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万历1592 >一千三百七十七 你来做这个皇帝吧

一千三百七十七 你来做这个皇帝吧

小说:万历1592| 作者:御炎| 类别:历史军事

隆武二十六年年初,三月十一日的时候,萧如薰把萧振邦叫到了乾清宫偏殿他自己的书房里。

“最近些时日,你的政务处理的很好,很多地方都让为父很满意,为父处理政务的方式你都学到了,没有辜负为父对你的期待,你已经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储君了,大秦交给你,为父非常放心。”

萧振邦已过而立之年,已经十分成熟,政治手段已经十分老辣,在处理行政问题和军事问题之中发挥了不少作用,初步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声望。

这种声望无法和萧如薰相比,但是若要做一个守成之君继承萧如薰的位置,还是足够的。

萧振邦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把自己叫道书房里说这样一段话是什么意思,还没来得及反应,萧如薰就指了指桌上的一个盒子,叫萧振邦把盒子打开。

萧振邦把盒子打开,一看,竟然是传国玉玺。

那枚小小的经常被萧如薰佩戴在身上的传国玉玺。

“父亲,这是……”

“传国玉玺,为父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大概是假的,但是不重要,佩戴在为父身上,为父说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

萧如薰眯起了眼睛:“当初,隆武三年的时候,察哈尔部的首领布延把这枚玉玺献给了为父,说,这是他的祖先传承下来的传国玉玺,一直被他保留,他想用这枚玉玺换来为父和他的联合。

他觉得一枚玉玺有很大的魔力,只有这枚玉玺的存在才能被承认为正统皇帝正统皇朝,其他的都是不正统的,但是,为父并不在意,为父收下它的目的是为了让布延放松警惕,争取时间,然后在隆武七年,为父灭了他。”

萧如薰顿了顿,喝了口茶,才又说道:“一枚玉玺并不代表什么,小小的一枚,带在身上还没有玉佩大,就能算得上是正统吗?这枚玉玺不能证明你是正统,否则,秦就不会二世而亡了,振邦,你以为呢?”

萧如薰看着萧振邦。

萧振邦抿了抿嘴唇,缓缓开口道:“玉玺不足以为正统,正统,在天下人心中,天下人安乐,富足,自然是正统,天下人离乱,饱受饥荒之苦,就算有十颗传国玉玺,也必将灭亡。”

萧如薰放心了。

“对,天下人心才是正统与否的真正意义所在,天下人觉得你是正统,你自然是正统,天下人觉得你不是正统了,那么你就算有十颗,有一百颗传国玉玺,那也活该灭亡。

当初,布延为什么将它献给朕?它若真的可以证明布延是正统,能统领整个蒙古,那么布延又为何会将它献给为父?只有一个理由,这是一个无所谓的东西,一个有和没有都没什么区别的东西。”

萧如薰站起身子,把这枚传国玉玺拿了起来,放在手里,然后拿起振邦的手,将它递给振邦。

“正统与否,不在玉玺,而在天下人,你心系天下人,兢兢业业不曾懈怠,天下人自然奉你为正统。”

萧振邦眨了眨眼睛,低头看着被萧如薰放在手里的玉玺,颇有些不知所措。

“父亲,这是……”

“它就交给你了,等你到了为父这个时候,累了,倦了,再也提不起精神气了,别眷恋这份权位,把它交给你选中的继承人,让年轻人去施为,你就安安稳稳的过你的日子,这比什么都好。”

萧如薰面带微笑,看着萧振邦:“振邦,为父累了,不想再做皇帝了,做不动了,你来做这个皇帝吧。”

萧振邦愣了一会儿,然后眼睛陡然瞪大。

“父亲!这……孩儿……这……”

他没把话说出来,萧如薰直接伸手摁在了他的头顶。

“临危不乱,处事不慌,为父从小教给你的道理,你怎么就忘了?”

萧振邦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如薰,直到他确定萧如薰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不是在试探他,而是真的想要把皇位交给他。

因为他看到了萧如薰头上的白发好像忽然之间就变多了。

“父亲……”

“自古以来帝位传承,总是要等老皇帝死了,新皇帝才能上位,不为别的,只为掌握过权力,就不舍得丢下权力,疑神疑鬼,怀疑一切,什么都怀疑,什么都不放心,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权力。

为父一开始以为自己也会这样,到死都不会放下权力,因为为了这份权力,在你还小的时候,为父杀掉了太多太多的人,踩着那些人的尸体,为父得到了这份权力。

可是你母亲去世以后,为父常常静静的思考,思考为父这些年来的得与失,思考未来,思考现在,思考过去,到最后,为父忽然发现,为父已经没有精力继续带着大秦往前走了。”

萧如薰指了指自己头上的白发:“老了,不中用了,继续做皇帝,经不起折腾了,搞不好还要害得大秦的大好局面给为父背书,那就不值得了,振邦,你精力旺盛,这个皇帝,是时候该你来做了。”

萧如薰握着振邦的手,紧紧的握着。

“大秦有今天,不容易,真的太不容易了,为父不舍得自己一手开创的大好局面反倒要被为父自己葬送掉,为父不允许自己变成晚年的唐明皇,不允许自己变成晚年的汉武帝,所以这个皇帝,该你做了。”

萧如薰把振邦的手握成拳,让他把那枚小小的传国玉玺紧紧握住。

“玉玺在咱们看来的确不算什么,但是在外人看来,就是皇权的象征,从今天开始,戴上它,走出去,向世人宣告,你萧振邦,要做皇帝了。”

振邦的脑子还是懵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