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4章 惊艳绝伦的悟性

第4章 惊艳绝伦的悟性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丧狗?”

李平安眉头微皱,但旋即便舒展开来,没有几许波澜。

他每月都要在地下联盟做一两单任务养活自己,自然认识这位丧狗哥。

对普通老百姓而言,丧狗的确是高高在上,煞星一般的人物,但了解内情的李平安很明白。

丧狗这种,只是被摆在明面上的花架子而已,在地下联盟根本排不上号,也就能对普通老百姓耍耍威风。

不过,丧狗能混到这个位置,也并不简单。

他这可是个油水口,不缺钱更不缺女人,平时也没大事,非常滋润逍遥。

他之所以能混到这种位置,一方面,是他极善察言观色,善于处理各方面关系,另一方面,则是他本身,已经达到了准觉醒境的实力。

准觉醒境,就算放在地下联盟,也能算作是高手资格了。

如果放在以前,李平安面对这种阵势,那只能是以命相搏,杀出一条血路来。

但此时~。

李平安的嘴角边掀起弯弯弧度。

神秘巨石带给自己的精进,正愁着没地方好好测试下自己的实际战力呢,柳青云竟然给送来枕头,李平安又岂能放过!

“狗哥,咱们也算是熟人,你这样~,收人家的黑钱来阴我,有点不地道了吧?”

“哼。”

丧狗冷笑:“李平安,你自己招子不好使,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狗哥我也只能是奉命行事了!”

说着,他厉喝道:

“姓李的,面子我已经给你了,你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哥几个心狠手黑了!”

他话音还未落,身边黄毛等人都是狞笑,朝李平安逼的更紧了些。

事实上,丧狗今天接下这个任务,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发憷的。

他已经认识李平安两年多,自然知道李平安这两年多是怎么过来的。

这小子,简直就是头不要命的恶狼!

想从他的身上占便宜,绝对得有先掉肉的准备。

但财帛动人心,更不要提,还能借此巴结上天海集团柳家这颗大树呢。

为了今晚这行动,丧狗可是经过了精心的准备,不仅从崂山那边找来了红棍级打手,同样是准觉醒境,比他丧狗还要更强些的黄毛。

周围这些小弟,也全都是跟李平安不认识,都处在炼体后期的好手!

“狗哥,这事儿,真不能通融了,要自家兄弟相残吗?”

李平安脸上挂着笑,可双腿却微微分开,站住位置,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脑海飞速的计算着。

丧狗还真是个阴人!

两名准觉醒境,十几名炼体后期,他一个都不认识,明显不是北区这边的人。

加之他们手中各种并不会犯大规、却足够好使的各式兵器,足以稳稳拿下任何觉醒境之下的好手了。

就算李平安此时实力提高不少,但泥汤子里打滚求活的经验告诉他,他必须要选一个最好的切入角度。

“大小姐,他们要动手了。这李平安虽然有点实力,可这丧狗准备的很充分,如果咱们不出手,他可能要吃大亏。”

落地窗前,老仆忠伯眉头微皱,对姜芷烟恭敬道。

姜芷烟的柳眉也是微微蹙起,雪白贝齿轻咬红唇,美眸几乎眨都不眨的盯着大门那边的局势。

她本以为,以李平安的精明,看到了这种阵仗,必定要先跑路,保全自己,谁想到,李平安竟然傻傻的一头撞进了丧狗的大网里,浑然没了平日里的狡诈和精明。

姜芷烟本想说‘等等看’,她还在嫉恨之前李平安竟然胆敢在那种万人的公众场合,对她娇嫩的娇.臀下手....

可~,脑海中忍不住又浮现起洛涵的话:“芷烟,平安哥哥他....曾经用胸口为我挡刀....”

用胸口为人挡刀!

姜芷烟根本无法想象,那究竟是个什么场景。

关键是~,那时,还是三年半之前,李平安还仅仅是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少年....

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这种勇气?

就算是洛涵再美,能比他的生命更重要吗?

自从得到了这个消息,这几天的时间,姜芷烟简直百思不得其解,茶不思,饭不想。

甚至,今天还做出了在测验这种万人的公众场合,公然去找李平安的一幕。

“嗳。”

姜芷烟忽然幽幽叹息一声,轻叹道:“忠伯,去吧。不过,先让这个混蛋吃点苦头,但一定不能真让人伤了他!”

“......”

忠伯无言。

大小姐这到底是什么要求....

但他亲眼看着大小姐长大,又深受大小姐母亲的恩惠,在他的眼里,姜芷烟名为他的大小姐,实则,早已经被他当成了亲孙女儿。

“是。”

忠伯恭敬应一声。

唰!

然后就像是一道黑光,只留下些许黑色残影,已经是消失在原地,速度快的简直不可思议。

显然,他的身手,远超越常人想象。

姜芷烟看着不远处那如群山压顶、却依然桀骜不驯的少年,美眸中一时竟泛起了丝丝晶莹。

旋即,她那欺霜赛雪、比最上等羊脂白玉还要更加温润莹白的纤纤玉指,轻轻放在了自己挺翘饱满的胸口下。

仿似,那道伤疤就在她的胸口下。

喃喃道:“那种感觉,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难怪,连洛涵都会被你吸引了....”

…………

“李平安,你他么真要不识抬举找死吗!”

数息过去,这边,丧狗等人都有些不耐烦了。

以他们此时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