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88章 吐血的万峰

第88章 吐血的万峰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听燕雪提起她的父亲,李平安也没在意,忙让燕雪给他科普。

这段时间他一直鏖战在荒野区的深山,与林蒹葭联系的机会并不多,加之本身在这方面的底子就有点薄,就算对很多看似常识性的东西,李平安也是需要科普。

没办法,这就是寒门子弟的劣势!

哪怕你再努力,在很多事情上,尤其是综合素养上,总是要比豪门子弟差上一筹。

但此时燕雪明显知道其中的秘密,李平安在这方面的短板便是被补起来。

燕雪早已经与李平安极熟,肯定不会遮掩,忙是说起了她知道的消息。

但李平安不知道的是~,燕雪的这个消息,就算是祥云基因、仙岛生物,包括万山河,都不一定能够知晓。

因为~,这是一个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男人,才洞悉的....天机!

传说在纪元前,武当派传说中的大真人张三丰,在某处探寻的时候,曾经获得过一颗奇异的种子。

但张三丰也是不知道这颗种子的具体来历,只是在得到它的玉盒中,得到一句箴言。

“百年开花,百年结果,百年成熟!”

饶是张三丰已经窥得大道,堪称登峰造极,可研习这颗种子数日,却始终没有成果。

最后,他将这颗种子栽在了武当山下、一处他时常去省身悟道的美丽山谷中。

张三丰飞升之后,武当派诸多弟子,也都曾去探寻过这颗种子的秘密,却是都没有收获。

直到纪元前的混乱期中,有一个顶级高手,无意间误入了这山谷,发现了一颗很是独特的黑色小树苗。

这位顶级高手开始并没有当回事,没怎么在意,想着休息一下明天把这树苗带回去研究下。

可他刚休息没多久,突然有凶猛野兽袭来,他忙起身迎敌,却是忽然发现,他的实力竟然被压制了。

也幸亏是这顶级高手在炼体境打下的基础极为牢固,最终,惊险的冲杀出了这个山谷,把事情告知了他的一位好友。

但不知是因为受伤太重,还是受到了某种诡异的诅咒,他很快就死去了。

燕雪说着也有些暗暗心惊,更是有些后悔偷偷的混到家族的队伍里,自己跑到这里来。

她本来只是把父亲给她讲述的这种传说当做故事听,却哪能想到,竟然真的变成了现实....

尤其是还连累家族这么多高手为保护她而惨死,她真不知道之后到底要怎么跟严厉的父亲交代了。

李平安听完也是暗暗咋舌。

他本以为张三丰这种人物,都是古人杜撰出来,毕竟,怎么可能会有神仙的存在呢。

但此时听燕雪这么说,李平安也是隐隐意识到,张三丰这种大人物,恐怕,并非只是传说那么简单。

空穴肯定不会来风!

如果真的没有一点遗传,那~,后人又怎可能把张三丰的事迹搞的那么明白,还有诗词作品留下?

这时,见李平安两人并没有理会这些天罡小队成员的尸体,已经有不少胆大的野兽过来啃食,血腥味道很是刺鼻。

燕雪刚想招呼李平安离开这血腥的地方,李平安瞳孔却是猛然一缩:“别出声,有人过来了。”

燕雪忙瞪大了眼睛,向李平安目光的方向,但片刻,她俏脸瞬时失色。

一支足有五六十人的精锐队伍,正快步冲入了尸体区域,斩杀这些野兽,为首之人,赫然是万峰、柳青瑶、李承乾等人!

这竟然是天罡小队的主力!

燕雪的冷汗都有些渗出来,简直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倒霉,正被天罡小队的主力给碰上,忙是看向身边少年。

李平安漆黑的眸子里此时反而极为的平静。

他也想起来,为何~,他刚才斩杀那觉醒境后期高手时,那厮的眼神中有一丝诡异的幸灾乐祸了,原来,天罡小队的主力就在周围!

不过,如果是之前,李平安碰到这种局面,那必定是必死无疑,但此时,大家都是达标觉醒境,鹿死谁手,那就有点不好说了!

“燕雪,我去引开他们,等下,你就说被我劫持了!你是燕家的人,他们肯定不会伤害你!这几天你这大美女陪着,我很开心,有时间咱们再聊!”

“嗳...?”

燕雪刚回神,刚想说她有能力保下李平安,最多也就被父亲呵斥几句呢,却根本没想到,少年已经犹如离弦之箭,迅速隐入了黑色的森林中。

“谁干的?!”

“我@#¥....我艹他个二舅姥爷,我要亲手活剥了他的狗皮!!!”

饶是万峰视人命为草芥,此时却忍不住暴跳如雷,放声大骂。

他们万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培养出天罡小队这支队伍,也是耗费了极大的心血。

此时,这二十多名好手,竟然不明不白的如此惨死在这里,他就算是败家子,也忍不住一阵肉疼。

柳青瑶和李承乾也都是脸色铁青。

李承乾的拳头都是握的咯吱作响,锋锐的眸子里满是冰寒的杀意!

这已经不是打脸了,这他么简直是扒皮,要与他们天罡小队开战啊!

这些好手,可都是他的弟兄啊!

“峰哥,你先别着急,看这些尸体的模样,他们应该刚死不久,凶手一定还没有跑远,咱们马上追,应该可以找到他!”

柳青瑶冷静道,美的妖异的杏眼中满是遮掩不住的杀意。

“嗯,马上给我追!”

“本少爷一定要亲手活剐了这杂碎!”

万峰脸色一片狰狞,还想发泄什么。

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