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盛世大明 >第948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第948章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小说:盛世大明| 作者:路人家| 类别:历史军事

堂里堂外陆缜手下的锦衣卫自然也有不少。在看到东厂番子突然上前把苏慕道拿下时,他们也下意识地想要上前阻拦,不想却被陆缜拿眼神给制止了。而他则是好整以暇,微笑地看着这一切成真后,才望向刘道容等人:“刘公公,高档头,现在这案子的内情应该很清楚了吧?蓟州总兵林烈必然是被人冤枉陷害的,正是有人勾结了这些女真人,才出现了这等局面。至于其用心,可就太歹毒了,一旦林总兵被判处极刑,甚至被害的话,则本地军心必然大乱,恐怕就要给外族觊觎者以可趁之机了。”

“不……不错。这个与女真人勾结的正是知府苏慕道!”刘道容的反应也着实不慢,立刻就顺着陆缜的话语往下延,同时又一指那早就被眼前的变故惊得回不过神来的童尔瓜加:“把他,还有其他女真族人一并拿下了,咱家要好好地审他一审!”

“那就还请刘公公做主早些将蒙冤的林总兵给送出来吧,至于这案子接下来怎么查,却还得劳烦各位哪。”此时的陆缜倒是表现得很好说话,表示只要对方把林烈无罪开释,自己就不会再过问此案了。

虽然知道如此一来自己的整盘计划就彻底落空,也不好再跟京城的王公公有个交代。但此时自家毕竟已处于下风,能全身而退已算侥幸,刘道容便不敢再生枝节,忙答应一声:“咱家这就让人去府衙把林总兵给开释出来。”说着,忙给身边的下属打了个眼色,后者急忙就往外而去。

在说了几句诸如卫诚伯但请放心,此案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的场面话后,刘道容就携着高当等人有些狼狈地离开了钦差行辕。

本来已经板上钉钉的案子居然就出现了大转折,不但没能把陆缜给陷进去,从而完成王公公的指示,还搭上了一个苏慕道。要不是自己等人反应够快,恐怕连自身都难保了。

想着这些,走出行辕的刘道容更是一阵心悸,这个陆缜果然手段高明,远非自己所能敌,今后还是少招惹为妙。至于高当,虽然面色阴沉,却也没有太多的反对表示。事情到这一步,刘道容这么做已是最好的选择了,只要把罪名都推到苏慕道这个知府的身上,则自家总算能把嫌疑给撇干净。至于王公公那里,那就只能认罚了。

目送他们押了一众嫌犯离开后,姚干、汤廉等一众下属就有些忍不住了。他们纷纷上前看着自家都督:“都督,如此大好机会您为何不趁胜追击,把这些阴险的家伙一网打尽呢?”

陆缜冲他们平和地一笑,反问一句:“我们来此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额,自然是解救林总兵了。”

“那现在已经确认其无罪,我们的目的不就达到了,为何还要多生事端呢?”

“可是……”可是以您的身份,在被人如此算计后不该施以反击么?

陆缜又是一叹:“你们忘了,

现在林烈可还在他们手里呢。要是我真个直接发难,说不定只会闹出个两败俱伤鱼死网破的结局来。那可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了,也非我大明之福。”

顿了一下他又神色凝重地道:“何况,此番设计陷害林烈的,还有一个副总兵石青炎不在此处呢。要是我就此发难把刘道容等一干人等尽数拿下,你们说他会不会因为恐慌而索性来个狗急跳墙?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手握军权的本城主将,一声令下,就可让数万大军对我们发起攻击了。”

这份顾虑一说,众人总算是明白过来,之前的急切之色终于也缓和了下来:“大人说的是,是我们过于性急了。”

“不过此事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但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来日方长嘛。只等林烈他官复原职,重新掌握了军权,再收拾他们也不算迟。”陆缜又冷笑一声,已经为接下来的行动定下了基调。

陆缜能这么想,刘道容等人自然也清楚一旦把林烈无罪开释就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但到了这时候却是谁也不敢再耍花样了,只能依从之前的约定,迅速就把吃足了苦头的林烈从大牢里带出,然后礼送出了府衙。

在重获自由后,林烈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发了好一会儿呆,这才长叹一声,认准方向后,朝着陆缜所在的行辕走去。没走两步,就看到几名与他相熟的锦衣卫旧友正大步赶来,互相见面后,自然又是一阵问候,随后他才被众人簇拥着进了行辕,来到了陆缜跟前。

一见到陆缜,林烈便双膝一软,倒头就拜:“多谢大人救我性命……”

陆缜赶紧就走上前去,一把便将他扶了起来:“林兄,你我之间就不必说这些客套话了。当初你多次帮我救我,那些情义我都记在心里呢,这次不过是投桃报李而已。对了,你没受太多苦吧,若是有伤,可得赶紧诊治哪。”

“大人放心,我并没有受什么皮肉之苦,因为他们也知道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让我就范认罪的。只可惜了我那些兄弟,还有我那侄子林明辉……他们都是被我连累才最终落得那般下场……”说着,他又有些感伤和自责了起来。

陆缜见状赶紧又安抚了几句,随后又道:“林兄,男儿大丈夫就不该困于过去,而是该向前看。既然他们害你,你现在要做的就不是自怨自艾,而该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让他们付出代价!”

“大人教训得是,是卑职太过软弱了。”林烈有些惭愧地低头说道。

“好了,你现在该做的,就是振作起来,先把本地军权重新拿回手