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66章 遇袭

第66章 遇袭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李平安对烟酒都不感兴趣,忙笑着谢过。

张宏强一笑:“大牛,你这瓜娃子还年轻啊,不懂得这玩意的好,等你到了你强哥这岁数,你不喜欢也会喜欢滴。”

李平安早已经与张宏强很熟,自然也不介意他的乡音口头禅,憨憨一笑,便是看向了周围的风景。

同时,也是释放感知提高警戒。

在这种荒野区的范围内,他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自从之前那场恐怖的天地异变之后,现在的新闻报道中,经常会出现野兽伤人的事件,人们对荒野区的警惕心也是更高了。

张宏强深深吸了一口烟蒂,舒畅的长长吐出一个大烟圈,笑着对李平安道:“大牛,你小子怎么就想不开呢,跟我们这些卖命的人一样,也来到这队伍里?”

李平安心中一动。

这几天,他其实早就想跟张宏强交流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看看张宏强他们,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理解的,或者说,他们有什么消息。

忙憨憨笑道:“强哥,咱们不都一样吗,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混口饭吃。只希望这次事情能顺利,咱们都能满载而归。你和嫂子她们也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我也能回老家好好舒坦舒坦。”

“哈哈!你个瓜娃子滴。”

张宏强大笑:“你老哥哥我倒是也想这样啊。不过,这次的行程,恐怕没有想得那么容易啊。你小子真以为~,那灿少的钱那么好拿吗?”

灿少相当的财大气粗!

李平安这边的报酬都是五千万现金加上三瓶五星级营养药水,张宏强实力还高些,应该更高。

但李平安一听他这话,就是明白,张宏强肯定是知道一些机密消息的。

忙笑道:“强哥,小弟对荒野区没啥经验,也不会说话,脑子也笨,有事情,您可一定要提点小弟些,小弟感激不尽。”

张宏强哈哈大笑:“大牛,你个瓜娃子还不会说话?嘴皮子可是比你强哥强多了。不过,咱们弟兄遇到就是缘分,你强哥肯定也不能坑你。到时候机灵点,听指挥就是了。”

李平安忙笑着点头。

虽然他很想跟张宏强深入交流一下这里面的机密消息,但两人相识的时间毕竟还短,张宏强这种大大咧咧的性子,很是醇厚,肯定不是之前阴险的马原和崔成刚可比。

李平安也不着急,以后肯定有时间慢慢的从张宏强嘴里套出话来。

有三个女人在,晚饭李平安和张宏强显然不用操心。

休息一会,分别扎好了营帐,严玲已经收拾好了晚饭,招呼几人一起吃饭。

晚饭很丰盛,是严玲用营养药水炖的之前打来的几只野鸡的鸡汤,鲜美又可口,还有几个可口的小菜。

李平安也隐隐有些感慨,又有点小羡慕,有老婆的人果然不一样。

吃过了晚饭,便是开始分配值夜任务。

有着之前与林蒹葭在太行山的经历,这种事情李平安自然当仁不让。

毕竟他有神秘巨石,在这种状态每天睡两个小时就已经足够,这也是他了解武当山的很好的机会。

但即便李平安很积极主动,严玲却也没有同意李平安的要求。

按照她的话说:“大牛兄弟,你个小崽儿急啥?这种活,肯定是我们来干。你好好休息,明天的路程肯定会更艰辛。”

李平安虽然无奈,也只能是不跟她争了。

一行人又聊了会天,顺便也是开个小会,汇总一下各人的状态,包括一些经验的交流,由张晓静来守第一班,其他人都先回帐篷内休息。

李平安躺在帐篷里,却根本睡不着。

莫名的,他总是想起之前,他在阴龙潭斩杀那个觉醒境中期高手的事情。

所以,他的帐篷并不是合金纤维材料,而只是普通的材料。

否则,万一遇到什么不可测的事情,想挣脱都是难,李平安显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尤其是服食异果之后,李平安的感知力比原先又是有了更大程度的提升。

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周围几百米范围,各种野兽虫子的声音,包括张宏强和严玲夫妻俩小声说话的声音,更是睡不着了。

索性,李平安直接进入了神秘巨石空间,进入了冥想状态,先恢复体力,顺便小小修炼下再说。

两个小时后,李平安准时从神秘巨石空间里出来,舒适的伸了个懒腰,来到营帐外准备放水。

正看到值夜的张晓静托着香腮,蜷缩着修长的玉.腿,对着山下的森林幽幽出神,

李平安这时也是知道,张晓静的爷爷、父母,都是死在了荒野区的探险中,某种程度上,她跟自己的经历其实也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是~,她还有张宏强这个实在的师兄照料着。

对张晓静笑了笑,李平安来到不远处的树后放水,可李平安刚解开裤子,还没掏出家伙。

忽然。

“哒哒哒....”

东面遥远的山头上,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嗯,什么情况?!”

李平安哪还有心情放水,迅速提上了裤子,一把黝黑锋锐的匕首,已经是操在了手上,快步来到了张晓静这边:“静姐,怎么回事?”

张晓静看向东边,神色也是极为凝俊,柳眉紧蹙,低声道:“不知道,肯定是东面有队伍遇到野兽袭击了!”

“我艹,是哪个傻子在这种时候乱开枪?!”

这时,张宏强、严玲、严丽也都是拿着他们的武器急急冲出了帐外。

张宏强明显有些恼火,极为不爽的看向了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