如此美妙异果的异土,竟然被金角蚁称之为不值钱的玩意儿,但李平安很快也反应过来,金角蚁这厮虽然傲慢,但眼力肯定不是他所能及。

忙道:“有危险吗?”

“......”

金角蚁顿时无言,但他也了解了李平安的性子,这小牛犊子,不见兔子绝对不会撒鹰的。

忙道:“应该没有太大危险。小牛,本王还能害你吗?走,咱们赶紧去看看!这个机会很难得!”

有金角蚁的指引,李平安直接把这些异果的采摘工作交给了王曦和灵珊,他则是检查了一下潜水设备,朝着这洞穴之北数里外的一座幽深的大沟中潜了下去。

这是一条犹如被一剑刺出的巨大深沟。

李平安足足潜了数分钟,还是没有见底的模样,仿若这里连通着地狱。

而随着越往下潜,周围也是开始密布极为阴寒而又强大的压力,让人很不舒服。

“小蚂蚁,你这准不准?这下面怎么这么难受!”

周围已经一片黑暗,李平安的精神力也开始被压制,忙问金角蚁道。

金角蚁忙道:“小牛,你坚持下。这下面可能真的有好东西,相信我!本王的眼力在这方面还没出过错!”

李平安当然也只是嘴上这么说,他对金角蚁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但必须要调动出金角蚁的最大能动性来,确保自己的安全。

很快,李平安终于潜到了这深沟底部,潜水手表上,指针已经完全错乱,但李平安之前瞄了一眼,已经是5000+。

现在又过了这么久,至少已经是20000+了。

谁能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深沟,居然如此之深!

这时,别说李平安的感知力了,就算是金角蚁的感知力,也是被压制到接近于零。

只能是李平安透过探照灯的光线,一点一点探查。

这深沟底部并不平整,甚至很尖锐,保留着一些古老岩石最原始的状态。

哪怕这么多年在水中的浸泡,打磨,竟然也没有抹去它们的棱角。

李平安的感知力虽然被压制了,但本能却是相当强大,身体的灵活性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不多时,李平安精神一振,他在一柄锋锐如刀的巨大岩石之下,发现了一处古怪的地方。

那里,竟然散发出极为细微的幽幽蓝光。

金角蚁也是精神大振,忙道:“小牛,加油,应该就是那里了!”

李平安犹如一条灵敏的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