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神探萌妃 >第四百五十四章 小世子伤重

第四百五十四章 小世子伤重

小说:神探萌妃| 作者:小绣儿| 类别:古装言情

“不是说好今日是来体会人的感情的吗?墨白公子,你这般浅薄易怒,可没人敢离你太近!只怕你这才一过来,旁边的人就都要被你给吓跑了!”终于得了一口喘息的机会,楚芸清甚至来不及擦额头上的冷汗,便故意出声抱怨着。

墨白停下脚步,回头淡淡看了楚芸清一眼。见着她面色泛红,额头上汲着大颗大颗的冷汗时,冷硬的面色这才暂时缓和了下来。

瞥了眼楚芸清抱着的小孩,墨白冷哼了一声。勾着嘴角笑得恶劣道:“多管闲事!现下你这也算是自食恶果了吧!”

“什么自食恶果?这叫积善行德、路见不平、惩恶扬善好不好!”身上肩膀正疼着的楚芸清,不甘的出声反驳着墨白的话。

“积善行德?路见不平?惩恶扬善?除了让你的伤更严重之外,我可没瞧见你有任何好处!”对于楚芸清的言词,墨白显得甚是不屑于股。

被墨白堵得哑口,楚芸清面色白了白。却又觉得有些气不过,只得哼了一声咬牙道:“我救人又不是为了好处!”说着转身就欲走开,可这才往前走了两步,才惊觉自己的手还被墨白拽着。

“我说墨白公子!我的手……可还算暖和啊?”楚芸清停下脚步回转身,一脸纳闷的看着他。先前他还一脸不屑的模样,这会儿却又拽着她的手不放。这墨白的心思,还真是比女人还要多变难懂啊!

若是寻常人,楚芸清都已经这般说了,也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的松开手。可墨白却只是垂眼看了看拽着楚芸清的手,随而还真侧头想了想,回答道:“或许你说得对!”

“什么?”楚芸清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墨白,不知道他这突然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刚刚好像说了很多话,他所指的又是哪一句呢?

“或许……我也需要一个你所说的朋友,那样……至少天冷时,不会再觉得那般冷!”墨白认真的说着,冰冷得有些发白的面色上,眼神却是有些柔软的。

“额……”听了墨白这话,楚芸清也不知道该觉得好笑还是应该高兴。她是不是应该纠正一下墨白那错误的认知,告诉他……朋友这两个字,并不只是代表着,冬天里可以给他暖手呢?

可是若要解释,怕这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和墨白说得清楚吧!

“算了!你高兴就好……”楚芸清有些无语,也懒得再和墨白纠结这个问题。

“接下来……我们要去何处?”墨白紧了紧拽着楚芸清的手。他的指腹十分的寒凉,只是此时楚芸清的注意力,全都在自己身上的伤痛上,倒并没有在意手上的冰冷触感。

“先去青州府,将这孩子送过去!孩子不见了,这会儿他的家人应该找着急了!”楚芸清回答着。

墨白看了看缩在楚芸清怀里,并没有再哭闹的孩子。他拧了拧眉,似抱怨的问:“你就不能不管这孩子吗?”

楚芸清心口一紧,亮着嗓子不高兴的朝墨白大大的应了两个字。“不行!”

突地被楚芸清吼了一脸的墨白,有些无辜的眨了眨眼。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大声的和他说话,奇怪的是……他却并不觉得生气和恼怒。

“若是去了青州府!怕是就不能随我出来了吧!”墨白牵着楚芸清的手,跟在她的身侧,看似不经意的说着。

“嗯?”楚芸清侧转身,凝眸看了墨白一眼。随而点了点头,她应道:“青州府的人,大多都是熟悉的人!这般过去,的确是容易被人认出!”

虽然换了衣服和造型,脸上也带着面具。可楚芸清却不敢保证,就没有人能够认出她来。再说狄墨和司寒他们应该也都还在青州城,其他人她不敢说,若是遇到狄墨的话,那是百分之百是会被认出来的。

不过……她似乎也没有什么,不能被他们认出的理由吧!只是墨白的身份……不知道他是否方便与官家人打交道呢?

还有子熙……

想起子熙,原本还有些犹豫的楚芸清,此时就更想要去青州府看看了!也不知道子熙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可是被安置在青州府了呢?

“墨白!那日……子熙是被那黑衣人带走了吧!”一直盘绕在楚芸清心口的问题,最终楚芸清还是问出了口。

“那个小世子吗?”墨白的嘴角微微上翘着,露出一抹略带嘲弄的笑意。他本以为,过了这么多日她都没有问,应该是不会再开口问他的。

没成想……她最后还是开口向他寻求确定了!

“是啊!那个黑衣人将他带走了!”楚芸清诚心相问,墨白便也十分大方的给了她答案。

“哦!”楚芸清低垂下眼帘,呐呐的应了一声。声音不大,黑暗中亦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更猜不透她此时脑中在想着什么。

“那人本欲带你离开,后见小世子伤重。便又择了小世子,匆忙之间离开了!”楚芸清没有细问,可墨白却是给了她详细的回答。

这话说得轻松简单,可听在楚芸清耳中,却又是多了一份沉重。

墨白是在告诉她,萧璃本可以带她离开的,可是后来他却选择了子熙,将她丢在了那山林里。

在萧璃的心目中,不管嘴上说过多少喜欢。可在做选择时,她的重量显然还不够!

意识到这一点,楚芸清只觉得心里有些酸涩。说不上有多痛,却是沉闷得叫她有些难受。

这种感觉其实很正常,每一个希望被需要,希望自己重要的人,在意识到他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在乎自己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

楚芸清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