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大唐官 >15.拓跋盛就擒

15.拓跋盛就擒

小说:大唐官| 作者:幸运的苏拉| 类别:历史军事

然而降临在黑水草野上的,只有帝天对平夏部党项的惩戒。

夏骑在奔逸时,一个接着一个,被利箭射落,或被唐军刀剑劈砍,坠亡马下。

有的还回身拉弓,发出所谓的回马箭,可这有什么用呢?唐军骑兵身上的甲胄精良,兽骨做的箭镞,根本无力将其贯穿。

夏的山南大王泥香王子右手手腕中箭,流下的血将裤腿都染尽,索性用缰绳将自己的右手捆住,然后继续挥动左手里的羌剑,和追袭来的唐骑奋战。

“你们全是弱者,别进行着无畏的抵抗,降服吧!”奋进的旗幡之下,连仆从唐家的司波大野也忍不住咆哮着,他看到被杀死的夏人,其实绝大部分头顶上只有毡帽或压耳帽,身躯上也没有任何铠甲,己方只要稍微砍一下,或者射一箭,他们便非死即伤,这种单边的近似屠杀的行为,让和平夏部有血海深仇的司波大野,也忍不住流出泪水来。

一名年老的夏人,在司波大野的战马即将追及他时,便调转了马头,手擎着一根粗陋的铁头棒,要来砸击司波大野。

在交手的瞬间,司波大野看到这老人的眼神里,并没有视死如归的勇武,其实只剩下绝望惊惧。

本能的,司波大野扬起手里锋利无匹的奚刀,自下斜着往上一拟,对面冲来的那位老夏人,铁头棒脱手,张开了双臂,脖子和肩膀被切割开来,身影急速往后仰,血带着好听的呼啸声,飞扬而起,扑哧溅射到司波大野的眉骨上热乎乎的腥味扑鼻而来。

“啊,愚蠢!”司波大野愤怒了,他的马蹄继续往前,又狠狠握着奚刀,左刺右斫,连续杀死了好几名奔窜的夏人。

这时,望见夏人前阵已开始败退,而护送二位皇子的后阵也已奔出数里,前后阵拉开了较大的距离:预先埋伏在契吴山西南角林地的野诗良弼,果决抓住这个时机,带领两千羌骑呐喊着冲出,横着切入进来,彻底将夏军撕裂成不能相顾的两截。

就在此刻,赫连庙上督战的高岳,忽然觉得迎面转来了烈风,吹得他双眼几乎都要无法睁开,他急忙回头望去,山巅上的貔貅战旗的旗角旋了过去,而狼烟的方向也倒了过来,“风向变了!?”契吴山上的树林在大风中翻涌,发出潮水般深厚的响动。

果然,一时间唐军由顺风变为了逆风,战场上飞沙走石,都没见过如此猛烈的风,很多人伏在马鞍上,本能地贴稳身躯,在原地打转,很难再往前追击,原本准备抵前再用“百子铳”发射散弹的骆驼炮们,也只能缩在骆驼的身后,动弹不得。

只有野诗良弼的骑兵,横贯整个战场的腰部,一面和泥香王子的部众死战,一面又追袭夏国皇子的车队:虽然他们还不晓得这里面有两个幼小“大人物”。

手持铁锏披头散发的明怀义,还是全身贯重甲握着长槊的扶余淮,暂时都犹豫了起来,在这么大的风里,还能不能再深入追击下去。

这时,契吴山下,奔出一个雪白的点,越来越近,那正是高岳,骑着大厘雪的高岳,这位不顾三衙的阻拦,径自奔向了满是尸体和伤员的战场,“追击,给我追击!”

高岳不断地喊着,接着他噌一声,拔出了云浮铎鞘,剑芒似乎能将扑面而来的劲风给劈开,声音竭尽所能地传向了正在逡巡的己方骑兵们,“我是汲公,不要顾忌风沙,给我追击,不前者,斩!”

很快,伴在高岳身边,继续持槊往前的骑兵,是越来越多。

“不要停留,追击!”明怀义扬起铁锏喊到。

“不放叛羌半个人回去,追!”那边扶余淮也举高马槊,对身后的部众鼓舞说。

短暂的惊慌后,唐军的骑兵们继续把战旗裹在铠甲包覆的身躯上,咬着牙,有的索性闭着眼,逆着狂风向前,追击。

狂舞风沙里,义宁军大将扶余淮,手持长槊,见前面有位党项人的首领打扮的,右手似乎受伤拖着,正在往统万城方向奔驰,于是扶余淮闭住一只眼,另外只眼勉力睁开,死死盯住长槊的刃尖,与其连成一条直线,口中不作声,策马追上那人,和他保持住十多尺开外的距离,而后悄然而娴熟地将马槊搭在对方的左肩,冷不丁大吼声,“羌贼受死!”

那人惊怖的瞬间,随着这吼声本能扭过头来。

扶余淮迅捷把马槊刃尖往前一刺,便贯穿了那人的咽喉。

那人当即被刺出五六尺,倒着从马上摔下,滚了几滚,就丧命在草丛之中。

扶余淮收回平握着马槊,策马在其尸体边绕了两圈,叫几名赶来的义宁军骑兵:你们将这位的头颅割下,看起来是个首领。

事后检点时查明,扶余淮刺杀的这位,正是伪夏的山南大王泥香王子。

“啊!”在战场另外一端,野诗良弼的骑兵左右雁行,追上了一辆有装饰的马车,马车四面的夏骑见不免,纷纷转身死战。

混战间,统万城方向已冲出大批援兵,要来策应救援。

相距仅有二里地时,野诗良弼亲自带着亲兵赶来,将被困住车辆的夏人统统杀死。

这时一名身着丝衣,年龄大约十三四岁的男孩,忽然从车里跳出。

混乱里,一支箭飞来,正中这男孩的肋骨,他往后踉跄了下,脸色惨白地靠在不再转动的车轮上,慢慢蹲坐下来,看着围过来的敌人。

野诗良弼骑着马靠近,“你是拓跋朝晖的儿子......”

“是,我是青天子兀卒之子,元隆。”那男孩挣扎着说完自己的身份后,漂亮的眼珠便凝结住了,长长的睫毛不再闪动。

他死了。

野诗良弼伸出刀刃,将车染满血迹的帷幕给挑开,看到里面还有个更小的,约莫七八岁的男孩,在里面因害怕而颤抖个不停。

“你是拓跋朝晖的另外个儿子,叫拓跋盛。”说完这句,几名野诗部的骑兵就将连哭喊都不敢发出的拓跋盛扯出,捆在了马上。

统万城出来的夏军援兵,多是步卒,见到己方泥香王子的骑兵已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无不大哭悲号,结成阵势,手握武器,要和唐军决死战。

可此时已是日暮时分,达成目标的唐军骑兵散开,将战场上还残留口气的夏人伤兵,统统补杀,随后徐徐后撤,并不和列阵的夏军步卒纠缠。

м.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