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80章 空白坐标区域

第80章 空白坐标区域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这倩影纤细修长。

长长的青丝犹如青瀑般垂落,一直延伸到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充满灵动与神采,就恍若这荒野中一株窈窕完美的格桑花。

不是姜芷烟这妞儿是谁。

“这疯女人....”

李平安也没想到,这个慵懒任性、身肉如此娇贵的大小姐,居然真的来到了这边....

不过,姜芷烟虽然一如既往的高贵娇嫩,可与她在李平安面前的气质,却是完全不同。

她戴着大大的墨镜,步伐从容而淡定,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灵动又娇嫩,就恍若格桑花被微风抚动,完美的令人窒息。

尤其是她身后,那位深不可测的黑衣老者忠伯,不疾不徐的忠心跟随,将她的气质衬托的更加傲然。

就仿似神女临世,女王的风采,展露无疑。

李平安也不由暗暗点头:“这疯女人虽然大小姐脾气多了些,刁蛮了些,但这种绝代风华,真的没的说....”

不过,看着那熟悉的小蛮腰,李平安的嘴角边却不由掀起一抹微微弧度。

他不由又想起了....一直还存在他通讯器内的那一波炫酷美图....

但姜芷烟此时明显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加之,还有那位深不可测的黑衣老者忠伯在此,她们姜氏集团的队伍也很是精锐,李平安也明白,这次,恐怕绝不是姜芷烟这妞儿的刁蛮任性,而是她们姜氏集团的决定。

这也让李平安和缓不少。

那种一线大财阀的底蕴,肯定是比他这穷.屌要深厚太多。

如果没有充裕的把握,他们肯定不可能让姜芷烟这姜家嫡女亲临的。

但此时,李平安肯定不能跟姜芷烟接触,看着姜芷烟去了她们姜氏集团的营地方向,李平安也快速回到了他的营帐内。

这种大场面,他只是一颗小石子,肯定不会贸然出跳。

…………

傍晚来临,天色将黑,从四面赶来的各方强者,已经少了许多。

大山中的异变太过的恐怖了。

就算是那些顶级财阀现在所掌控的消息,恐怕,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白天,大家或许可以大张旗鼓,但一到了晚上,这片巍峨连绵的大山,肯定是要还给野兽们的。

否则,就算是那些顶级财阀,恐怕也承担不起这种后果。

李平安此时早已经沉静如水,沐浴着夕阳的余晖,静静的审视着这足有上万人的庞大规模的营地。

张宏强此时也是打探来更多的消息。

灿少这边的精锐不知道此行的目的,许多大势力的精锐们,同样也是不知晓。

不过,大家却都有一个概念,此次进山中,各家的大老板要合作做一笔大买卖,只要事成,他们肯定也都有巨大的好处。

尤其是此时大家这么多人,足有上万的好手,别说是区区凶猛野兽了,就算是恐怖的兽潮,大家也未必没有抵挡之力。

这也使得夕阳余晖下的营地,到处都有着欢声笑语。

许多老朋友,分属不同的势力,平日里难得一见,此时行动前的最后放松,肯定要好好喝几杯,聚一下。

但97号小组这边,因为有着李平安的存在,气氛却是比周围这些人群要沉稳不少。

当然,面上也都是欢声笑语,肯定不可能被别人发现异样。

熊熊的篝火堆很快点燃起来。

火光将少年鸭舌帽下的脸庞,映衬的分外英俊又凸显刚毅。

严玲端着一杯香茗,递到了李平安这边,低低道:“大牛,主力已经传达了消息,明早六点半,准时出发。”

李平安点点头,慢斯条理的品了一口香茗,低声道:“玲姐,按照咱们的原计划执行吧。记得,一定要记录好沿途坐标,做好标记。咱们不着急。”

“嗯!”

严玲重重点头,她当然明白李平安的意思。

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他们此时武当山之行,已经是有了充裕的收获,完全没有必要跟周围这些人一样,在目标未知、什么都未知的情况下,贸然的去拼命搏前程。

他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要把此行的收获继续稳固,然后,从容的退出这莽莽深山。

看着严玲的倩影离去,李平安看着营地中连绵的摇曳火光,眼睛不由微微眯起来。

“真正的武当山之行,就要开启了,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

次日清晨六点半,万余人的庞大大部队,依次开始启程。

李平安他们因为给灿少这边上了供,严玲又去疏通了关节,显然不去再去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甚至随时可能会丢掉性命的脏活累活,而是可以跟在大部队的末尾,做些温润的善后活计。

当然,有得必有失。

这样一来,他们无法冲锋在前,肯定无法在第一时间获得山中的好处了。

不过有着之前的积累,他们早已经获得了充足的收获,心态都是极好,再加之李平安这定海神针在,更是不会让羊群效应搞乱了节奏。

李平安也是有了充裕的时间,可以从容的审视全局。

尤其是万家这边天罡小队的情况。

李平安并没有等太久,很快,他便是在万峰的身边,寻找到了一个一身青衣、如水般温润秀丽的修长倩影。

正是柳青云的姐姐,让的他李平安不得不背井离乡、跳出象牙塔的罪魁祸首,柳青瑶!

柳青瑶的身材气质,比之姜芷烟也绝不多承让。

尤其是那种比姜芷烟更成熟些的风韵气度,那种高高在上的清冷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