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180章 智能战机

第180章 智能战机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以李平安此时的速度和精神力,就算是夜间深入崆峒腹地,也没有丝毫的难度。

可当李平安赶到原本的崆峒山主峰区域时,却是目瞪口呆。

不仅原先的主峰消失了,周围的十几座巨大山峰,也尽数消失不见。

这片区域内,被一片诡异的黑色雾气所笼罩,就仿若一个巨大的未知黑洞,连通着恐怖的异次元空间。

“这,这是怎么回事?”

饶是李平安的大心脏,一时也不知道到底该作何反应。

李平安仔细感知。

发现,这巨大的黑洞周围,原本那些不弱的野兽气息都是了无痕迹,仿若变成了一片可怕的没有生命存在的禁区。

但李平安并不甘心!

他记得老树之前跟他说过,崆峒山有一处天大的机缘,包括那头无敌级别的老鳖精,此时也在探查那个机缘,包括老树自己,其实也未尝没有觊觎那个机缘的意思。

依照那无敌级老鳖精的手段,包括老树的油滑,如有没有把握的事情,它肯定不会轻易去尝试。

换言之,此时的崆峒就算危险,却也同时孕育着机缘!

正好得到了《养神基础篇》,李平安索性在这边找个了山峰安定下来,潜心修炼精神力。

一晃,十天时间已经过去,新纪元年的新年上元佳夜都是过去,李平安却依然不曾离开。

而这段时间的潜修,李平安已经完全被引上了《养神基础篇》的正轨,同时,也是发现了诸多的问题。

“黑狗王用那阴灵泉来磨练己身,倒并不算错。不过,畜生究竟是畜生,哪怕活过了百年,它依然对这种玄机了解的并不够深刻。”

在《养神基础篇》中,有一个入道法门是引用阴灵之气入体,来涤荡净化体内杂质,同时,进一步淬炼精神力的强度,形成那种强大的韧性。

但其中的言下之意也是~,磨练为主,外物为辅。

说到底,精神力不同于肉身,想要变的真正强大,更多的还是要依靠己身的磨练、打磨,外物起到的只是辅助作用。

但黑狗王那边肯定是本末倒置了。

空有《养神基础篇》这种神物,却完全没有发挥出它的能量。

而李平安这边,哪怕是有着《养神基础篇》作为依托,却也绝没有冒进,而是在不断的夯实基础,打磨道基。

此时,他的精神力总量虽是没有增强,但通过神秘巨石空间的冥想,以及《养神基础篇》的稳固根基,他的精神力强度,质量,却是比以前更上了一个大台阶!

如果现在他再与黑狗王对决精神力,根本就不用这么复杂,只是纯正面的硬罡,李平安的精神力都足以把黑狗王撞碎。

“可惜啊。这《养神基础篇》只是残篇,很可能只有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唯一的攻击法门也只有破魂针这一手!否则,我的实力必将一日千里,哪怕碰到解锁第二道桎梏的强者,也能斗上一斗!”

李平安有些遗憾。

但李平安也很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能得到《养神基础篇》已经是他的大造化,如果贪得无厌,那就是自己犯傻了。

休息一会儿,李平安跟林蒹葭联络。

林蒹葭虽是离开了南直隶,但其实并没有离的太远,她只是由巍巍太行的东麓,转移到了西麓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城。

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太行山西麓磨砺,也是有着不少的收获,也是为了之后潜龙组的考试精心准备着。

之前林蒹葭的那些胜利果实的份额,李平安已经委托张宏强他们给林蒹葭邮寄过去,林蒹葭也是收到了。

两人寒暄几句,便是说起了正题。

“死牛,现在外界的形势一天一个变化,我也是有些吃不准了。你在崆峒那边,一定要小心些,不要太冲动。还有,一定要对天地异变充满敬畏之心。在这种状态,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

说着,林蒹葭给李平安发了数条新闻的照片。

都是一些人和野兽突然崛起,又突然消失的新闻。

有人曾服食异果,一夜之间便是突破了桎梏境,成为了桎梏境的顶尖强者。

但很快,这人在去往一处名山大川探险后便不见了踪影,了无痕迹。..

包括几头野兽也是如此。

根本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它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掉。

李平安当然明白林蒹葭的言下深意。

这些人和野兽,本来没有根基,陡然得到重宝,一跃成为顶尖层次,如果再不知道收敛,肯定是难有什么好结果的。

与林蒹葭聊了一会儿,李平安提出了视频的要求。

已经多日不见,对这妞儿,李平安也是想念的紧了。

林蒹葭很快同意。

通讯器中传来了她的画面。

她此时正在营帐中,穿着黑色的作战服,小心摘下了俏脸上的口罩,羞涩的瞪了李平安一眼:“又不是没见过,干嘛还要看脸的。我这边这个小队等下要进山,死牛,你有事情速度点说。”

“嘿嘿。”

李平安一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了。蒹葭,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不过更有女人味了点。”

林蒹葭俏脸顿时更红,芳心中却满是欢喜,娇嗔道:“你怎么跟你的王家、元家那位骄女在一起了,自己跑到崆峒。”

两人聊了一会儿,挂断了视频,李平安的心情也是说不出的愉悦。

他身边,每个人,都在为梦想和前程努力着,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懈怠呢?

看着巍峨的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