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157章 香饽饽!

第157章 香饽饽!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

丰阳简直牙根子都要咬碎,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小子,竟然在如此场合,如此方式羞辱他!

可这时他也已经很明白,他根本就不可能是李平安的对手,只能是咽着血、咬着牙道:“冰儿是,是你的女朋友,我丰阳....认栽了!”

说完,他整个人的精气神仿若都是被斩掉了一大半,脱力了一般。

显然,说出这句话,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呵呵。”

李平安一笑:“丰少果然不愧是俊杰之辈,有丰少这句话我可就放心了!”

说着,李平安又笑着扫视丰阳的一众追随者和小弟们:“你们都听清楚了没,冰儿是谁的女朋友?!”

“......”

一众人都想要吐血了。

可在李平安这看似淡定飘忽,实则锋芒毕露的威势下,他们又哪敢多说半字?只能是一个个的垂下了头。

“很好!”

“大家都是聪明人嘛!”

李平安淡淡一笑:“那~,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哦,对了,差点忘了介绍一下。我叫李大牛,谁之后如果想报复呢,尽可找我来!不过,我有一句想提醒大家的是~,我这人脾气有点爆,再一不再二!如果你们报复的时候,正好碰到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呢,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黑了!”

“......”

一众人简直无言。

这他么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啊,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一众京城的名流贵少啊。

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忍。

拳头大就是最硬的道理!

饶是他们千般不爽,万分痛恨,可在李平安充满统治力的威势下,就是不敢多说一个字!

“好了,那就这样吧。”

李平安一笑,也懒得理会这些人,对王曦使了个眼色,揽着元冰儿的纤腰,便是朝着电梯旁走去。

忙活了一下午,他肚子可还饿着呢。

他早就注意到,这彩云大厦的伙食相当不错,又岂能浪费这种机会。

等李平安几人上了电梯,下了楼,一众人等这才是反应过来。

慕容青也反应过来,忙快步来到丰阳这边,关切的问道:“丰少,你,你没事吧?”

丰阳简直牙根子都要咬碎!

片刻,铁青着脸道:“青姐,我没事。但今天这事儿没完!走!”

“嗳?”

慕容青刚想说些什么,丰阳已经是被人搀扶着,快步离开。

看着他们远去,慕容青美眸微眯,缓缓摇了摇头。

但思虑片刻,她的芳心中已经是有了决断!

牛魔王如此年纪,就已经有如此实力,此时不拉拢,更待何时?

即便这肯定会面对一些风险,但~,与之后的收益相比,这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呢?

………

原本华丽的晚宴因为李平安和丰阳的直接冲突,肯定是有些变了味道。

不过,到了此时,却再无一人敢轻视李平安半分。

连丰阳这种踏入了桎梏境的顶尖级强者,天之骄子,都是被李平安这头大牛轻而易举的踩在了脚下,他们离桎梏境还有着万千的遥远距离,又怎么可能是李平安的对手?

也无怪乎连元冰儿这种天之骄女,都会为李平安而折腰了。

但这些男人们被李平安的威势压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可这群娇滴滴的女孩子们,一个个的美眸中却是直放精光,仿若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饶是她们处在京城这种顶级的圈子内,见多识广,可谁又曾见到过李平安这种根本不按规矩来出牌,却是又能如此干脆利索解决问题的方式?

“牛哥哥,你好帅哦,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帅的小哥哥呢,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大牛哥哥,你才只是觉醒境中期嗳,怎么做到这么厉害的?”

“牛哥哥,你收徒弟吗?我叫柳依依,牛哥哥,我能拜你为师吗?”

“大牛哥哥,你的名字好奇怪哦,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吗....”

“......”

李平安也有些无言了,没想到京城的这些女孩子们居然这么热情。

好在,他还有元冰儿,忙对元冰儿使眼色。

元冰儿也是有些无奈了,她也没想到,等这头牛真正绽放出了他的光芒,竟然是....那样耀眼!

连她,一时都是有些不自信起来....

不过李平安此时毕竟是她的男朋友,她自然要来镇住这个场。

不远处,看着李平安被一群娇滴滴的莺莺燕燕缠绕在其间,王曦的俏脸却是说不出的复杂,银牙紧咬。

本以为这头牛是个识时务、知进退的人,谁知道~,他竟然在这种场合,把丰阳这种大少往死里怼,不留半分情面,这不是要与全世界为敌吗?

尤其是,这厮的女人缘居然这么好....

王曦也不知道怎么了,总之,她就是看李平安不爽!

慕容青也是有些发蒙。

她本想找个机会单独跟李平安接触一下,探讨一些更深层次方面的东西,可今晚的这局面,她都是没有下手的机会了....

………

这次京城年轻一辈的聚会,因为丰阳的事情虽是略有些小波折,但是因为李平安的横空出世,这点小波折早就是被人抛到了九霄云外。

尤其是李平安那种憨厚的狡黠,不经意的便是将一众女孩子们逗的娇笑连连。

整个场内仿似万花盛开,群芳争艳。

也是让一众名流贵少们彻底无言。

他们既是恨的牙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