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97章 大妖现世

第97章 大妖现世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

李平安一时也有点懵。

如果说之前的那些大老鼠,他还能接受,但此时,眼前这只灰毛大老鼠,简直就是....老鼠中的王。

但下一瞬,这头鼠王的一个动作,让李平安的汗毛都是倒竖起来,神魂恍若都要出窍。

“人类,你竟然能来到这里?不简单呢。”

它,它竟然口吐人言!

“@#¥%....”

李平安整个世界观简直都是要被炸裂了,根本不可能想象,这只鼠王般的大老鼠,竟然是....口吐人言....

但他李平安到此时,也算见识了不少魑魅魍魉,很快,他便是平静下来,双脚微微分开,做好了战斗准备,冷冷的审视着这头鼠王:“你竟然能说人言,也很不简单。有何指教?”

这头鼠王很强大,超乎寻常的强大,比那光叔带给李平安的危险感还要更强大的多。

不过,它此时身上鲜血淋淋,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而且境界也只是达标觉醒境。

如果它真要敢乱来,李平安还真不虚它!

鼠王自然是看到了李平安的状态,胡子一撇,微微冷笑:“人类,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不会伤害你。只是想告诫你,到此为止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可惜,你太傻,现在已经晚了,我们都要在这里为它陪葬了!”

“陪葬?”

“什么意思?”

李平安眼睛一眯,盯死了鼠王的眼睛。

鼠王冷笑:“你以为玉灵果那么容易得?这只是个骗局罢了!因为,这根本就是个死局!”

“死局?”

“能不能详细解释?”

李平安忙问道。

鼠王继续冷笑,旋即,有些自嘲般的笑了笑:“我活了这百多年时间,以为早已经看透了这世间万物,却还是被诱惑蒙了心!人类,你可知道,这玉灵果树是如何复苏?”

“嗯?”

李平安眼神一凝,他已经有些明白了鼠王的意思。

这玉灵果树之所以复苏,天地异变固然是一个关键因素,但更关键的~,这玉灵果树,包括那片黑森林的产生,好像....都是通过那恐怖兽潮的血腥杀戮....

鼠王见李平安似乎明白了,继续冷笑:“人类,如果在最后时刻来临之前,你还想保留一丝反抗的余地,那~,我劝你就不要再往上了。你能以不到觉醒境的实力来到这里,足以证明你的天赋,跟我一起在这里休息吧。或许,我们还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李平安这时已经抓住了鼠王的线,语气也是尊敬了一些,忙道:“鼠王前辈,您的意思,这局~,并非没法破?”

“你想破局?”

鼠王嗤鼻冷笑:“之前,不是没有人类跟你一个想法,还联合了猴王、蝙蝠王、乌鸦王、青狼王它们,但现在,估计他们早已经死在了上一处平台。除非你真的可以打破这种桎梏,冲到这玉灵果树之顶,否则,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

“甚至,我估计,就算是到了这玉灵果树之顶,也未必会有真的玉灵果,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

鼠王的声音明显有些暴虐,但更多的还是不甘,隐隐还夹杂着那么一丝惶恐。

李平安这时也将鼠王的线抓的更牢固。

它所说的人类,十有八.九~,应该是白发周生了!

“鼠王前辈,你们应该....不是这次天地异变时过来的吧,是一月之前的上一次?”李平安试探道。

鼠王冷笑:“年轻人,你虽然有点小聪明,但不要试图用这小聪明,去挑战那不可逾越的极限!我的话就到此了,你想寻死,我绝不拦着!”

李平安也不生气,淡淡一笑:“鼠王前辈,胜与败,总要斗过才知道!如果我真的死在了这玉灵果树上,那是我牛魔王实力不济!但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也要好好尝试!”

说完,李平安对鼠王一抱拳,也不再墨迹,‘唰’,便是直接冲破了上层的白雾屏障。

嗡!

与此同时,周围能量震荡,又是一道光幕出现,显示出了李平安的身形。

鼠王看着李平安离去的方向,不由冷笑:“还真是个顽固的人类小子啊。你自己要寻死,那也别怪我没提醒你了!”

“我天,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难道牛魔王刚才在跟那只大老鼠说话?”

此时的湖岸边,人群完全懵了,许多人都是用力的揉着眼睛,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置信刚才的那一幕。

这光幕虽然很清晰,但却没有声音。

但李平安最后对鼠王抱拳的那一幕,许多人都是看的清楚,等之后反应过来,心脏和脑袋都恍若要被炸裂。

姜芷烟、燕雪、忠伯,包括灿少、光叔、万峰、柳青瑶等一众高层人物,神色也都是极为的凝重。

因为,李平安刚才的画面,隐隐的让他们想起了纪元前混乱期中那恐怖的传说....

唰~!

玉灵果树上,李平安已经是冲破了白雾阻隔,来到了另一段树干之上。

果然如鼠王所言,这里的环境比之前还要更极端,也更恶劣。

树干开始变的光秃秃,几乎没有支撑手脚的地方,对身体的考验更高。

尤其是这个空间内,那种诡异的压迫和限制力更大了,比登山的高反还要更强烈,便是李平安都是感觉身体沉重了不少。

但李平安非但不惧,反而斗志更加旺盛!

他就犹如一只迅敏的大猿猴,左冲右突,以几乎超越人类极限的韧性和柔软,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