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直播之工匠大师 >第701章 请期,用鴈

第701章 请期,用鴈

小说:直播之工匠大师| 作者:九个栗子| 类别:都市娱乐

一说起这个,陆妈自然是最积极的。

她非常自然地伸手抱过多多,眼里的喜爱简直要溢出来了:“是的呢,你寄回来的东西也都保存得好好的,好像只差几件就……”

“咳咳!”陆爸打断了她的话,若有若无地瞥了她一眼,转头看向陆子安:“当然,你才回来,后边的事,我们商量着来,你搁心里头就好。”

这种事儿,他们家里人没商量个章程,总不好直接拿外头来说的。

陆妈也怔了怔,转瞬便想明白了,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也怪不得她,实在是多多这小家伙太可爱了,自从他出生开始,她就眼巴巴地看着啊。

别人家都有小孙孙抱,偏偏她只能抱别人家的……

这么想着,她含嗔带怨地瞪了陆子安一眼。

被他妈看得一头雾水的陆子安表示很茫然,不过倒也没太留意,与人闲聊了一会,待他们都各自散去后,才跟他爸一起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落纱窗帘一拉,屋里屋外便算是隔绝开来的两个世界。

陆爸倒也开门见山,横了他一眼,很不客气地道:“你寄回来的东西我都找了箱子装好了,如今都码在你那无双楼里,所以你回去也睡不了无双楼,只能睡书房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语气难掩三分幸灾乐祸。

谁让这混小子给他找了这么大一麻烦呢,聘礼麻烦点还是应该的,偏生这小子还提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还都不肯用旧物,全要新的。

就为了这清单,他甚至都没功夫出去跟老友喝茶了!

陆子安笑着接过他递来的清单,一条条一款款看下去,已经备齐的后边都被打上了一个小勾。

这单子当初给他爸的时候,干净整洁,如今却连边角上的线条都看不清了,可见被翻过多少次。

“谢了。”

陆爸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笑骂:“臭小子。”

“我看过了日历。”陆子安翻了翻清单,随手放回几上:“后天是个好日子,就那日请期吧。”

请期……

陆子安一直就是以三书六礼在进行这些,所以他提出这个,陆爸倒也不奇怪。

他只是有些迟疑,不确定陆子安到底是确实想快点完婚还是只是敷衍:“请期……然后呢?”

“然后亲迎啊。”陆子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很理所当然地道:“所以你们定期的时候别把时间弄得太迟。”

“哈,现在你倒是知道着急了。”早干嘛去了?之前也不知道提前和他打声招呼,不然哪需要等后天,他早就办妥了。

陆爸这么想着,心里却是确定陆子安真的肯结婚了,脸上顿时笑开了花:“行,这事包我身上。”

他从兜里掏出本老历书,竟是戴上眼镜就研究起来,嘴里还念叨着最近的黄道吉日是哪天……

陆爸的行动是非常迅速的,他挑了三个日子出来,逐一分析了个遍,甚至还对每个日子都进行了一番详细的说明,以备后日请期时用来应付沈曼歌她师父。

他这般紧张的行径,连带地使得陆妈也紧张起来。

两人研究了很久,之前一直期待着这天的到来,现在真的要着手准备这些事了,又觉得前边做的工作还不够。

“早知道的话,当初纳征该多送些聘礼的。”陆妈叹息着,感觉心有点慌:“你说……张大娘会不会觉得我们这礼太轻了?”

《仪礼·士昏礼》:“请期,用鴈。“

所以陆子安备的礼,是一对用玉雕琢的雁、一对用木雕琢的雁、一对竹雕的雁、一对活生生的养在他们后边湖里的大雁。

虽说雕琢得很是精美,但在陆妈看来,这全是陆子安自己做的,一毛钱没花,怎么看怎么敷衍。

“可以了,你别老这么紧张兮兮的,搞的我都有点紧张了,你过来看看我的衣服,这里是不是紧了点?”陆爸最关心的,还是他的着装问题。

俩人商量了一天,晚上更是没怎么睡,第三天天都没亮就爬起来了。

亏得他们身体好,这么着还精神奕奕的。

陆子安这么说的时候,陆爸瞪了他一眼:“人逢喜事精神爽!你懂什么,你可别出去了,就呆家里好好对一对清单,可别漏了什么,还差的两件,你就自己做一做。”

回陆宅的时候,陆子安还是趁着那天晚上守在外头的人少了些,直接爬围墙回来的。

只是一到白天外边人就会多起来,大有不见到人不散场的架势。

逼得陆子安连门都没法出,索性躲在家里做东西。

这不,单子上缺的几件,他这两天都琢磨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两件还没做完。

“行吧。”

目送着他们离开,陆子安叹了口气。

不知道张凤娘会不会对他有怨恨,毕竟拖了这么长时间……唉。

但愿她能挑个近点的时间吧……

这么想着,他径直去了无双楼。

打开门,里头堆满了各式尺寸的红木箱,全都虚盖着,排列得整整齐齐。

清单上的东西他全记得,所以没怎么停顿,径直绕过这些箱子,去了二楼。

二楼的东西更加繁复,有些甚至是些大件儿,所以并不能全装到箱子里头。

陆子安细细看了看,最终在桌前坐了下来。

这里头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他在工地时,抽着空儿做的。

在脑海里打完草稿,分开做出各个部件,直接一堆零碎儿寄回来,他爸给组装好的。

好在他对尺寸的把握很是精准,所有东西做出来,倒也和他直接整体制作没什么差别。

如果非要说差异的话,大概是这般拆分开来的,更加细致一些。

打开旁边的材料箱,陆子安轻提一口气,开始工作。

很久以前,他给曼曼打造过一个梳妆台。

当时他买了一套样板房,里头的东西看着漂亮,实际上没一件合用的。

那时候,他就想过,他以后的家里,所有家具,都要自己亲手制作。

只是没想到,这一日,会来得这般迟。

刻刀翻飞,木料沉静的香气在空中弥漫,浸润着家的味道。

他在这边忙碌,沈曼歌心里也七上八下的,因为师傅早就对陆子安有些怨言,不外乎是怪他耽误了她。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她师傅答应得颇为爽快。

甚至都没怎么难为陆爸陆妈,还一起高高兴兴地挑了个最近的日子。

等张凤娘跟她一说,沈曼歌都有点懵了:“师傅……”

原以为,她会挑个最远的时间来着……

“傻姑娘。”张凤娘如何看不出她的疑惑,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我虽然气陆子安,但都是一路人,自然也理解他的苦处,更何况,我比谁都希望你过得好。”

只这么一句,沈曼歌眼圈就红了:“师父……”

张凤娘将她揽在怀里,轻轻拍了拍。

其实她没说出来的是,她别的都不担心,却只担忧陆家把日子定得这么赶,到时候准备得过来吗?

接下来,陆家的一系列举措,算是彻底将她的这种隐忧打消了。

陆家的动作,不限于各方面的布置和筹备,更多的,则在于他们对聘礼的准备齐全。

接到陆家送来的聘礼单子的那天,张凤娘简直都被震惊了。

更不用说卓鹏他们几个送来的一件件家具,说是给沈曼歌添妆的,但是看那材质看那做工,任谁都不会错认,这分明是陆子安的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