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风筝与瞳孔 >归去来卷·六五四

归去来卷·六五四

小说:风筝与瞳孔| 作者:胭脂豆| 类别:都市言情

今天正常更新。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关心我这几天的突然挖坑,但我还是说下,因为一直在医院里,身体有些状况。以后可能会定期去医院,导致停更,不过都会提前说,不会像这次这样啦,抱歉。

天气出奇的好,能听见栅栏外的金色迎春花从里,传来持续不断的蜂鸣声,这种高频却低音的平稳声音,让原本困倦的人更加迷糊了。石娇娇在睡着之前突然醒来,一把抓住了快要滑落的书,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躺椅旁边,咚咚竖着耳朵,机敏地看着她。石娇娇把身上的厚毛毯从胸口拉下来一点,轻轻拍了拍那毛茸茸的头,“把你吓到啦?”

猫咪谨慎地扬了扬脖子,在女主人手心摩挲了下,算作应答,石娇娇赶紧收回手,“睡吧。”猫咪显然已经完全清晰了,竖起的耳朵微微抖动,从它的视线可以看出,它对春光里活泼的昆虫虎视眈眈,只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石娇娇简直要笑出声来,睡意似乎也短暂地退去,摊开书说:“这你就不要想了,好好养伤吧!谁叫你没事就出去跟别人打架?”

书刚看了一行,石娇娇歪头看见阳台的拉门打开,唐建宇拿着手机走了过来,手机正热闹地唱着。他把手机递到石娇娇眼前,石娇娇垂眼一看,屏幕上显示是邻市的固定电话。“可能是推销电话,”唐建宇说,“饭后似乎正是话务人员工作的时候。”石娇娇撩起眼皮看了傻乎乎的丈夫一眼,也不急着接电话,反问:“那你还拿过来给我?”

唐建宇一愣,挠了挠鼻翼说:“也有可能是姨那边的嫂子啊,你们不是留了联系方式吗?”石娇娇撇撇嘴,伸手拿了手机,“好吧,我来接接看。”在按下接通键之前,石娇娇微笑对唐建宇撒娇道:“我想喝一杯甜甜的东西。”唐建宇眼球转了转,思考片刻回,“我去看看。”等他走进拉门内,听见妻子清甜的声音说了句,“喂,您好。”

等唐建宇端着一杯香蕉猕猴桃汁走出来时,石娇娇已经结束了通话,一本正经地看着一本红色封面的外国说,叫《漂亮朋友》。“他们在吃牡蛎,啊,看得我也好想吃!”石娇娇把书倒扣在腿上,对着丈夫叹道。唐建宇将饮品放在圆桌上,顺脚从花架下拉来一个木凳,坐在妻子身边,说:“海鲜好像不能吃,最好不要吃。”石娇娇很不高兴地撇撇嘴。

“听起来还聊了不少,真是大嫂来的电话吗?”唐建宇捻了手边一颗开心果问道,石娇娇低头嘬了一口果汁,浓郁的香蕉味和清爽的猕猴桃相得益彰,非常可口的搭配,她舔了舔上唇放下杯子,稀松平常地说:“不是,是个推销电话。”唐建宇露出意外的表情,石娇娇抿嘴笑了笑,“说城南要建高铁站了,我好奇就多打听了几句。”唐建宇不疑有他,道:“这路消息没人比我妈快了,她一点动静没有,可见全是销售手段。”

两个人在家没独处一天,傍晚的时候,石家就打来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叫两个人第二天一定要一同回家,石妈妈半请求半命令的口气,叫石娇娇生了幼稚的逆反心,当即气鼓鼓地回:“就不回去!”而此刻天大地大不如怀孕的女儿大,受了顶撞的妇人非但毫无怨气,反而更加慈和地哄到,“回来嘛,爸妈也好久没见唐了呀!”石娇娇一听又惭愧起来,别扭地看了在旁边微笑的丈夫一眼,柔声道:“要回去的,明早就回来。”

天气很不好,凌晨下起雨来,越下越大。站在走廊上的石妈妈看着不远处,老村长家门口的水泥地上停了一辆黑车,黑车里先下来个高大的男人,男人撑开格子花纹的伞,从车里接出个穿浅色大衣的女人,两人相互挽着往这边走来,正是女儿和女婿二人。两人一靠近,石妈妈就大声说:“这么大雨,我还想打电话叫你们不要回来了!”

唐建宇亲昵地叫了声“妈妈”,妇人有点应答时有点害羞,说:“雨天路上不好开车吧?”“还行,车子少。”石娇娇打断两人的对话,道:“快进去,我有点冷。”说得妇人赶紧扬起手里的干毛巾,边在女儿的衣服上擦拭边说:“干脆去换下来吧,着凉了不得了,药都不能吃。”石娇娇自己拿过毛巾擦了擦脸,之后递给唐建宇,说:“没沾多少。”

石爸爸中午乐呵呵地赶回来,为了和许久不见的女婿喝上一顿,他拿着酒瓶,喜滋滋地说:“我们少喝点,娇娇闻不得这味道。”石娇娇一听不满意了,特意呼吸几下,辩解道:“哪有,闻起来很香的!”唐建宇抿嘴一笑,接下老丈人手里的瓶子,先后斟满长辈和自己的杯子,坐下说:“看,没关系的。我就跟您喝几盅,这么高兴的事。”“嗳,好,就喝一点点。”

到了夜晚,星空代替了雨点,经过了一天的刷洗更加灿烂。唐建宇洗好澡出来,看见原本和石妈妈在房间聊天的石娇娇,此刻正一个人站在走廊外。堂屋里没有开灯,女人的剪影在门框里清晰地印在星空下,她仰着脸不知看向何处,那姿态看起来必是神情幽远。“冷不冷?”唐建宇悄然都到她身边,为她披上一件外套,石娇娇微微受了惊,肩膀一缩。

“看,今晚星星多亮,很好看。”石娇娇指着天空说,唐建宇顺眼看去,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妻子的脸上,那里有一双眼睛,他曾经在里面见过银河。石娇娇感受到唐建宇思绪万千的眼神,在夜幕眨了眨眼,突然说:“唐老师,我有话想跟你说。”唐建宇张了张嘴,最终摸了摸妻子温热的耳垂,柔声道:“你说。”

“我要去看张堃。”石娇娇转过身面朝着唐建宇说,夜色深沉,他们看不见彼此的表情。石娇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拉了丈夫的手,明显感到他有点僵硬,但她没有理会,任性地握住了,往屋子里拖着他,说:“有点冷了,我们回房吧,我跟你细说。”

台灯灯泡被换了之后,从偏蓝的光变成偏黄的光,照在人脸上暖绒绒的。石娇娇准备书桌前的椅子搬到床边,好让她可以坐在床上,跟唐建宇面对面说话。谁知刚刚露出这个意图,就被一直没开口的丈夫抢先一步,将椅子放在床头的位置。石娇娇咬了咬嘴唇爬上床,乖乖地坐好,看着唐建宇说:“我有不得不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