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117章 不够揍啊

第117章 不够揍啊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福利已经谈好,李平安也不墨迹,大牛般憨憨笑着来到了擂台上。

然后,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一样,这边瞅瞅,那边看看,那模样,说不出的憨厚又滑稽。

也是将一众名流勋贵们逗的笑出声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人怎么跟头牛一样,不是来搞笑的吧?”

“我擦,这种人,怎么混到林女神身边的?苍天不公,苍天不公呐....”

“哎,还以为有好戏看呢,看这模样,最多几个回合的事儿罢了....”

人群一阵嬉笑。

但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李平安此时,已经将整个大厅的地势地貌尽数了然于胸!

如果真的发生了不可预测的意外,最多几秒,他便可以稳稳的带林蒹葭离开这地方!

人群的嘲笑声中,却只有一个人眉头微微皱起来,若有所思。

正是来自京城的导演李金牙了。

因为,这位猛男哥虽然看着憨厚滑稽,但他因为职业的惯性,却是总感觉,他的身形,怎么就....这么眼熟呢?

他一定在哪里见过!

但此时却真就是想不起来....

尤其是他也不知道怎么的,这猛男身上,总有一种让他无法言喻的危险气息....

李卫东看李平安已经上了台,嘴角边不由露出冷厉的笑意。

就这土鳖的模样,还敢跟他东少谈条件?

他想了下,手指一弹,便是从他麾下选定了一定觉醒境初期的好手,并示意这场仗一定要打的漂亮。

很快,这名觉醒境初期的好手便是摩拳擦掌的上场了。

这是个拥有猿猴般身材的青年。

上半身力量感很强,下半身也很矫健,整体看着似略显突兀,但协调性却很好。

显然,是位基本功相当扎实的好手。

李平安也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这位对手。

自从当年与柳青云一战,他离开蓝海,这还是这数月以来,他再次站在这种比较规整的擂台上。

这猿猴般的青年轻蔑的扫了李平安一眼,抹了抹鼻子,也不多话,静静等待铃声响起。

李平安笑了笑,也不多话,同样等待铃声响起。

“铃....”

很快,比赛铃声响起,这猿猴般的猛男瞬时爆射而出,狠狠一拳,直取李平安的腹心。

他的速度大概在50左右,但力量却是能达到500kg左右,关键是相当的协调,如猿猴般行云流水。

这一拳别说打在李平安这觉醒境初期身上了,就算是打在一辆大卡车上,也足以将大卡车给轰翻掉。

“哈,这猛男死定了。”

“别说十亿了,这一亿出场费,他也只能拿着买棺材了。”

人群已经止不住开始为李平安盖棺定论。

但他们又怎能知道,在李平安眼里,这猿猴般的青年,连武当山中像样的红毛大猴子都是不如。

林蒹葭此时虽然装的很紧张,但实际上,她都忍不住想笑出来。

这头死牛,真的是蔫儿坏啊。

这不是把东少和所有人都当猴儿耍吗....

但李平安肯定不急于暴露实力!

这猿猴般的青年明显有些功底,李平安也想试试他的招数,同时,也是想利用这种实战,逐渐加强他对实力迅猛提升后,那种对身体的掌控力。

唰唰!

很快,擂台上的两人便是迅猛的缠斗起来。

这猿猴般的青年虽然是招招凶猛无比,每一次看似都要把这牛一般的猛男给轰杀,却又总是被猛男找到机会,极为惊险的躲避。

这让本来充满轻蔑、觉得没悬念的人群,很快安静下来,开始揪心。

“嘭!”

与这猿猴般的青年过了十几招,感觉到他并没有很强的武技,李平安也不再墨迹,飞起一脚,直接把他踹飞出去。

哪怕李平安只用了不到一成的力气,可不论是机会还是发力的方式,都是太稳又太准了。

这可怜的猿猴般青年直接飞出了擂台,狠狠摔在了地上,挣扎着想爬起来,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裁判虽然无奈,却也是只能高举起了李平安的手臂:“第一场,黑鹰武馆胜!”

整个场内一片安静。

片刻,众人这才是回过神来,忍不住一阵低低的唏嘘躁动。

李平安却是憨憨的笑着看向了东少的方向,双手对东少做了个十的手势。..

“该死!”

李卫东虽然脸上还挂着笑,但心底里,简直恨不得把那个不成器的手下大卸八块!

什么玩意儿啊,居然连这个牛一般的莽汉都搞不定。

但这局是他设的,就算是再不爽,他也只能先咽下去,冷声对身边的助手道:“觉醒境初期还有好手吗?”

助手忙恭敬道:“少爷,暂时没有了。上觉醒境中期吧。这莽汉虽然看着莽,但身体协调性很好,出手也是相当的果断,觉醒境初期恐怕真少有人能是他的对手....”

“@#¥%!”

李卫东忍不住又是啐了一口,但脸上还只能挂着笑。

虽然他并不想以大欺小,受人口舌,但此时,也只能是先把这个讨人厌的莽汉摁死了。

一摆手,挑选了一个觉醒境中期的好手。

而这人,正是之前那个速度型选手。

这速度型选手一出场,场内登时微微有些哗然。

显然,谁都是没想到,东少在第二轮竟然直接派出了觉醒境中期的好手,这摆明了就是以大欺小了。

许多人看向李平安的目光中,再次带上了怜悯。

就算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