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14章 伐毛洗髓?

第14章 伐毛洗髓?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少年结实匀称的刚毅线条上,一道狰狞的刀疤从锁骨直接斜掠过胸膛,一直延伸到肚脐上方的肋骨一侧,这才算结束。

遥遥看去,恍若是一条巨大的狰狞蜈蚣。

不过,配上少年那略显黝黑的皮肤,这巨大伤疤非但不显丑陋,反倒是为少年平添了不少桀骜精悍的气势。

但这时~,那两瓶紫色的五星级营养药水刚刚被李平安放到胸口,还没靠近那伤疤处石头印记的位置。

“啾!”

突然,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吸力,陡然从那石头印记的中心位置喷薄而出。

“哗啦!”

下一瞬,两瓶紫色的五星级营养药水,简直一滴不剩,直接一下子全都没入了李平安的胸口之中。

“我艹!”

李平安瞳孔猛然放大:“果然是那块诡异的石头在搞....”

但李平安还未说完,一股犹如火山喷发,简直要把人撕裂的恐怖灼热之感,陡然从胸口弥漫向李平安周身。

“我艹你个二舅姥爷,你想干什么?!”

李平安拼命挣扎反抗,可不论身体还是意识,都已经不受控制,他仿若正在背负泰山而行,身体一个趔趄,又是失去了知觉。

…………

恍惚之中,李平安再次被拉到了那与天等高的巨石之下。

周围,那氤氲的白色雾气更为的浓郁,而且,李平安隐隐感觉,巨石上那云雾缭绕之中,竟然隐隐有着某种金色的光芒在涌动流转。

这是之前从没有过的现象。

“难道,那两瓶五星级能量药水奏效了,巨石汲取了其中的能量?”

李平安心中一动。

可李平安刚想抬头仔细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详细的变化。

“轰隆!”

突然,一股犹如泰山压顶般的恐怖威严,陡然朝李平安袭来。

“我戳你妹呀....”

李平安忍不住对这巨石竖起中指,却根本无法抵抗这种压力,意识再次陷入了沉沦。

…………

等李平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下来。

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亮起了万家灯火,厨房方向,清晰传来切菜声和高压锅炖煮的声音,还有个欢快的声音,正在哼着舒心的小曲儿。

“我去。”

“这他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平安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却忽然发现,他之前被银牙几乎砸断的手腕、手臂,竟然已经恢复如初,非但没有半分的疼痛感,反而比之前的感觉还要更好。

就好像经过了某种精心的强化一般。

尤其是周身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觉,全身四万八千个毛孔简直没一个不舒坦。

更关键的是,李平安的意识无比的清醒!

他竟然还清晰的记得~,在巨石下,被那股恐怖的冲击力冲昏之前的所有细节!

“果然,果然是那块巨石在作怪!”

李平安眼神陡然锐利,手指用力摁向了胸前那石头印记的位置。

但这时,李平安忽然发现~,他的周身,竟然隐隐溢出一层淡淡的腥臭污垢。

主要是红姐的房间内实在是太香也太舒适了,这层腥臭污垢也很淡,他第一时间并没有留意到。

“这,这是....”

看着周身渗出的这层腥臭污垢,饶是以李平安的心志,胸膛也忍不住剧烈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吞着空气。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伐毛洗髓?”

李平安一时间简直灵魂都有些战栗感:“可....伐毛洗髓不是觉醒境强者才能达到的程度吗?!而且,必须要觉醒境后期才可以达到?”

这太不可思议了。

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觉醒境后期....

这是个什么概念?

就算此时整个人类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线来对此作出标定,可但凡是觉醒境后期的强者,哪一个~~,不是威震一方的大佬?!

不说别的,如果这种身份加入军队,最低最低那也得是大校军衔。

如果实战战力够强,就算是少将、中将那都不是问题。

“自己此时,难道....达到觉醒境后期了?”

李平安眼睛都有些血红了。

不处在他这个环境,根本不可能了解他对成功的那种渴望!

为了变强,为了跳脱这个束缚他周身、束缚他整个天地的强大桎梏,这些年,他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受到了多少白眼,尝尽了多少辛酸!

但此时,竟然....

“不对!”

“我还没有进入觉醒境,怎么可能踏入觉醒境后期?艹,兴奋还真是会冲昏头脑啊。我什么时候也这么毛跳了。”

短暂的兴奋过后,李平安很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觉醒境强者的种种数据、信息,都是极度保密的机密消息,就算是一般的觉醒境强者,如果身后没有强大的势力支撑,也很难了解的详细。

但因为一中总教官王教官的关系,李平安从他那里,得到过不少这方面的消息。

王教官是军队出身,早年曾在军队打拼多年,可惜,资质加上运气等一些不可逆的原因,他只是最低等的觉醒境。

换言之,他的向上之路,基本上已经是被封死了,只能早早退伍。

但王教官已经快五十岁,资历很老,朋友很多,加之有过军队系统的培训经验,比常人自然懂的多的多。

以前,在李平安还没有踏入炼体境中期时,每天,别人都放学回家了,他都要在训练室加练,根本不计体力,不计代价。

王教官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