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回到山沟去种田 >第七百八十五章 动议

第七百八十五章 动议

小说:回到山沟去种田| 作者:二子从周| 类别:都市娱乐

第七百八十五章动议

一路上李君阁都是小跑,脑子里不停地翻着念头。

这到底是啥?野生动物不会只出现个体,肯定是种群,有多少?

蜀山的野生动物分布如何,不知道;和外界有无连接通道,不知道;黔州那边情况怎样,不知道。

因此这种怪老虎到底还有多少,不知道。

而且食物链顶端的新物种发现,这是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了?这整个事情就充满了不科学,为什么之前都没有被发现过?

难道蜀山是一个绝地?除了悬天寨从其余地方都到不了这里来?

那这片区域到底有多大?

除了这些,还有人事。

这个发现权,自己是否需要立刻拿到手?

还是等瞿院士回去分析DNA后,自己在配合公布红外摄像机的照片?以后有事情大佬先顶着,别又闹出一个华南虎事件?

萌虎的发现对李家沟和蜀山到底是好是坏?

发现者的身份如果坐实,是不是自己有多了一道保护伞?李家沟又多了一道保护伞?

或者引来国家的干预控制,自己一番心血化为流水?

国家利益面前,任何个人都得让步。别说扯不到那上面去,研究鲤鱼都出院士了,科学的事情真不好说。

不管怎么说,保护区建立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李家沟相应的队伍是不是要立刻升级?

盘鳌乡派出所,有没有可能提公安分局?表哥刚来屁股都没坐热,这位置保不保得住?

……

平日里灵活的脑子现在完全跟僵住了一般,新发现的冲击太大,光见问题一个个往外冒,答案,却一个都没有。

直到李君阁回到营地,这神情都还有些恍惚。

蜀山上有老虎!还是紫色的!说出去谁信?!

看到苦人窝歪斜零碎东倒西歪的黑木头破房子,李君阁才反应过来,这里怕真是人家俩萌虎的越冬地,自己这次来霸占了人家的地头,还得让俩萌虎在山上冷两天,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自己之前还有把这里建成李家沟保护站的蜀山前进基地的想法,现在看来估计得后退十多里,回到移动基站那个位置去。

对了,答应今晚别人吃鸡,这鸡从哪里来?

迷迷糊糊地穿过破房子回到营地,表哥从竹架台子上下来,拍着他的肩膀:“喂!你一晚上去哪儿了?两点过后就不见人。”

李君阁决定实话实说:“去昨天发现那堆粪便的地方守了一夜,想着能不能看到爷爷说的紫老虎。”

表哥就呵呵笑:“想碎了你的心了!紫色老虎,这么多科学家都没发现,然后你昨天听说今天就发现了,老天爷该有多瞎?”

李君阁被他怼得没言语,只好在心里暗自腹诽,这都已经发现了!咋地!

不过表哥这话提醒了他,这事情,还是等瞿院士研究结果出来之后在提比较好,到时候将照片发给瞿院士,该怎么做还是他拿主意。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士,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

等等,照片?这还没有拍呢!

不过好歹是想通了一个扣,李君阁这下也不着急了,屁颠屁颠去找米熬粥去。

早上队伍起来,瞿院士也不去远处了,抓住李君阁还有猎户叔育爷爷去谷顶松林处,寻找大猫的蛛丝马迹。

经过竹林下套子的地方,李君阁往每个陷阱周围都洒了些空间草籽。

都是牛人,科学加土办法,两相结合,没一会就推断出这里有两只大型猫科哺乳动物待过,然后从步态间距推测出性别大小体型体重,又从松树上的痕迹,从能提升自己体重的能力,推测出它们的肌肉力量。

瞿院士越来越兴奋,这些堆断已经说明,这有可能是一个新物种,他大胆假设这是一个金钱豹的新种,个体比现有发现的金钱豹都要大很多,骨骼粗大,肌肉强劲。

但这也正是它们在其它地方消失的原因,因为要支撑如此大的体型和力量,这个品种所需要的食物比一般猫科动物要多,一旦猎物匮乏,首先消失的就是它们。

之所以在蜀山得以留存,是因为这里保护得和古代原始森林几乎一样。

虽然以前每年秋天,从被唯唯命名成“碧峰山高速公路”的主要兽道下碧峰山的那些动物,会被以往的人们猎杀不少,但是总体来说,蜀山的生态维持在了能让这个品种得以生存的最低线上,才使得它在这一地区得以继续繁衍。

如何找到它们,保护它们,这就是一个系统大工程了,瞿院士说道:“这片区域太重要了,我回去会给国家建议,成立蜀山自然保护区,不,应该成立蜀山碧峰山一体的自然保护区,然后皮娃你们要配合工作,将这种猫科动物找到,有了实证,成立自然保护区那就会少很多阻力。”

李君阁说道:“这不应该有阻力吧?我们本来就已经保护这么多年了。”

瞿院士握着育爷爷的手:“这十几天深受教育啊,回去我还要建议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案,现在的法案,还是过于粗糙,各种条款还明显不够细致,而且保护名单多年没有调整了,一些物种的保护工作已经刻不容缓,可还是没有列入到名单里边去。”

李君阁笑道:“瞿老,我觉得不应该是要求他们修改,而是应该要求他们定出一个怎么修改的规定来。比如每几年修改一次?什么条件纳入名单?什么条件从名单下来?诸如此类,不然一次过后依然是外甥打灯笼。”

瞿院士叹了口气:“这难度又上去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