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毒妻在上 >第442章 毁灭

第442章 毁灭

小说:毒妻在上| 作者:鲜仙| 类别:古装言情

小说网..org,毒妻在上最新章节!

苏漓目光一闪,出声道:“你是……活人?”

中年傀儡笑着摇头,“我只是一道寄存在傀儡体内的分识罢了。”

“那之前……”

苏漓犹豫着出声,中年傀儡缓缓出声:“那是你的命数,我不会阻止,不过你既然能闯过,说明你的命足够硬,能将我的衣钵传承下去。若非如此,我也不会现身。”

苏漓默然片刻,冷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接受你的衣钵?”

“哈哈哈哈……”

中年人大笑,“我不强求与你,你若不愿,拒绝便是。不过我倒是看得出来,你对剑之一脉,有些兴趣。”

苏漓眸中光芒流转,脸上也露出微笑,“前辈说的不错,那就请前辈赐教了。”

中年人脸上噙一丝温和笑意,轻轻颔首。

“用你悟到的那一剑,攻我。”

苏漓眼眸一眯,手中长剑即刻化作电芒袭去,一抹淡淡的黑色意念萦绕周围。

当!当!当!当!

双剑清脆的碰撞声不断响起,混合着中年人温润的教导。

“你的魂不知去过什么地方,提早经过蜕变,已是天魂圆满的境界,这般境界可影响到现实,但对你感悟剑意,并无好处。方才那天魂仲裁说,剑乃执念,你有所悟,却悟错了路,执念……并非意念。”

苏漓手中剑一顿,眼中黑光迅速敛去。

中年人脸上露出欣慰之意,“你执剑为了什么?我要的不是你单纯的念,而是你用剑的念,你明白吗?”

“不明白!”

苏漓咬牙,手中剑不知疲倦地进攻,却屡屡被中年傀儡轻描淡写的挡住,散去天魂之念后,她再次尝到脑海中一片空白的滋味。

一次又一次空白,慢慢的,她在冥冥中听到许多声音。

“离儿,你可愿做我的教主夫人?”

“离儿,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可是赖定你了!”

“……”

“……主人,您命环已碎,镜心对不起你啊!”

“用你的命换去你孩儿的未来,值得吗?”

“假的,整个世界都是假的,师姐,你不过是一个被利用完就可以抛弃的工具,真以为会有人喜欢上你?”

“气运之女,天道不可能允许这种人自然降生,所以主人您从出生开始都是被人刻意安排好,直至天怒人怨,不得善终!”

“不得善终!!”

……

“啊!!”

平静的虚空中,陡然响起绝望到极致的怒喊,如杜鹃啼血,凄哀一片。

普通的长剑剑身瞬间镀上一层黑色火焰,充斥着毁灭的气息,向中年人悍然劈去!

中年人勃然色变,不敢再保存实力,剑身紫芒迅速凝聚,堪堪抵挡住这一剑,傀儡却沾染上一丝黑色火焰,瞬间焚烧起来。

中年人脸色一变再变,不得不放弃肉身,退守虚空,远远看着苏漓一个人在高台上疯狂出剑。

傲剑决,淬星,碎玉诀等等境界高绝的剑法混作一团,在虚空中嫌弃阵阵波澜。

“这是……毁灭剑意?!”

中年人分识隐藏在虚空中看到这一幕,脸上浮现骇然之意,“怎么会是……毁灭?此女心中究竟藏了怎样的绝望,甚至想要毁灭一切?”

中年人脸色沉重,他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明悟如此剑意的人,若心性不正,那该给修真界带去怎样的灾难?

“我到底引出了一个怎样的妖孽?没想到我死之后,还会犯下如此罪孽,天意啊……”

中年人满心苦涩,他不过是一道分识,无法影响星路运转。

数日之后,苏漓体内气血之力、真元之力和体力统统消耗干净,只能躺在高台上大口喘息,满是血迹的衣衫被汗水浸透,如同刚从战场中活下来的卒子。

中年人的分识缓缓靠近,看着已经失去破坏力的苏漓,轻声叹气。

几个呼吸的功夫,苏漓体力恢复少许,从地上爬起来,沉默片刻,对着中年人深深一拜。

中年人见此,叹气更重了。

“你走吧,我的衣钵,不会给你,你所学之术太过杂乱。且每一个落入世人眼中,皆能掀起腥风血雨,我的传承落到你手中,很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弭于世间。”

苏漓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平静出声:“我明白。”

中年人看到他脸上的笑,微微一怔,“你……明白什么?”

“我知道前辈在担心什么,但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现在只想查清真相,若能不造杀孽,自然最好。但若是有人阻拦,我也……没有办法。”

苏漓温和地笑着,仿佛在说与自己毫无关系之事。

中年人再次默然,他生前修真数万年,见过许许多多的人,遇到过许许多多的事情,却没见过像苏漓这般奇特的女子。

分明心含怨恨,连毁灭剑意都能领悟,却依旧能保持一分清明的心。

这样的人……

中年人看了一眼自己透明的双手,突然洒脱地笑了起来,“我都是入土的人来,还心怀什么天下大义,生前吃的苦头还没吃够吗……”

说着,他神色一正,“丫头,你所学皆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心法剑术,再配合你的剑意,同阶所向披靡,甚至可越阶杀人,但我纵观你所学,却发现你还缺一样东西。”

苏漓点了点头,并无意外,“我缺少一式杀招,我明白。”

“呵呵……”

中年人笑了笑,从胸口取出一枚透明的珠子,“想来以你的聪慧,定然早就想到。我的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