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98章 又甜又脆水还多

第98章 又甜又脆水还多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感谢dehuy兄弟的月票支援,船多谢。

~~~~~~

唰!

李平安犹如一头矫健的猎豹,继续往上攀登。

这一段树干更为的险峻,那种高反般的压制力也是更大,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李平安的耳朵都是被震的嗡鸣。

但李平安咬死了牙,抵死不退,生生以强大的肉身和意志力硬刚着,继续向上。

对别人来说,这玉灵果树就算珍贵,但错过了可能也就错过了,他们还会获得其他新的资源。

但对他李平安而言,每一个机会,都是无比的宝贵,无比的重要!

他非常明白,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永远不会再回来!

他李平安没有浪费机会的资本,所以,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要拼尽全力去尝试,去拼搏!

这段树干比之前那两段明显长了不少。

李平安估摸着,他至少攀登了大半个小时,没有一万米,五六千米绝对有了,却依然是没有尽头。

与此同时,那种恐怖的高反般压力越来越大,李平安的耳朵里已经开始渗出血来,皮肤开始出现浮肿状态,而周围原本神圣的金光也是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为绵延压抑的昏暗色调,有丝丝黑雾开始萦绕。

湖畔,所有人都已经安静下来,眼睛都不敢眨的盯着少年那艰难却依然矫健的身影。

谁都不能想象,在这颗黝黑的参天巨树上端,到底拥有着什么。

这并不像是通往那玉灵果树果实存在的地方,反而像是....一座天上的囚笼....

第一层平台上,鼠王也有点发蒙了。

它也没想到,这个弱鸡的人类小子,竟然真的可以冲过第二层平台,并且,做到了这个程度。

它本来已经静下来、准备最后一搏的心,都是微微躁动。

“这个小子,难道,真的能上去?关键是,那种可怕的东西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

第二层平台上。

白发周生、猴王、乌鸦王、蝙蝠王等也都是有些凝滞。

这个大言不惭、居然敢自称牛魔王的小子,竟然,真的做到了这种程度?

看少年依然矫健、仿若不知疲倦的永动机般的身影,蝙蝠王忍不住道:“奇怪,为什么那种可怕的东西没有出现在这个小子身上?如果没有那种恐怖的东西,我们也可以攀上去啊。”

乌鸦王也道:“难道,那种可怕的东西消失了?现在已经没有了桎梏?”

白发周生摇头:“不可能!我们尝试了无数次,都是被阻隔下来,那种东西不可能消失的。牛魔王这,或许是运气。但那种东西一旦来临,恐怕~,要比我们经历的还要更加恐怖!”

猴王点头道:“不错,这个狂妄的小子,他死定了。我们不管他,必须要在最后时刻来临之前,做好最充裕的准备!”

周生几人都是点头,也不敢再分心,继续凝神静气。

“嗡!”

但就在这时,光幕中那矫健少年的身形突然一僵。

就仿似突然被禁锢在了天空中,整个身体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忍不住坠下高空来。

与此同时,四周萦绕的黑色雾气,仿若突然一下子活了过来,张牙舞爪的便是朝着少年扑将而来。

整个光幕瞬时被可怕的黑色填满。

猴王忍不住冷笑:“他死定了!”

周生、乌鸦王、蝙蝠王等也都是摇头,不再去看这一幕。

湖畔众人也都是一阵惊悚的唏嘘,姜芷烟和燕雪眼泪都要掉下来。

但灿少、光叔、万峰、柳青瑶等人,却是忍不住一阵欣喜。

这个讨厌的小子,终于要完蛋了吗?

“唔....”

李平安周身仿若被万蚁噬咬,那种恐怖的疼痛,几乎要把他的周身都是给撕裂成碎片。

尤其是那种可怕的压力,仿若开始渗入到他的每一处骨髓,加之他的身体在不断的坠落,便是他的意志力,都是罡不住了,忍不住痛苦出声。

“不!”

“老子不甘心!”

“老子怎么能死在这里?!”

“老子还没有完成对洛涵的承诺,老子还没有完成老子的理想!老子不能死!啊------都给我滚!”

感觉到自己就要坠落到地狱般的深渊,李平安猛的回神,像是狼一般怒吼!

他直接咬破舌尖,狠狠吐出一口鲜血,手脚顿时恢复了些许知觉。

李平安根本来不及理会其他,大手猛的探到兜里,直接取出了几瓶神秘山泉水,一股脑全都是塞进了嘴里。

然后,又取出数瓶营养药水,从李承乾身上得到的那两枚异果,也全都是塞进了嘴里。

就算是死,他也绝不做饿死鬼!

他也必定要拉几个垫背的!

片刻之后,李平安胸腹中简直犹如火烧,那失去虽只片刻,但却仿若久违万年一般的力量感,重新出现在他身上。

“什么鸟毛的玉灵果树,老子一定断了你根,把你劈成柴烧!”

这些庞大的能量一口气灌入到体内,李平安意识都是有些模糊了,双目血红,但他正在迅速的夺回身体的控制权,踏风步的技巧,几如本能一般,‘踏踏踏’不断回旋,想要稳住坠落的身形。

“唔...”

但李平安刚刚稳住身形,那种仿若在水中冰点般的刺痛感觉,再次恐怖来袭。

与此同时,周围的黑雾仿若化为了实质,变成了一头头可怕的凶猛野兽,就要将李平安撕裂。

“唰!”

李平安猛的抽出了四棱军刺,犹如身陷绝地的孤狼,疯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