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38章 山雨突来

第38章 山雨突来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林蒹葭此言一出,马原和崔成刚顿时一愣。

李平安也是微微错愕。

这冷妞儿,好事儿不叫他,这种脏活累活倒是忘不了他。

但转瞬李平安也是反应过来。

林蒹葭刚才好像说,‘明天可能会遇到战斗’。

现在给马原和崔成刚足够的休息时间,明天的战斗肯定是以他们为主了,这对自己倒也算是一种保护措施了。

这妞儿脸虽然有点冷,但心肠倒是不错。

但李平安肯定不会在这种时候表态,大牛般憨憨笑着,等待着林蒹葭三人做出决断。

崔成刚忙笑道:“蒹葭,你和大牛兄弟都还没进入觉醒境,今天赶路的强度不小....”

崔成刚还没说完,林蒹葭却平静道:“崔叔,我们都是年轻人,体力应该没问题。这事儿,您就别跟我们争了。要不然,我们做晚辈的可就无地自处了。”

马原和崔成刚相视一眼,见林蒹葭这么坚决,也不再拒绝,让林蒹葭和李平安合理利用好时间,便是回到了各自的帐内休息。

两个老油条离去,李平安刚想说‘我来守前半夜’,林蒹葭美眸看了李平安一眼道:“李大牛,你先去睡吧。我来守前半夜吧。两点的时候,我叫你。”

李平安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看着林蒹葭清冷而又果决的俏脸,也不再说话,点了点头,返回了自己的营帐。

人毕竟是人,是有生活规律的生物。

饶是李平安有不少五星级营养药水和神秘潭水的存货,可以随时恢复体力,但每天一定时间段的睡眠,还是不可或缺的。

否则,整个状态肯定会受到影响。

躺在紧凑的睡袋里,嗖嗖的山风不断掠过营帐,即便身心都略有点小疲累,李平安却并没有几分睡意。

这支黑鹰武馆小队,虽然人数很少,只有四人,表面看起来也很和谐,但李平安却总感觉....哪里有点怪怪的。

尤其是~,李平安隐隐感觉到,林蒹葭并不只是对自己不够信任,对马原和崔成刚同样是有着戒备之心。

而相形之下,反倒好像对自己这边的信任要更多些....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又不是那冷妞儿的什么人,没必要为她操太多心。还是先照顾好自己这边,不要本末倒置了。”

想了一会儿,并没有太多清晰的头绪,李平安也不再多想。

毕竟,这种东西,都还是他的臆测,他也不知道林蒹葭和马原、崔成刚之间的交易,又何必劳这个心、费这个神呢。

想着,李平安小心取出一小瓶冰凉的潭水,全都喝下,开始进入了安静的冥想状态,恢复体力。

就算不能睡踏实,李平安却也必须要尽力他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

两点钟,山间飘起了细碎的小雨,空气一下子冷了下来,林蒹葭也准时过来叫醒了李平安。

或许是天气冷了的缘故,她的脖颈间围上了一条七彩围巾,俏脸虽是依然清冷,但却是凭添了几分生动气息。

看李平安正略显睡意朦胧的看着她,她的柳眉顿时微蹙,但很快就舒展开来,清冷道:“李大牛,山间的夜晚很奇妙,你或许可以把这种值夜,当做一个学习的机会。”

说着,她递给李平安一瓶铁盒制、烟盒大小的白酒,飘着香风,袅袅回到了她的营帐里。

李平安握着这小瓶白酒,眉头一皱,眼神中的睡意早已经消散不见,清澈而透亮。

事实上,李平安十二点的时候就醒了,本来想早点替换林蒹葭这冷妞儿下来,但想了一下,李平安还是忍住了。

在这种未知的环境里,他不想出跳。

加之李平安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他显然也不可能把他的安全,全都放在别人的手上。

“不过,这冷妞儿倒真不坏,她这是在提点我了....”

李平安拆开酒瓶盖,用力喝了一口。

顿时,略火爆的辛辣液体在胸腹中打了个回旋,这种普一面对湿冷空气的不适感,迅速消失了不少。

李平安披上雨衣,来到了不远处的火堆边。

在火堆边不远一块牙石之侧的平缓处,有几张还没有被山风吹走的纸巾,上面,有一个很娇美的形状,显示着它曾经主人的轮廓。

李平安一笑,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纸巾上,把玩着手里的酒瓶,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出头,夜色已经很深了,原本有些暴躁的野兽,此时都是安静了下来,似乎都已经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唯有清冷的山风裹挟着冰冷的山雨,肆意的在山间肆虐。

看了一会儿风景,李平安忽然一个机灵!

他有些明白了林蒹葭刚才那句提点他话中的深意!

“把这种值夜,当成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李平安眉头微微皱起,仔细扫视四周,竖起了耳朵。

此时的山风虽然遮蔽了大多数的声音,不过,还是偶尔能传来一两声野兽的叫声。

而这个时间点,明显大多数野兽都是睡了,但刚才林蒹葭值夜的那个时间点呢?

李平安嘴角边不由微微翘起来:“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冷妞儿啊。恐怕,周围这数里范围内的野兽分布,早已经了然于你心了吧?”

李平安这时也明白,为何~,林蒹葭一个女孩子,不过跟他同龄,却敢独自带队进这深山了。

她的确是做好了充裕的准备。

李平安旋即也不再多想,一边仔细审视着周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